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1979年3月,諒山戰役爆發,在此次戰役中,許世友上將向部隊下令:“攻擊開始後,諒山一間房子都不能留!”

我軍於是集中300門火炮,向諒山越軍發起猛烈的炮擊,不到半個小時,就傾瀉幾萬發炮彈,炸得越軍人仰馬翻。

1.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衆所周知,對越自衛反擊戰時,我軍還不算富裕,幾萬發炮彈是不小的成本。那麼,諒山戰役發生了什麼,讓許世友將軍雷霆震怒,不惜一切代價要炮轟諒山?

一、

中越的關係,用一句話概括,那就是200億美元養了個白眼狼。

越南與中國有深厚的歷史淵源,也有着類似的不幸遭遇。兩國人民都曾遭受帝國主義殖民侵略,併爲民族獨立不懈奮鬥。

所以中國在爭取到民族和國家獨立以後,對北越這個社會主義小兄弟慷慨解囊,在自己都不富裕的情況下,勒緊褲腰帶支援他們抗擊侵略者。

從抗法戰爭到抗美戰爭的三十年間,中國對越南出人出力,提供物資支持,還不遺餘力的向越軍傳授我軍的作戰經驗。

根據統計,我國幫助越軍擊落數千架敵軍飛機,犧牲了千餘人,還提供了摺合200億美元的物資援助。

越南可以實現統一,趕走法美等殖民侵略者,中國在其後的貢獻和犧牲是巨大的。

然而越南這個白眼狼,不僅不思回報,不念中國的恩情,還恩將仇報,反過頭來咬中國一口。

越軍接收了大批美軍遺留下來的裝備,又從蘇聯那裏得到大量軍事援助,數十年的戰爭鍛造出幾十萬能征善戰之師。

這些資本讓越南變得狂妄自大,他們自稱“世界第三”,號稱軍事實力只在蘇聯和美國兩個超級大國之下,而不把過去的“師傅”中國放在眼裏。

胡志明死後,黎筍上臺。建立統一的越南政權以後,黎筍便開始瘋狂反華,侵吞華人的資產,縱容越南人對華人實施犯罪,並在外交上與中國針鋒相對。

以黎筍爲主導的越南政權野心膨脹,他們認爲憑藉越南強大的軍事實力,可以成爲東南亞的霸主。

從1975年開始,越軍不斷製造爭端,侵佔中國的領土和島嶼,向邊防解放軍挑釁,意圖挑起戰爭。

1978年,越南出動軍隊,悍然入侵柬埔寨。雙方實力相差懸殊,越南迅速擊潰柬埔寨軍隊,控制大半柬埔寨國土,柬埔寨只能退守山區打游擊。

2.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此戰讓越南的氣焰更加囂張,越軍開始四處出擊,這個過去飽受霸權主義侵害的國家,強大起來所做的第一件事,卻是妄想實現自己的霸權統治,這實在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與此同時,越南國內的反華浪潮愈演愈烈,他們喪心病狂的殘殺華人僑民,推倒邊境碑,打傷我國邊民,並佔領了中國南沙羣島九成以上。

我國對越南提出嚴正交涉,要求越方停止這些入侵和挑釁行爲,但越南對此置若罔聞,反而加快了入侵的步伐,公開提出要建立所謂的“印支聯邦”。

“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既然越南放棄好酒,選擇做一條忘恩負義的豺狼,那就讓他們嘗一嘗“獵槍”的滋味!

1979年2月17日,在中越的邊界線上,我軍萬炮齊發,地動山搖,對越自衛反擊正式拉開帷幕。

二、

開戰當日,解放軍出其不意的以坦克部隊進攻高平,多路部隊穿插到敵人陣地後方,切斷了高平之敵的退路,越軍成了甕中捉鱉。經過激戰,解放軍攻克高平,爲對越自衛反擊戰打了一個響亮的開頭。

高平之戰結束以後,許世友將軍下令,集中重兵,攻打諒山。

諒山位於越南北部,距離中越邊境只有18公里,直面中國的廣西,是一處戰略要地。它的地形十分特殊,以北是層巒疊嶂,叢林密佈的山地,裏面遍佈山洞,易守難攻;以南是一片平原,公路和鐵路從這裏橫穿而過,向南130公里便是越南的首都河內。

