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孩子每天戴牙套12小時,誰在販賣焦慮?

低齡矯治已經蔚然成風

一些機構甚至建議一歲半的兒童佩戴牙套

但中外許多研究顯示,所有種類

錯頜畸形的最佳矯治期均在8歲之後

儘管有一部分孩子4歲矯治和8歲矯治的效果相同

但出於對幼兒的人道關懷

並不倡導過早矯治

1. 三歲孩子每天戴牙套12小時,誰在販賣焦慮?

2021年2月6日,一名小朋友在福建廈門科技館的口腔模型內玩耍。圖/新華

三歲孩子戴牙套,誰在販賣焦慮?

發於2022.5.2總第1042期《中國新聞週刊》記者/苑蘇文 實習生/餘皓晴

卷卷三歲四個月的時候,就戴上了牙套。那是一種可取下的活動牙套,學名叫雙曲舌簧頜墊矯治器。媽媽何彩憂心女兒的下牙覆住了上牙,這種症狀通俗的叫法是“地包天”,學名叫“反頜”,她把矯治器卡在女兒上頜牙裏面,每天讓她堅持佩戴12個小時,睡眠時也儘量不摘下。

四個多月後再看,矯治器已經把卷卷的上牙頂出來了,小女孩笑起來的時候,上下門牙碰在一起。爲了這個效果,何彩付出了一萬元,卷卷付出了痛苦。由於後槽牙被墊高,佩戴牙套初期,她的上下門牙無法完全咬合,露出縫隙,導致喫飯很慢,“像沒牙的老太婆”。佩戴牙套睡覺時,卷卷無法將嘴巴合攏,舌頭頂在上下牙之間,她還曾用舌頭頂掉矯治器,啃咬矯治器。

卷卷還太小,說不出自己的感受。但何彩對效果滿意,醫生告訴她,反頜越早治療,療程越短,且未來基本不會復發。何彩諮詢的醫生來自廈門一傢俬立兒童口腔醫院,門店開在商場裏。

近幾年,在青少年和成人整牙熱潮中,一些商家將眼光投向低齡兒童口腔市場。在一線城市及東部沿海地區,兒童口腔連鎖診所已經隨處可見。《中國新聞週刊》記者走訪發現,在這類兒童口腔診所中,低齡矯治已經蔚然成風,甚至建議一歲半的兒童佩戴牙套,在他們的營銷話術中,牙頜畸形越早治療,花費的時間和金錢成本越低,“基本不復發”。

根據本世紀初口腔界泰斗傅民魁的一項流調結果,中國兒童和青少年錯頜畸形患病率約有70%,但在權威專家看來,“早發現早治療”的概念在兒童領域是錯誤的。中外許多研究顯示,所有種類錯頜畸形的最佳矯治期均在8歲之後,有的人在8歲後矯治效果更好,有的人4歲矯治和8歲矯治效果相同,但出於對幼兒的人道關懷,並不倡導過早矯治。

母嬰博主的焦慮

何彩是90後全職寶媽。平時,她喜歡將與女兒卷卷的生活分享在社交軟件上,有幾百粉絲。2021年7月的一天,她收到一條私信,對方自稱本地某兒童口腔診所的推廣人員,邀請她帶女兒到店免費體驗洗牙、全口塗氟與顏面篩查,還提供試戴隱形牙套的機會與100元報酬,只需事後幫忙在社交軟件上發一篇推廣筆記。在當今的網紅經濟時代,母嬰博主接推廣很常見。“私人診所進行這種類似探店的宣傳還是挺正常的,同期還有和我一樣爲他們宣傳的人。”何彩說。

搜索互聯網,很容易發現這場招募當地母嬰博主“探店”推廣的痕跡。何彩後來製作的視頻筆記被這家兒童口腔診所社交賬號收錄,截至2022年4月6日,其賬號下共15篇類似筆記,這些筆記集中發佈於2021年7月23日至8月26日,持續一個月左右,平均2至3天一篇。筆記的作者都是當地母嬰博主,目前粉絲數從幾百到8萬不等,他們大部分在社交媒體上還有其他帶貨行爲。

