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前言

黃維被俘後,在北京功德林戰犯管理所進行改造,他剛到功德林時身上患有五種病,醫護人員對他精心治療,最後得到根治。

改造期間,黃維的桌子上餐餐大魚大肉,哪怕是三年自然災害也沒有斷過肉類的供應,剛開始是豬肉,後來是牛肉,再後來是羊肉。

但俗稱“硬骨頭”的黃維對此全然不知,直到1975年被特赦以後,他才知道原來當時國家是多麼的困難,還給他們肉喫。

1.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圖 | 黃維晚年

他也終於明白當年監獄的管理人員身體越來越胖,是因爲缺乏營養造成的。

日後每每提及此事,他都特別感動和愧疚。儘管被釋放時已經70歲高齡,但他還是懷着無比敬重的心情,感恩毛主席和周總理對他的關懷。

毛主席親自下令:都放了算了

1974年10月中旬,已經81歲的毛澤東乘坐專列抵達湖南長沙,住進了省委九所。

在這裏毛澤東住了近4個月,期間毛澤東做了著名的兩大決策。

一是長沙決策,二就是特赦最後一批戰犯。

1975年春節過後,毛澤東已經82歲了,他的身體不容樂觀,面前有個巨大的問題就是釋放國民黨戰犯,從1959年釋放第一批戰犯開始到現在,還有293名在押戰犯。

2.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根據新中國的特赦規定,在這293名戰犯中,大部分是滿足釋放條件的,當時有三個基本要求:

第一,認錯態度良好。

第二,糾正反動思想。

第三,積極接受勞動改造。

但是其中有13個人是不滿足釋放條件的,其中著名的就是邱沈鈞等人。當時公安部的決定是:繼續關押,以觀後效!

這年,華國鋒把最後一批名單呈給毛澤東的時候,毛澤東感慨萬千。

從新中國成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25年之久,這些戰犯老的老病的病,所以毛主席認爲,我們不能區別對待人家,更何況,人家已經放下武器25年了。

毛主席思考了很久,然後親自做出批示:

都放了算了,我們強迫人家改造也不好,之前土改,我們殺惡霸地主,因爲不殺,老百姓害怕。這些人(指戰犯)老百姓都不知道,我們殺他幹什麼?所以,一個不殺,都放了算了。

既然毛主席決定要釋放戰犯,那麼剩下的就是一個艱鉅的任務:改造戰犯思想。

3.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實際上,在華國鋒向毛主席遞交這份名單前,黃維也是在這份“不符合標準”名單之中的,周總理考慮大局,早就對其中的一些戰犯做了思想工作,儘可能把“不符合標準”的人數減少。

最讓周總理頭疼的莫過於黃維

1975年3月,已經81歲高齡的李仙洲被安排回京參加一項重要的政治活動。

原來是國家在特赦最後一批戰犯時,黃維的思想仍有點頑固,周總理想讓李仙洲以黃埔老大哥的身份看望黃維,並和他談談心,儘快幫助黃解決思想問題。

李仙洲沒有辜負總理的期望,在他的認真勸導下,黃維這顆“頑石”也終於在真理面前點頭。

4.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圖 | 黃維

萊蕪被俘

1946年,李仙洲被任命爲徐州綏靖公署濟南第二綏靖區副司令官,司令官是他黃埔第三期的學弟王耀武。

1947年2月,蔣介石出動了30萬的兵力分兵兩路夾擊魯南的解放軍,王耀武命令李仙洲率軍南下,和他一起夾擊臨沂的解放軍。

但實際上這是粟裕和陳毅的迷敵之策,粟裕在臨沂大造聲勢,讓王耀武以爲粟裕要攻打臨沂,實際上粟裕早已經帶領北上,打算喫掉李仙洲的部隊。

此時的李仙洲全然不知,等他發現情況不妙,早已經來不及,粟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咬住李仙洲,李仙洲好幾個師被困萊蕪

5.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王耀武這邊想救李仙洲早已是天方夜譚,李仙洲知道大勢已去,決定穿上普通士兵的衣服逃跑,半路上因爲跑不動,讓士兵揹着跑,結果被解放軍一眼認出。

1947年2月23日,李仙洲被解放軍包圍,十幾把機關槍對準了李仙洲,李仙洲乖乖放下了武器。

他的幾個精銳之師被粟裕在一個小時內全部消滅,其餘部隊全部被俘。

李仙洲被俘後,雖然沒有對共產黨表現出很大的敵意和仇視,但是他把自己失敗的原因歸於天意,而不是自己不行。

所以在改造中,他很少發牢騷,幹什麼也很積極,尤其是和陳毅見面後,對他的思想產生了很大的觸動。

6.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李仙洲和陳毅見面後,陳毅笑着說:“你彆着急,你福大命大,子彈沒有傷到骨頭,好好養傷。”