3.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諒山的地理位置和地形就註定了它是一處兵家必爭之地,對於進攻方,只要拿下諒山,便可直取河內,而對於越南來說,諒山是天險,是保衛首都的屏障,一旦諒山丟了,河內就是敵人的囊中之物。

自古以來,中原王朝攻打交趾時,拿不下諒山就意味着失敗,而攻克了諒山,交趾政權便會投降歸順。故而有“克諒山而傳檄可定”的說法。

所以諒山對於我軍的戰略意義,便不言而喻了。對越自衛反擊戰是一次保家衛國的反侵略戰爭,我軍從未打算把戰火燒到越南全境,向越南出兵是爲了打服越南,震懾越南的反華政權,讓他們不敢再侵犯越南。

因此,迅速攻克諒山,然後威逼河內,這是我軍一直以來的戰略目標。之所以放着平坦的地方不打,以巨大的犧牲拿下高平、同登,就是爲圍攻諒山掃除障礙。

從17日開戰以來,東線部隊連戰連捷,到25日就基本掃除了諒山附近的越軍據點,形成合圍諒山之勢。

不過,諒山上的越軍卻沒有失去士氣。雖說越軍接連戰敗,還失去了高平等頗爲重要的陣地,但是在進攻過程中,我軍付出的傷亡不小,戰爭形勢並非一邊倒。

4.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越軍的戰鬥力很強,他們與法軍和美軍打了三十年,是從戰火中淬鍊出來的實戰部隊,裏面有大量久經沙場的老兵,軍事素養極高。

在抗美時期,我軍又傾囊相授,教會了越軍許多戰術,比如游擊戰法,火力點構築,戰術穿插等。因此越軍對我軍的穿插戰法很熟悉,並知道如何通過以點帶面的防禦戰術對抗穿插。

除了戰術,越軍在火力上也不虛我軍。越軍從蘇聯那裏得到了大批武器援助,火箭筒、機槍、迫擊炮一應俱全,有的部隊武器裝備比我軍還要先進。

比如負責守衛諒山的越軍第3師,這支部隊隸屬於河內第一軍區,號稱“金星師”,取“南方第一顆金星”之意,象徵勝利和勇敢。

第3師是越軍的精銳之師,下轄2團、12團、141團和一個炮兵團。其中的12團善於夜戰和近戰搏殺,敢於進攻,曾數次給予美軍重大殺傷,榮獲“英雄團”的稱號。

141團能征善戰,戰功赫赫,曾獲越軍”人民武裝力量英雄”稱號。其餘部隊也不遑多讓,都是越軍裏的王牌軍,久經戰陣,屢立功勳。

第3師的地位高,又是負責守衛首都屏障諒山的部隊,配備了大量蘇聯援助的先進武器裝備。

所以,越軍第3師從上到下狂妄至極,認爲解放軍不是他們的對手。那句廣爲流傳的“打到友誼關喫早飯,打到南寧去過春節”的狂言,就出自這個第3師之口。

5.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同登之戰時,我軍給了越軍第3師一個響亮的耳光,那個號稱“英雄團”的12團被我軍全殲。

但第3師還不服氣,他們還有一萬餘人,主力尚在,憑藉着固若金湯的諒山陣地,和越北的十萬大軍,他們有自信把解放軍死死的擋在諒山以北。

三、

不得不承認,越軍這頭白眼狼,確實有狼性,他們狡詐狠辣,打仗十分陰險,死到臨頭時發起狠來又異常兇悍。

越軍和法軍美軍在叢裏和山地間打了幾十年,深諳山地和叢林戰的戰法。越軍在諒山修建了大量碉堡,這些碉堡有的依山而建,隱蔽堅固,子堡環繞着母堡,周圍還架設了機槍點,形成一道火力網。