在15篇筆記中,共包括16位小患者接受了這家兒童口腔診所的服務(其中一篇筆記是龍鳳胎),項目包括清潔、塗氟與十項全面篩查,小患者在三歲半到六歲不等。除了何彩與卷卷的視頻筆記外,其餘均爲圖文筆記,涉及這家口腔診所在當地的4家店面。

記者發現,這些筆記的文案類似,例如對“口呼吸”的科普,“口呼吸會影響牙齒、頜骨和麪型”;對兒童黃金矯正期的標準,“5~12歲是孩子牙齒矯正的黃金期”;還有對於某口腔診所的宣傳口徑:“他們家售後期是貫穿了孩子整個替牙期,會一直到孩子換完牙爲止”。文案的類似並非偶然。聯繫何彩時,推廣人員提供了一份文檔給她參考。“沒有特別要求細寫,也沒有特別強調哪些一定要寫。”何彩說,推廣人員只是提出了分享方向,比如科普、體驗記錄等。

包括何彩在內,至少有8篇筆記在文中表達了“立刻給孩子在這一診所安排矯正”的想法,部分甚至強調“選擇了透明款”。但除了何彩確實爲卷卷戴上了矯治器,其餘博主均沒有發佈後續進展。

何彩對女兒的面容充滿焦慮。她告訴記者,早在卷卷一歲多的時候,她發了卷卷的笑容在朋友圈,就有朋友留言提醒“寶寶有些反頜”。那時卷卷剛長出10顆牙,笑的時候露出了6顆牙齒,中間的4顆牙齒,都是下牙包住了上牙。晚上孩子睡着後,何彩用手機查了資料,百度顯示,兒童反頜“三歲矯正比較合適”。

“我發現得比較早,就想着回頭孩子三歲了要去看,但是其實那時候也不懂去哪看病。”何彩說,帶女兒看病的想法一度擱置,直到收到推廣人員的私信。被推廣的兒童口腔醫院離何彩家很近,就在她時常逛的商場裏,體驗過程也很舒適,何彩說,私人診所不像通常認知中的醫院,裝修富有童趣,佈置成女兒喜歡的冰雪奇緣的主題,在等候區,玩偶、繪本和動畫片一應俱全,工作人員服務也到位,令她感到“溫馨貼心”。之前考慮帶女兒矯正時,何彩首先排除了公立醫院。她認爲公立醫院“冷冰冰”,嘈雜且服務不夠耐心,女兒會在矯正過程感到難受而排斥。

何彩獲得信息的唯一渠道就是互聯網,她搜索後發現,這家診所在省內連鎖經營,針對兒童口腔問題,“比較專業”,這讓她最終下定決心讓女兒在這家診所治療。2021年9月,卷卷三歲四個月,被診所的醫生診斷爲前牙反頜,“牙性的問題”,醫生建議趁卷卷年齡小立刻矯正,這樣相對較快且效果可期。於是,一副雙曲舌簧頜墊矯治器進入了卷卷嘴裏,是一個粉色透明凝膠狀的固體,覆有曲折的鋼絲,鋼絲頂在上牙後面,從正面看不到。在平常佩戴的過程中,用大拇指將矯治器往上頂後,鋼絲卡住上門牙,聽到“咔嗒”一聲即可。醫生建議佩戴矯治半年,然後再觀察半年,一個月複診一次。

2. 三歲孩子每天戴牙套12小時,誰在販賣焦慮?