陳毅和李仙洲算是老相識了,李仙洲雖然心裏佩服陳毅,可是和陳毅交談時總是笑而不語,陳毅告訴他,好好改造,我們共產黨一定會對你們好的。

1956年,李仙洲被集中從哈爾濱遷到了北京功德林。

實際上在和陳毅見面後的第三天,華東解放軍曾召開了一次被俘軍官的座談會,李仙洲主持。李仙洲說:是我指揮無能,愧對各位,但是這戰場早就該結束了,更何況這場戰爭本身就是極大的錯誤。

大家都紛紛同意李仙洲的發言,覺得我們都是中華民族的兒女,不應該骨肉相殘。

7.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然而剛開始最讓李仙洲不舒服的就是,昔日在戰場上同臺競爭的高級軍官,現在在同一個操場上做早操。

到了功德林後,李仙洲見到了黃埔一期的同學,杜聿明、黃維、範漢傑和宋希濂等人,還有自己的老長官王耀武。

除了日常的學習,在閒暇時間也會娛樂一下,打打牌,看看書,低頭不見抬頭見,以前覺得很不適應,見得多了也就無所謂了。

儘管已經過了花甲之年,但李仙洲最拿手的就是喫飯了,他認爲自己終究逃不過法律的制裁,所以把每一天都當做臨死前的最後一頓。

據和李仙洲一個小組的沈醉回憶,他剛開始不服氣一個老頭子比自己喫得多,等到後來吃麪食的時候,他就不得不佩服了,因爲李仙洲一次可以喫好幾個饅頭,窩窩頭五六個,喫肉包子的時候可以喫10幾個。

8.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李仙洲這樣無所事事,實際上是有原因的,作爲蔣介石的嫡系將領,他自認爲自己自己手上沾滿鮮血,所以平時除了喫飯就是幹活,打水扛東西寫文章,他希望在被槍決前可以做一點好事。

可是有一件事讓李仙洲十分震驚,那就是功德林傳來了毛主席的《特赦令》

1959年9月18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毛主席在14日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提交的建議:

在慶祝偉大的新中國成立十週年的時候,特赦一批確實已經改惡從善的戰犯。

那天,這個好消息傳到功德林的時候,戰犯們都震驚不已,王耀武拿着一份報紙跑過來喊着:好消息,好消息!

所有人都圍了過來,盯着王耀武手上的報紙看。

9.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王耀武讀了起來:

在慶祝偉大的新中國成立十週年的時候,特赦一批確實已經改惡從善的戰犯,關押滿十年,確實改惡從善的人予以釋放。

這是真的假的?突然一羣人一哄而上,都在搶那份報紙,在功德林改造了這麼多年的李仙洲愣住了,他完全不相信這是真的。

這幾年,他越來越發現解放軍對他們很好,有病了帶到醫院看病,全程不戴手銬,平日裏監獄的管理人員都沒肉喫,卻給他們喫肉。

今天,他突然看到了希望,自己會不會被特赦呢?

從9月份到12月特赦大會開始那天,李仙洲心裏一直忐忑不已。特赦的名額有限,他多想在第一批特赦,但是他自己深深明白,和王耀武他們比起來,自己改造得還是不夠。

10.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果然,12月4日,第一次特赦大會終於來了,他們被帶到了大禮堂,他們看到主席臺上的橫幅“特赦戰爭罪犯大會”,大家都激動起來。

不一會兒,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首席法官開始宣讀名單。

“杜聿明。”

“有!”

“王耀武。”

“有!”

“曾擴情。”

“有!”

……

被點過名的人都在嚎啕大哭,李仙洲左右看看,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當法官讀完幾個名字後,換了一口氣,然後接着說:“以上人員,改造10年期滿,確已改惡從善,現予釋放,從宣佈之日起,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權。”

法官的聲音停止了,李仙洲的心不由得往下一沉:完了!

美好的前景像海市蜃樓般地在眼前消失了,他只覺得眼前發黑。

11.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散會後,我們這些沒獲赦的戰犯,連中午飯都不想喫,脾氣暴躁的徐遠舉最沉不住氣,有人嚷道:“我也流汗水,寫材料,哪件事不如人家……”

他的話像一顆火星,使沉悶的空氣爆炸起來。是啊!我們哪點不如人家?爲什麼他們能獲赦,我們卻不能呢?

