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我第一師及幹部團爲右縱隊,歸聶.、劉指揮,循大渡河左岸;林率一軍團軍團部、二師主力及五軍團爲左縱隊,循大渡河右岸,均向瀘定橋急進,協同襲取該橋。……”

從1935年5月26日,朱老總髮給中央紅軍各軍團首長的這封電報可以看出,奪取瀘定橋是兩岸並進,如果右岸聶榮臻、劉伯承率領的部隊先到,拿下瀘定橋,左岸林彪的部隊就不必隔河奪橋了。

已有紅軍過了大渡河在向瀘定橋急進,國民黨圍堵部隊都得到了消息。如果隔河守橋還能依靠天險,紅軍過了河奪橋,國民黨守軍已經無險可守,爲什麼還不趕快炸橋?

這個問題至今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其實,國民黨軍隊先是想不炸瀘定橋,也能阻擋紅軍,到後來想炸也炸不了了。這樣的結果,都是因爲紅軍的一系列出人意料。

1.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1935年5月12日,紅軍巧渡金沙江進入四川后在會理召開會議,決定了下一步與紅四方面軍會師的方案。與四方面軍會師,繞不開天塹大渡河。

紅軍從會理出發,從西昌城下經過不攻城,直插彝區而去。蔣介石看出紅軍要渡大渡河的意圖,急令川軍在大渡河佈防,配合追擊的中央軍,把紅軍消滅在大渡河岸邊。

5月20日,中央決定成立由總參謀長劉伯承率領的先遣隊,發揮劉伯承熟悉四川情況的優勢,以一個團加通訊、工兵隊爲開路先鋒,讓中央紅軍迅速通過彝區,抵達大渡河。

劉伯承同志早年是川軍名將,在四川名聲很大。過彝區劉伯承同志對彝胞的瞭解發揮了很大作用,彝族首領小葉丹敬仰劉伯承同志,在小葉丹的誠心請求下,劉伯承同志和他歃血爲盟結爲兄弟。

2.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小葉丹

先遣隊由小葉丹派人當嚮導開通道路,中央紅軍過彝區沒有受到阻滯,大大加快了行進速度。

後續部隊的首長,見小葉丹的彝軍打出彝族紅軍沽雞支隊的旗號,不由讚歎劉伯承同志的工作做得太到位了。

毛主席見到劉伯承還問,結拜時彝族同胞是先跪左腿還是先跪右腿。這個劉伯承同志倒沒有注意到,毛主席也是有感劉伯承同志民族工作的成效,才細緻地想到了這個問題。

3.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紅軍如神兵天降,5月23日就抵近大渡河,左權和劉亞樓帶領一支小分隊僞裝成紅軍主力,佔領了大渡河富林渡口南面的越嶲縣。

越嶲縣的縣長本已逃脫,途中鴉片癮發作停下過癮,被紅軍抓住公審鎮壓。

紅軍又佔領了富林渡口對面的大樹堡,堆起木頭造船,砍伐竹子竹子扎竹筏,把縣監獄、神廟的房料都拆來渡口做勢,四處宣傳要攻打對岸富林鎮,然後佔雅安、取成都。

對岸由劉湘和楊森聯防。富林渡口比上游安順場渡口水緩,利於渡河,川軍本已設下重兵,眼見紅軍主力要打富林,守軍還是怕守不住,急忙向總指揮部請求增援。

4.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劉湘

蔣介石下令大渡河沿線守軍向富林靠攏,堅決阻止紅軍打下富林渡河。紅軍要的就是這個結果,紅軍真正的目標,是上游水流湍急但防守較弱的安順場渡口。

安順場渡口由兩岸各一個營防守,這兩個營是袍哥部隊,由南岸的營長統一指揮。這個防守力量和富林沒得比,富林守軍整整有劉湘、楊森的一個聯防旅。

以蔣介石的判斷,紅軍也不會從安順場渡河,當年石達開也是在5月汛期來到安順場,因水急無法渡河導致受困議降後被處死。

5.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安順場

安順場面向大渡河,左右兩邊也是河,一旦過不了河,後面追兵壓來,就會陷入無路可逃的絕境。

蔣介石甚至巴不得紅軍把主力集結在安順場,薛嶽的大軍已經到了冕寧,很快就能趕到安順場。安順場堅壁清野,沒有渡船紅軍滯留在安順場,就只能步石達開的後塵。

然而安順場沒有堅壁清野,安順場的總指揮是當地豪強,他給手下講,紅軍多半不會到安順場,就算要來過彝區至少也要半個月後才能到,等確認紅軍來了堅壁清野也來得及。

渡船他倒是都拖到了對岸,不過他覺得打不過紅軍要逃的話,還是往對岸逃最安全,就給自己藏一條船。

6.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蔣介石的嚴令到了地頭蛇這一層,就算派專員來監督,這些地頭蛇也有對策,何況安順場還是這個地頭蛇一手遮天,沒有外人插手。