2021年3月3日,陝西西安市,在空軍軍醫大學口腔醫院,口腔預防科醫生爲兒童患者進行口腔診療。圖/新華

雙曲舌簧頜墊矯治器是一種口腔活動矯治器,90年代初期廣泛應用於乳牙、替牙期反頜的矯治。記者在知網中以“雙曲舌簧頜墊矯治器”爲關鍵詞檢索,檢索出11篇論文。2002年發表於《實用口腔醫學雜誌》的一篇論文介紹,雙曲舌簧是口腔活動矯治器作用力部分最常用裝置之一,可使牙齒產生舌側或齶側的移動,主要用於頜墊舌簧矯治器矯正牙齒的反頜。

上世紀90年代末,隨着固定矯治技術的發展,此類活動矯治器的使用已經越來越少。上述論文提到,在臨牀應用中發現,雙曲舌簧存在力量過大,衰減過快,易於折斷,且複診間隔時間較短等缺點。另有1998年發表於《口腔醫學》的一篇論文介紹,活動矯治器的明顯的缺點是依賴於患者的合作,同時因其很難產生複雜的牙移動所需的兩點接觸,對牙齒的移動是有限的。所以相關研究多聚焦於改良,偶有研究堅持其對兒童早期矯正的有效性,但研究數量相對有限,研究質量相對不高。

兒童矯正並非越早越好

多位受訪專家認爲,對幼兒進行牙齒矯正沒有必要。在北大獲得正畸雙博士學位,目前供職於賽德陽光口腔診所的關心介紹,兒童早期矯治的最佳時機是在8至10歲,這段時間是孩子的發育高峯,“骨骼生長髮育塑性特別快”,而牙齒矯正的根源就在於骨骼的重塑,因此在這期間進行矯治,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果在發育高峯前進行矯正,雖然有時會有一定的效果,但會增加孩子的治療週期。“本來能半年完事的矯正,如果更早開始,很有可能拖成兩年。”關心認爲,如果孩子的童年在矯正牙齒的痛苦中度過,會降低孩子的生活質量,也會傷害親子關係。她建議最好是等孩子自己覺醒,“要讓孩子自己知道矯正是有好處的,從而自願進行矯正。”

關心介紹,在8歲到10歲的發育高峯期,適合糾正骨骼的發育異常,比如上下頜骨發育不足或過度,或者牙弓過窄。“可以很肯定地說,這個時候進行早期干預,即使後續需要治療,也會大大降低治療難度,提升治療效果。”她指出,在早期矯治中較爲常見的,是對“地包天”的干預,對於鼻基底凹陷的小朋友,在這個時候進行骨骼的牽引,會達到比較好的效果,或者是下頜骨過小,這時候刺激一下,下巴就會長出來。

反頜即“地包天”,中國在近30年前就已經對其早期干預情況有了研究。北京中日友好醫院主任醫師徐寶華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在1995年,他曾研究過對反頜的早期矯正。當時,他發現,已經有國外研究證明,對4歲幼童進行矯正,和到8歲再開始矯正,最終效果是一樣的,因此,發達國家並不建議4歲開始矯正。“孩子那麼小,很難配合,心理也不成熟,矯正是個痛苦經歷。”

3. 三歲孩子每天戴牙套12小時,誰在販賣焦慮?

北京一家兒童牙科機構建議給三歲“地包天”兒童戴法蘭克3牙套。圖/受訪者提供

徐寶華的研究從1995年開始啓動,至1998年結束,研究結果重複了國外的結論,他隨後又追加了對8歲和12歲兒童矯正情況的對比研究。最後發現,兒童在八至十歲時,上頜骨發育最活躍,是做前方牽引治療骨性反頜的最佳時機,此時矯正事半功倍,“做早了效果不理想。”

需要前方牽引的兒童,主要是被認定爲上頜骨發育不足爲主的“骨性反頜”。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兒童是牙性和功能性反頜,徐寶華認爲,對於這些兒童,雖然早期矯正也能干預回來,但4歲矯正,與8歲矯正的效果是一樣的,而8歲矯正時,由於孩子心理成熟,依從性更好,可能效果更好。“所以綜合結果就是,不論骨性、牙性還是功能性,都是8歲開始做最好。”他建議,每個兒童第一次看正畸醫生的時間,應該是8歲之後。

