明星考編引發熱議,以“小鎮做題家”嘲諷起早貪黑的寒門貴子?

最近,易烊千璽參加國家話劇院應屆畢業生招聘的話題,持續引發熱議:一個紅得發紫的明星,收入和地位早已站在金字塔的塔尖,卻要在國家級藝術院團的編制裏佔一個位置,是不是在佔用普通人的機會呢?當然,網友最集中的質疑,是招考的過程公不公平?比如易烊千璽在考編期間,註銷了他的個人公司,恰好符合了招考條件,這時機也太湊巧了!演員崗位取消了筆試,直接進入了主觀性更強的三個面試,而且三個面試沒有依次公開面試結果,他就直接進入了擬聘名單進行公示,這是蘿蔔招聘麼?有暗箱操作嗎?這些疑問至今沒有一個官方的說法。

隨後,針對質疑招考流程的網友們提出的問題,《中國新聞週刊》文化部主任楊時暘發表的一篇文章,《易烊千璽憑什麼不能考編?又爲什麼要考編制?》再次引爆了輿論!文章中有一段話說:“考編的普通人大有人在,這些小鎮做題家,每天上培訓班做真題卷,也仍然考不中那個能爲他們帶來安全感的編制內職務。所以,當看到能在市場上能賺大錢的明星還要分走幾個編制內的身份時,總覺得搶了自己的坑”。文章中這種特權的優越感和對普通人的蔑視,顯然已經不屑於再去遮掩,將有質疑的網友們描述成嫉妒心重的“小鎮做題家”,字裏行間的傲慢,引發衆怒!

7月9日,全國20餘個省份舉行公務員省考,在省考的關鍵節點,發表爭議性文章,無疑是給輿論火上澆油,儘管公衆號現已緊急刪文,質疑明星招考流程的輿情仍在進一步發酵。

“小鎮做題家”是誰?“小鎮做題家”出自豆瓣“985廢物引進計劃”小組,這個稱呼指代小城市埋頭苦讀、擅長應試、缺乏一定視野和資源的青年學子。未曾想,竟然成了媒體下場嘲諷的新名頭!一句話,就給“小鎮做題家”們定了性:沒有能力空會做題的書呆子!既貶低了出身,又貶低了努力,這纔是大家憤怒的地方!

“小鎮做題家”本是寒門學子的自嘲,但其實也是大多數爲生活、爲未來打拼的普通人的真實寫照,“小鎮做題家”不是用來貶低的!《中國新聞週刊》作爲一個官方媒體,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審判着、譏諷着那些起早貪黑的寒門學子,嘲諷起那些努力前進甚至苦苦掙扎的普通人,真的合適嗎?

銜玉而生,錦衣華食,畢竟是極少數。爲了考上大學,爲了碎銀幾兩,爲了找份工作,去做題去搬磚去喫苦,是人生常態。他們沒有躺平,而是努力奮鬥。就算真的考不上編制,也值得尊重,輪不到誰來瞧不起。

感動中國人物張桂梅先生說:“人家說做題對孩子不好,我們沒辦法,我們只有這個辦法,看着孩子那個樣子我們也難過,但我不這麼幹,我的學生就上不了浙大、廈大、川大、武大……”

要知道,在以前,這些“小鎮做題家”是被稱作寒門貴子,被稱作早晨七八點鐘的太陽,被稱作爲中華崛起而讀書,他們可以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小鎮做題家”做的也不是題,做的是改變自己人生的努力,每一個平凡努力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寫這篇文章的文化部主任,當年的升學、入職、升遷,難道沒有一步步做題、考試、競崗嗎?如果是的,憑什麼嘲笑後來的人呢?如果不是,倒是可以說說自己怎麼另闢蹊徑的?“小鎮做題家”得罪誰了,要被拎出來冷嘲熱諷?

至於明星考編,到底是不是搶了別人的坑,要看怎麼個搶法。國家事業單位的招考,不是拿着劇本選演員,多大的名氣,多高的顏值,在這裏都得清零。明星大腕和小鎮做題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在同樣的規則下比拼,就是公平的爭搶,沒有話說;可如果明星靠自己的社會資源佔便宜玩弄規則,甚至內定名額,那就是明火執仗、厚顏無恥地搶,沒人會答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