保家產要緊,保命更要緊,這個地頭蛇還是提防着紅軍攻打安順場。從紅軍來的方向,安順場五十里外還有個擦羅區,那裏也有少量防守武裝。

這個地頭蛇在擦羅和安順場間設置了幾十個哨所,想着一旦擦羅受到紅軍攻擊,哨所很快就能像烽火臺一樣,把消息傳遞給他。

他沒有想到的是,紅軍拿下擦羅一槍未放,還拿着擦羅區長開的路條,一路抹掉了他的幾十個哨所。

7.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真實的紅軍戰士

攻打安順場的是紅一軍團一師一營營長孫繼先,從部隊的番號就可以看出,這支部隊的中央紅軍的最強主力之一,殺出生路的任務必須交給精兵強將。

紅一師是毛主席秋收起義的核心部隊,經受過“三灣整編”的洗禮。

而一營長孫繼先並不是老紅軍,他1931年還在馮玉祥系的二十六路軍中,參加對中央蘇區的“圍剿”。

作戰期間,一天他的營長問他要不要參加紅軍,他說營長去哪兒他去哪兒,於是“寧都起義”,孫繼先和整個二十六路軍都成了紅軍。

8.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孫繼先將軍

孫繼先十二歲習武,投名師學得一身真功夫,參加紅軍後立下不少戰功,而且他一直把自己當老紅軍要求,長征開始後他被調到紅一師一營任營長,這個營是先遣營,打先鋒總是戰力最強的部隊。

過湘江孫繼先一把大刀殺成了一個血人,戰後脫掉衣服檢查卻沒有一處受傷。孫繼先不僅是個猛將,還是個福將,一生征戰無數,居然從來沒有受過傷。

攻打安順場前,劉伯承同志囑咐孫繼先,打下安順場點堆火報信,找到船再點堆火,偷渡到對岸點第三堆火。

哪知道劉伯承左等右等,一堆火都沒有等到。劉伯承同志趕忙派人到安順場偵查,才得知已經佔領了安順場。劉伯承同志憋着氣到安順場質問孫繼先,爲什麼不點火報信。

孫繼先說佔領了安順場就忙着找船,把點火的事忘了。好在找到了船,劉伯承同志氣也消了,讓孫繼先去休息,恢復下體力準備渡河。

9.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孫繼先將軍

打安順場只花了二十分鐘,紅軍通過彝區快得國民黨沒想到,攻打安順場國民黨也沒想到,這個時候瀘定橋還一片祥和好端端在那兒,甚至連一個守軍都沒有。

國民黨不會因爲紅軍要過大渡河,就先炸掉瀘定橋以防萬一。大渡河上架橋難度極大,一百零一米長的瀘定鐵索橋,不是鄉紳修橋補路就能建起來。

康熙年間修瀘定橋,是投入巨資的政府工程,修橋的一大目的是爲了維護對藏區的管理。

隔着大渡河,東邊是雅安,西邊是康定,瀘定橋是連接川康的咽喉通道。

炸了瀘定橋,國民黨將會對康定、巴塘一帶藏區的管理將大大削弱。

10.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1930年,西藏地方部隊就和川康軍發生大戰,南京政府出面調停,才暫時穩住了局勢,這不是一般的地方軍閥鬥爭,南京政府不能置身事外。

雖然消滅紅軍對蔣介石來說是頭等大事,但瀘定橋還是儘量不炸,炸了也得重建,還不能讓地方承擔,蔣介石要到必要的時候,纔會忍着肉疼炸掉瀘定橋。

那控制瀘定橋地盤的劉文輝呢?他更捨不得炸瀘定橋。兩年前,劉文輝還是四川最有實力的軍閥,控制着成都、宜賓等四川最富庶的地方。四川一半以上都是他的地盤,要錢有錢要人有人。

