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歷史是殘酷的,人心卻是溫暖的。

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中心,豎立着一塊高37.94米的花崗岩,這塊岩石上撰寫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個金箔大字。

1949年9月30日,經國家高級領導人共同討論決定,在首都北京建立人民英雄紀念碑,以此紀念在戰爭中爲人民、爲國家做出巨大貢獻所犧牲的人們。

這個碑由臺座、須彌座和碑身三部分所構成。在臺座之上的是須彌座,其可分爲兩層,就在下層須彌座腰部的四面刻有八幅漢白玉浮雕。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浮雕的圖案是按照時間順序依次排列,分別是“虎門銷煙”、“金田起義”、“武昌起義”、“五四運動”、“五卅運動”、“南昌起義”、“抗日遊擊戰爭”和“勝利渡長江”。

1.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1949年9月30日,毛主席在該紀念碑的祭奠典禮上親自朗讀碑文:“三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三十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從那時起,爲了反對內外敵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歷次鬥爭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這三個不朽,說明了在不同的時期都有愛國志士爲國家的和平穩定、繁榮安康而努力奮鬥,他們雖然犧牲了,但他們的英勇事蹟和優良品格在人民心中長存。

特別是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無數的革命英雄拋頭顱、灑鮮血,只爲給他們的後人爭取一個和平安定的社會。烈士們的事蹟值得我們去緬懷記住,尚還健在的革命英雄更值得我們去關懷愛護。截至2022年,在1955年授勳的開國將帥也僅剩有5名,接下來讓我們進入他們的故事:

張力雄少將

1913年11月21日,他出生於福建省龍巖市上杭縣通賢鄉障雲村燕子塔自然村。在他小時候,正值革命情緒高漲之時,他跟隨着中國共產黨的步伐,積極宣揚馬克思主義的先進思想,全力配合中國共產黨的相關活動,於是在1929年就被批准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再經上級黨組織培養考察,在1931年成功加入中國共產黨。

2.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至此,他開始接受黨組織安排的各項任務,擔任紅12軍34師100團連政治指導員、團總支書記、團政治處主任、團政治委員等,組織並參與了第四、第五次反圍剿活動。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他跟隨着大部隊開始了爬雪山、過草地,長達二萬五千裏的長征轉移行動。在這場長征中,他見到了無數人躺在地下並一睡不醒的悲慘畫面,見識了無數人爲了拯救深陷草地的兄弟而也被拖下去的無奈畫面。直到多年後詢問其這件往事,他還能對當時的場景的歷歷在目,兩眼也不自覺地留下了眼淚。

長征結束與主力軍隊會合後,前往甘肅參加了高臺血戰等戰役。在抗日戰爭時期,他還領導並參加了林南、水林、伏牛山等戰役和開闢豫北抗日根據地的戰鬥。解放戰爭時期,他任中原軍區第1縱隊3旅政委、鄂西軍區第3分區政委、野戰旅政委、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野戰軍特種兵縱隊政治部主任等職,參加了中原突圍、淮海戰役等。

1955年,他被授予大校軍銜,1961年晉升少將。此後的張力雄少將接受黨組織安排,先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原西南軍區炮兵部隊政治部主任和副政委、昆明軍區公安軍第一副司令員、雲南軍區副司令員等。2019年,106歲的張立雄將軍呼籲助力武術入奧。

塗通今少將

與諸多在前線作戰的同志不同的是,塗通今少將是在手術檯拿着屬於自己的手術刀與病魔進行着鬥爭。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他在福建軍區後方總醫院做護工,在工作之餘,他沒有停止學習提高自己的專業技能。於是在1932年,他成功考入江西蘇區紅軍衛生學校,第二年畢業以後被指派到紅九軍團當醫生,跟隨着部隊,他也參加了第四、第五次反圍剿活動和長征轉移行動。在長征這段嚴酷的經歷中,他認識到自己的專業技能和醫學知識遠遠不能滿足戰爭所帶來的傷痛,於是在長征結束後,他進入進入延安中國醫科大學學習,任延安和平醫院主治醫生。