越軍還埋藏了上萬顆地雷,遍佈各地,在山地和叢林間不易看到,我軍進攻時很容易觸雷。

越軍在諒山還佔據着地形的優勢,從正面進攻諒山,只有一條公路,兩側全都是叢林和山地。越軍在諒山兩側的扣馬山、417高地的各個山頭上都部署了兵力。只要我軍從公路上向諒山進發,便要遭受越軍居高臨下的打擊。

越軍指望我軍成爲活靶子,那是癡心妄想,針對敵人的部署,許世友將軍決定,不急着總攻諒山,先把諒山外圍的越軍全部拔除。

於是,諒山戰役的開端,是從兩側的扣馬山和417高地打響的。

6.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戰鬥打響以後,解放軍攻勢兇猛,但損失很大。敵人的碉堡和隱蔽火力點到處都是,相互配合,打掉這個還有那個,越軍還有零散的狙擊手躲藏在隱蔽處,時不時放冷槍。

更糟糕的是,那一天正好起了大霧,大山被大霧籠罩,我軍進攻部隊難以分辨方向,看不清敵人的動向。有的部隊一頭撞進敵人的火力網,成爲敵人的活靶子。

越軍依託陣地,用高射炮和火箭筒居高臨下的打擊我軍,這些重火力威力巨大,對進攻部隊的殺傷很大。我軍沒有那麼多先進的裝備,只能讓突擊隊帶着炸藥包和手榴彈,在敵人的火力網下接近敵人,再一個個敲掉敵人的碉堡和陣地。

越軍十分狡猾,他們不死守陣地,而是發揮高射機槍射程遠的優勢,居高臨下向我軍射擊。解放軍手上的衝鋒槍射程只有幾百米,打不中敵人,在很長一段距離沒辦法還手,只能不斷向敵人突破。

待我軍接近,越軍便立即放棄陣地,拿着高射機槍到下一處陣地,繼續射擊。就這樣不斷循環往復,我軍的傷亡可想而知。

爲了降低損失,我軍作出變通,把常用於平原作戰的坦克搬到山地上來,以坦克和步戰車作爲先鋒,吸引敵人的火力,掩護步兵前進。

這種戰術起初效果很好,但越軍師承於我軍,打仗很精明,也會臨陣變通。他們在發現機槍火力對坦克無效後,集中火箭彈和高射機槍,火箭彈專門炸坦克,高射機槍用來打協同的步兵。

7.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越軍用這個方法,擊毀擊傷了我軍不少的坦克和步戰車,並阻滯了我軍的攻勢。

越軍的戰法讓我軍進攻部隊傷亡很大,更可恨的是,戰士們在攻克敵人的陣地後發現,敵人的不少裝備和物資上寫的是中國字,這些都是我國當年勒緊褲腰帶支援越南的物資,可如今越軍卻拿它們來打我軍。

200億美元的東西,養出了一羣白眼狼!這些越軍喫着我們的大米,拿着我們支援的武器,卻把槍口對準恩人,這些人心中就沒有一絲愧疚嗎?

解放軍官兵目睹此景,怒火中燒,誓要拿下諒山,打敗越軍,殲滅敵人,以報此仇。

四、

憤怒的還有許世友將軍,各部的戰報彙集到司令部,在聽到傷亡數字以後,許世友神色凝重。諒山戰役是一定要打的,攻克諒山不可能沒有傷亡,但這些子弟兵的犧牲,還是讓許世友很心疼。

就在許世友將軍的情緒快要爆發時,傷亡數字又一次增加。

8.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在戰鬥中,越軍縱有地利和武器的優勢,但是解放軍的英勇攻勢下,扣馬山和417高地上的越軍陣地還是不斷失守。

越軍所做的這一切,徹底激怒了許世友將軍。因此在總攻諒山時,許世友將軍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和成本,炮轟諒山:“攻擊開始後,諒山一間房子都不能留。”

3月1日拂曉,解放軍集中了300門重炮,不停歇的炮轟諒山,在半個小時打出幾萬發炮彈。這些火炮成爲越軍的夢魘,炮彈炸開的聲音就像是巨獸的怒吼,越軍即便是藏在掩體和山洞中,還是損失慘重。許多僥倖從炮擊中活下來的越軍也被震聾震傷,成了殘廢。