徐寶華說,他研究發現,一半以上兒童的反頜是骨性的。“這意味着一半以上的兒童,即使兩三歲時候解決了反頜問題,最後還是要復發。”他解釋說,骨性反頜的原因,在於上頜骨長得慢,下頜骨長得快,“就像兩個人跑步,一個跑得快一個跑得慢,在兩三歲的時候,差距還沒那麼大,但隨着年紀增大,差距會越來越大。”因此,建議對於骨性反頜,尤其是面中部凹陷、上頜骨發育不足兒童,建議8~10歲開始治療。

兒童正畸低齡化

2022年4月初,《中國新聞週刊》記者與爲卷卷矯正的口腔診所客服取得聯繫,對方稱,在他們的口腔診所裏,還有兩週半開始矯正反頜的小患者。“具體的矯正方案因人而異。”他說,反頜矯正通常分爲三個階段:矯治期三個月到半年,保持期半年左右,此後每三個月定期複查。“小朋友越小,處理的問題越少,等長大了再處理,問題越大,小朋友越受罪。”

被問及復發情況時,客服介紹,反頜小患者復發的可能性爲50%,但是他們家口腔診所做的很多反頜案例,至今都未出現復發情況。客服爲此還出示了兩個案例來證明,但記者發現,這兩名兒童結束治療至今,均只有一到兩年的時間。

記者查詢發現,這家口腔門診部的工商註冊時間是2019年11月26日。一些介紹中稱,這家口腔門診成立於2016年,診所有7家連鎖店,均位於東南沿海某省。如按2016年的成立時間,其最早的案例距今也僅有6年,斷言“不會復發”爲時尚早。

在北方地區,也有一些連鎖兒童口腔機構。記者以顧客身份諮詢了北京的某大型連鎖兒童口腔診所,幼童矯治療程報價也在萬元左右。一名自稱醫生助理的人士說,如果父母有反頜的情況,兒童也會遺傳。“第一個治療週期最好是3~5歲,可以防止面型發生變化”,對於遺傳性反頜,將建議在6~8歲和12~17歲繼續兩個週期的治療,“可改善面型。”

這些觀點令正規的正畸醫生感到驚訝。關心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這兩年她時常接診到非常低齡的小朋友。就在前幾天,她接診一個病人,對方帶着自己三歲的寶寶一起看診,並稱某兒科診所的醫生說孩子有咬合問題,需要矯正。但關心驚訝地發現,孩子長着“完全一口正常的乳牙頜”。

“我很震驚,你知道嗎?我就想,在什麼樣的利益驅動下,你能下狠心建議給三歲的孩子做矯正?”關心指出,有些兒童口腔診所誇大幼兒的狀況,“販賣焦慮”,當成功把牙套戴在孩子嘴裏後,如果最終復發了,就會推卸責任說是因爲孩子太小,家長沒有管理好導致的。“實際上,這些機構不會教家長對幼兒進行行爲管理的,只是說不戴不行,最後就是干預失敗,這時候診所又說孩子還太小,以後大了再繼續幹預。”

關心指出,口腔正畸市場的過度低齡化值得警惕,“孩子的市場確實特別巨大,因爲家長可能不捨得把錢花在自己身上,但是他們願意花錢給孩子,很多不良的醫療機構,就是抓住了父母這種心理上的特點,想把家長的錢從兜裏掏出來。”但不論幼兒還是成人矯正,都屬於醫療行爲,都應該遵循醫療的標準和規範。

欄目主編:顧萬全 文字編輯:李林蔚 題圖來源:圖蟲創意 圖片編輯:雍凱

來源:作者:中國新聞週刊 苑蘇文 餘皓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