只有李仙洲在一邊安安靜靜地坐着,他知道,只要好好改造,也一定可以特赦的。

周總理點名特赦

一年後,李仙洲迎來了他畢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第二批特赦大會在功德林召開,本來也沒有抱有太大希望的李仙洲第一個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將近65歲的李仙洲淚流滿面,他事後才知道,這是周總理專門點了他的名字。

12.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原來,當時改造不錯的戰犯很多,周總理在百忙之中專門抽出空來審查名單,在最初的第二批名單裏是沒有李仙洲的,周總理看後,專門加了兩個人的名字。

一個是黃淑,一個就是李仙洲。並說:一定要加上李仙洲的名字。

原來,周總理和李仙洲有師生之誼,早在李仙洲在黃埔軍校學習的時候,周總理就是政治部主任,並對李仙洲影響很深。

如今李仙洲已經60高齡了,想到李仙洲一直表現不錯,周總理便特地加上了李仙洲的名字。

李仙洲說:得知周總理點名特赦了我,我又悲又喜,喜的是周總理對我的關懷,讓我重新做人,悲的是,我這個學生不僅沒有給老師爭光,反而曾經和老師是敵人。

13.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李仙洲被特赦後,周總理專門召見了李仙洲,周總理說:“在黃埔第一期一百多名學生中,我就記得你和曾擴情,因爲你兩的年齡都比較大,所以我一直記得你。”

李仙洲笑笑說:“學生過去不爭氣,做了不少錯事,不過您放心,以後我一定好好做人,多爲人民做點有益的事情。”

常言道:“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但對李仙洲而言,福是雙至了。

特赦後,有關部門便找他談話,說是準備將他安置在全國政協和即將成立的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但李仙洲謝絕了政府的好意,說他喜歡家鄉的風土人情,想回到家鄉去。

14.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於是,帶着周總理的囑託,李仙洲回到了山東老家。他被安排到濟南,任山東省政協祕書處專員。平日裏,李仙洲除了參加些集體活動外,便是養花習字,含飴弄孫,生活很是幸福和平靜。

這就是新中國對李仙洲最大的關愛。

不曾想,1975年,周總理再一次召見了李仙洲,這次是交給他一個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去勸說黃維

李仙洲和黃維相遇

黃維曾參加過淞滬會戰、武漢保衛戰等,曾任國民革命軍第12兵團司令長官,頗受蔣介石的器重。

15.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1948年11月6日,解放軍發起淮海戰役。徐州“剿總”司令劉峙嚴令黃維兵團快速向徐州集中。黃維遂率第12兵團於8日由駐馬店出發,經蒙城、宿縣向徐州靠攏。

但是解放軍早已經沿澮河佔領陣地,黃維突然面臨進退兩難的境地,還沒有3天的時間,黃維就被四面包圍。

如今他們的第12兵團幾乎被全殲,黃維被俘後,進入北京功德林改造。

但是黃維在改造期間,牢騷不斷,對解放軍有很大的意見,特別是在第一批戰犯被釋放後,黃維更是牢騷不斷。

甚至說:我是陳誠最得意、最親信的部屬,而且與蔣經國同過事,爲什麼我不特赦?

不僅如此,黃維還打過人,甚至辱罵過管理人員。這些污點讓黃維一次次錯過特赦,等到1975年毛主席特批全部釋放前,黃維已經70歲。

16.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李仙洲得知周總理的意思後,專門去勸說黃維,最後經過李仙洲的不懈努力,終於讓黃維低頭,他這顆“頑石”也終於改惡從善。

在華國鋒給毛主席上報最後一次戰犯名單前,周總理把黃維的名字從“不符標準”的十幾人中拿了出來,剩下的人有:徐天任、李清、邱沈鈞、張百齡、郭吉謙、黎宗銘、樊迅、翁羽、劉衍智、周養浩、謝代生、杜超羣、沈勤康。

最後經過毛主席的特批,全部釋放了,這些曾經和解放軍對抗的人現在都變成了新中國的公民。

毛主席曾對華國鋒說:這些戰犯被釋放後,生活有困難的,可以適當照顧。

17.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1975年3月24日,華國鋒和葉劍英根據毛主席的批示,在北京飯店設宴招待最後一批特赦的戰犯,李仙洲應邀參加。

黃維見到李仙洲後笑着說:“哎呦,這是誰呀,你老頭子怎麼這麼能活啊。”

李仙洲擺擺手說:“我才81,早着呢!”說完大家哈哈大笑。

在這場別開生面的宴會上,這些戰犯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友,都相互訴說。在發言階段,黃維說:

今天我們被特赦釋放,獲得新生,並給予公民權和妥善安置,這隻有在毛主席、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中國纔有可能……

這些人從戰犯變成中國公民,看似不能實現,但是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在毛主席和周總理的關懷下,這項偉大的“工程”最後圓滿成功。

一如李仙洲一樣,這些戰犯在特赦後,寫了很多關於曾經經歷的文章,爲當年的歷史作着補充。

18. 75年黃維被中央最後特赦,喫飯時遇到李仙洲:你怎麼這麼能活?

當然,這其中,最特殊的人還是黃維,黃維被特赦後,被安排在全國政協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工作,任文史專員。

當時周總理和毛主席都已經病重,但還是批准了他可回家看看,和其他戰犯一樣。

在黃維看來,他在新中國獲得了重生,從他艱難曲折的改造歷程中,可以看出改造一個人的不易,也可以看出毛主席的智慧和耐心。

這一年,毛主席已經82歲高齡了,但他的高瞻遠矚和博大胸懷,依然散發着永恆的魅力,不免讓人讚歎和敬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