只是他志大才疏,野心勃勃把四川軍校派軍閥,和他自己的保定軍校派軍閥都得罪完了,搞得他侄子劉湘,聯合各路軍閥討伐他。

11.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他十二萬軍隊反叛的反叛,潰散的潰散,兩三個月就只剩下兩萬,地盤只剩下僻遠的漢源縣。

還是他求和,劉湘念在叔侄關係可以制衡其他軍閥,才把雅安、康定一帶的地盤還給他,相當於讓他做個被放逐的軍閥。

他爲東山再起也算勵精圖治,想要融合康巴藏區還斷然皈依,後西康省的籌備提速,省府定在康定,他就是這個即將上任的省主席,炸了瀘定橋,就是斷了自己的一條重要的退路。

在宜賓,劉文輝敢讓哥哥劉文彩,把田賦預收到1957年,還用各種奇葩稅種搜刮民脂民膏。

在西康他不敢,激起民變他連容身之地都沒有了。要錢他還指望着瀘定橋這條川藏商貿通道,瀘定橋是他最重要的財路,他怎麼捨得炸。

12.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劉文輝

中央紅軍到達大渡河,劉文輝算是四川軍閥中最心塞的一個。他還要擔心,紅軍過不了河,被逼得沿河而上打康定怎麼辦。

他只有兩萬來殘兵,中央紅軍這時有兩萬四千人,兵力差不多,戰力不知道比他強哪兒去他知道。

瀘定橋原有一個旅防守,劉文輝把這個旅調到康定,讓瀘定橋無兵防守,就是在防紅軍走康定。

如果紅軍從其他地方過河,瀘定橋不必守。如果確認紅軍兵指瀘定橋,他來得及從雅安調兵防守或炸橋。

攻下安順場,紅軍共找到四條船,不需修補就能用的,只有地頭蛇那一條,有兩條基本報廢。安順場渡口河面近三百米寬,水深三十米,峽谷中河水落差大,衝力強,要有很有經驗的船工才能擺渡。

找到船工準備好渡河,偷渡的機會已經失去,孫繼先帶着十七名紅軍勇士實施強攻。

強攻拿下了對岸,安順場十七勇士的事蹟長期傳頌,原來孫繼先上報時,沒有報自己,十八勇士才成了十七勇士。

13.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後續部隊趕到後,面臨的情況是,渡船過河,都會被往下衝出很長距離才能靠岸,過次河需要一個多小時。

過河後還要把船拉回渡口,才能開始下一次擺渡。一條船一天只能渡過三百七十人左右。

嘗試架浮橋,鐵絲入水就被沖斷,只能靠船擺渡兩萬多人。算起來兩萬多人全部過河要一個月時間。

五月二十六日,朱老總下達奪取瀘定橋的命令時,薛嶽的大軍離安順場只有三天的路程,所以命令要求必須在二十九日拿下瀘定橋,不然紅軍會有全軍覆沒的危險。

14.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薛嶽

瀘定橋離安順場還有三百二十里,中間有川軍在菩薩崗一個營的防線,猛虎崗一個營的防線,以及磨西河一個特務連的防線,不要說二十九日拿下瀘定橋,二十九日趕到瀘定橋,都如是個奇蹟。