短暫的三十分鐘,對於諒山的越軍來說漫長的像是一個世紀,即使是老兵,在如此猛烈的炮擊之下也嚇得腿發抖。

9.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炮擊過後,諒山雖沒有被夷爲平地,但地像是被翻了一遍,不少越軍死在炮擊之下,大量陣地被炮擊摧毀。

對越軍來說更爲致命的是,越南的反華運動迫害了大量華人,從中倖存的華僑向我軍提供了地圖,其上有諒山市區裏軍事設施的準確定位。

我軍依此對諒山市區內實施精確打擊,敵人的彈藥庫、軍工廠、指揮部等軍事設施全部被炮彈摧毀,給越軍造成重創。

炮擊停止後,解放軍像猛虎一樣,往山上的越軍撲去。越軍還未從炮擊中緩過神來,倉促的進入陣地接戰。

越軍還有一些山體內的山洞和碉堡挺過了炮擊,但我軍有了之前的經驗,不再密集衝鋒,各部隊成梯隊,梯次進攻,炮兵觀察員隨步兵抵近觀測。我軍只要佔下一處陣地,後方的火炮便向下一處陣地發起猛烈炮擊,等炮擊結束,步兵再發起衝鋒。

在拿下高點後,我軍也以迫擊炮和火炮居高臨下,打擊越軍的陣地,越軍被炸得在坑道里四處亂竄。

10.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在火炮的協助下,解放軍突擊部隊迅速接近敵人的碉堡,以火焰噴射器殺傷其中之敵,再用炸藥包炸燬敵人的碉堡和工事。

越軍火力稍弱,解放軍便以穿插戰術,將諒山上的敵人分割包圍,使敵人各部不能相顧,陷入孤立的境地。

解放軍多路出擊,越軍被打得手足無措,根本不知道從哪個方向防守,四顧不暇,陣地被我軍接連突破。

從3月1日拂曉炮轟諒山,到次日中午時,解放軍便攻克了諒山之北大部分陣地,先頭部隊突入諒山北部市區。

經過數個小時的激戰,解放軍將五星紅旗插到了省府大樓,越軍在市區的殘餘力量全部被殲滅,我軍實現了對諒山北部市區的控制。

諒山有新舊兩個市區,以奇窮河大橋爲界,橋北是諒山新市區,橋南則是老市區。其實,拿下諒山以北,控制新市區,就是攻克了越南防守河內的最後一道天險,再打下去便是從一覽無餘的大平原上直取河內。

我國認爲達到了戰略目標,便向國際宣告我軍拿下諒山,對越自衛反擊以勝利告終,並準備從諒山撤軍。

然而越方是死鴨子嘴硬,他們叫囂說解放軍佔領的不過是新市區,諒山還在越軍手裏,越軍沒有輸。

不認輸那就打到你認輸!

11. 1979年,對越反擊戰中,許世友爲何不計成本,用300門炮炮轟諒山

許世友在向中央軍委請示後,下令全軍繼續進攻,“打過奇窮河,打到河內去!”

從諒山好不容易逃出來的越軍第3師奉命據河防守,準備負隅頑抗。但是諒山天險都擋不住我軍,一條河又如何攔得下?

我軍各部爭相渡河,攻勢兇猛,越軍完全抵擋不住。經過激戰,第3師全軍覆沒,這個“金星師”自此成了過去式。

諒山戰役是解放軍與越軍的一次正面交鋒。在此戰以前,越軍狂妄自大,自稱世界第三。越軍不是一個軟柿子,它有百萬善戰之師,法軍和美軍都曾在它的手上鎩羽而歸。

然而師傅就是師傅,徒弟還是徒弟,諒山一戰,成爲無數越軍揮之不去的陰影,解放軍用事實告訴了越軍,什麼叫做“班門弄斧”。

編者簡介:宋小樂,一位90後奶爸,普通家庭出身,專職寫作5年,靠自媒體寫作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與多家新媒體公司有合作。如果你對自媒體、寫作、賺錢感興趣,想每個月都能靠下班時間做副業、兼職,可以微信搜索關注我的公衆號“今日人物誌”,一起探討一起進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