說是兩路並進,但兩路紅軍相互間不能有半點依賴,都只有奮力奪下瀘定橋,才能保證紅軍衝出生天。

左縱隊過第一道關菩薩崗,川軍憑藉險峻地形拼死抵抗,紅軍打了一個小時也沒打下來。

紅軍耗不起時間,很快找當地老百姓,帶着紅軍抄小路,用小股部隊攀巖到川軍後方,阻斷川軍退路讓川軍鬥志崩潰、防守瓦解。

猛虎崗的川軍還想着紅軍過不了菩薩崗,防守鬆懈時紅軍就衝了上來打白刃戰。這個營很快潰不成軍,奔逃到下一關磨西河,嚇得守磨西河的特務連也跟着一起跑了。

15.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紅軍長征

不過跑之前,川軍燒了磨西河的橋,紅軍架橋花去兩小時,剩下兩百四十里路,必須一天一夜趕完。

夜晚行進時,紅軍見到對面有川軍打着火把也在往瀘定橋方向趕,紅軍乾脆也打起火把,讓俘虜用號聲回應,謊稱紅軍是猛虎崗一線退下來的部隊。

兩岸部隊隨行一陣,天下起了雨,對岸川軍原地休息避雨,紅軍心中暗喜,抓住機會奔赴瀘定橋。

對岸的川軍是劉文輝從雅安調來的部隊。得知紅軍兩岸並進,蔣介石嚴令劉文輝守住瀘定橋,等着中央軍到來,聚殲兩岸紅軍。

16.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劉文輝

劉文輝把看家老底,雅安的混成旅調了出來。這個旅有三個團的編制,比普通旅多一個團。

旅長讓兩個團設置雙重防線,阻擊過河的紅軍,三十八團直撲瀘定縣守橋。左縱隊晚上遇到的對岸川軍,正是三十八團。

二十九日凌晨,左縱隊先頭部隊趕到瀘定橋,卻發現瀘定縣插滿旗幟,還有川軍正在拆橋板,見到紅軍,川軍橋板沒拆完就跑回了橋那頭。

其實,這支川軍就是昨晚的紅軍遇到的川軍,川軍也有限時趕到瀘定橋死命令,團長要躲雨又怕誤了軍令,就挑選出三四十個善於奔跑的雲南籍士兵,每人帶一面旗幟,先行趕到瀘定縣,插上旗幟做出按時滿員到達的樣子。

17.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不是這些雲南兵比紅軍跑得快,他們離瀘定縣近,昨晚和紅軍遭遇時,他們還沒走多少路,紅軍則已經在極限下堅持,才比他們晚到一會兒。

紅軍先頭部隊只有左縱隊的四分之一,不知道對岸川軍的兵力沒有貿然進攻。等紅軍大部隊到來準備好強攻時,三十八團也都趕到了。

橋板拆了一大半,沒有橋板的部分,只有橋面九根鐵索,和左右兩邊各兩根做防護的鐵索,對面是一個團的守軍,下面是破濤洶湧的大渡河。

林彪把奪橋任務交給了紅四團,紅四團團長黃開湘、政委楊成武讓二連組成奪橋突擊隊,官兵自願加入。

18.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黃開湘

李友林是四團不多的文化人,楊成武勸他別參加,說如果自己犧牲,李友林還可以給團裏讀各種文字資料,但李友林堅持要加入。劉金山本來是三連的人,也死磨硬纏加入到突擊隊。

二十二人的突擊隊分成三個戰鬥組,左右各一個戰鬥組,二連長廖大珠緊跟第一組後面,負責三個組的統一指揮。廖大珠後面是李友林,如果廖大珠犧牲,他接替廖大珠指揮。

紅軍佈置了一百米的陣地,火力掩護奪橋,川軍沒多久就損失了五十多人,這種情況三十八團的團長還沒有遇到過。更恐怖的是,三十八團的側後出現了紅軍,難道是紅軍右縱隊到了?

不是右縱隊,危急之下,林彪冒險命令扎竹筏渡河,竹筏下水瞬間被沖走,岸上的紅軍都以爲竹筏上的戰士犧牲了。沒想到有六七十個紅軍戰士,衝到下游上了對岸,馬上趕來側擊守橋川軍。

19.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李友林

川軍團長慌了向旅長請求增援,旅長正一籌莫展,讓三十八團團長自己看着辦。

還能怎麼辦,紅軍突擊隊馬上攻上橋板了,後面的紅軍把木板搭在橋兩頭,然後抱着木板滾過來,橋眼看就守不住了,只有燒橋、炸橋。

川軍安放集束手榴彈,然後潑油點火,企圖一面燒橋一面引爆手榴彈炸橋。突擊隊員們手臂被燒紅的鐵鏈燙得冒青煙,仍然一往無前向對岸爬去。

川軍的集束手榴彈沒有炸響,也沒有炸第二次的機會,突擊隊已經衝上了對岸。

在戰鬥中,李友林手上的肉和武器被燒得粘在了一起。留下了嚴重的傷痕,解放後他給學生上課時,總是在搓手,可他沒有說他是飛奪瀘定橋的二十二勇士之一。

二十二勇士奪橋中犧牲了四個,剩下的十八勇士,很多也在以後的作戰中犧牲,他們爲中央紅軍衝開血路的功績,後世應當永遠銘記。

20. 1935年,劉文輝如果炸了瀘定橋,紅軍可能全軍覆沒,他爲何不炸?

長征勝利60週年時,李友林(左)和楊成武將軍(中)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