3.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抗日戰爭爆發後,他也一直服務於後方的傷員搶救。毫不誇大的說,他拯救的傷員比戰爭上的士兵擊殺的敵人還多得多。有了如此重大的貢獻成就,他並沒有以此作爲自己晉升的機會,反而是踏實地繼續研讀醫學書籍,因此在1938年,他被批准進入革命的最高醫學學府——八路軍衛生學校,即後來的中國醫科大學,在醫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1942年,塗通今被分配到延安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此時他的專業方向也隨着戰時所需轉變成任外科專科醫生。此後,更是憑藉着一手精湛的醫術,救治傷員病員無數,受到周恩來總理極大的讚揚。

1951年,他聽從黨和國家的安排前往蘇聯學習神經外科。同樣是在全新的領域,他沒有退縮,他憑着刻苦、憑着經驗、憑着長征精神,邊實踐邊上課,出色地完成了神經生理、神經內外科及神經解剖學學業,還掌握了流利的俄語。在1955年之時,他的論文《三叉神經節及其後根腫瘤的診斷和治療》在蘇聯醫學科學院學位委員會上全票通過,成功取得醫學副博士學位。回國後,他將自身所學毫無保留的分享,對國家的醫學事業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1964年,塗通今同志被授予少將軍銜。正如一副慶祝他九十大壽的對聯所說:“塗謀大業紅軍博士救死扶傷功德譽天下,通今博古軍校師長辛勤耕耘桃李滿中華”。

文擊少將

提起這位將軍,我不經意的會想起在影視劇《亮劍》中一個經典名場面:“二營長,你他孃的意大利炮呢?”

4.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這位將軍正好就是以炮而出名。文擊少將在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任晉察冀軍區的相關幹部,後調至直獨立炮兵營任政委一職。後炮兵團先後擴建改名爲延安炮兵學校、東北人民自治軍炮兵學校、東北民主聯軍炮兵學校,他也一直任政委。最後經上級安排,成立了以賈陶爲旅長的炮兵旅,下轄兩個炮兵團,他任東北軍區炮兵縱隊第二團團長,指揮炮團進行解放戰爭中的作戰行動。

5.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1950年抗美援朝,文擊將軍作爲志願軍炮1師師長率部入朝作戰。在一次作戰中,炮師對美軍的坦克進行了數次的精準炮擊,讓坦克在戰爭中沒有任何威脅作用。事後,一名美軍俘虜對他說:“你們是真的厲害,讓我們的坦克竟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你們到底是有多少大炮啊?”文擊將軍聽到後驕傲回答說:“我們當然是厲害啦,不是因爲我們炮多,而是我們知道怎麼將有限的炮火所有壓制力達到最大,這才讓你們覺得我們的大炮無處不在。”一位美軍記者敘述雲山戰鬥時說:“美軍被這銳利的攻勢所震驚,他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戰鬥,這是一場中國式的葬禮!”

戰爭結束回國後,他任宣化解放軍炮兵學院訓練部部長、副院長兼訓練部部長,濟南軍區炮兵司令員。1955年,他被授予解放軍炮兵大校,1964年晉升爲炮兵少將。現在,文擊少將已經104歲高齡,雖然臉上已經佈滿了歲月的痕跡,但依舊是寶刀未老,英氣不減。

楊永松少將

他出生在廣東省大埔縣百侯鎮侯南村一個貧苦家庭。家裏孩子衆多,他排老四,再加上父親因疾去世,家裏負擔實在巨大。儘管如此,他的母親還是將他送往小學唸書。在他8歲那年,受二哥楊鶴松影響及環境薰陶,他加入了學校的童子軍,此時,革命的種子在他心中萌生。

6.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1930年,他在永定縣委參加革命工作。第二年,便參加了紅軍,並正式參與了黨組織的各項工作,他被分配在紅十二軍政治部機關做勤雜及文書工作,被編入紅軍101團,參與了第三、四、五次的反圍剿戰鬥。迫於形勢,15歲的他跟隨着紅軍的步伐開始了二萬五千裏的長征。在這個過程中,許多老兵甚至都堅持不下去,但他靠着自身堅韌的性格和戰友們對他這個小蘿蔔頭的照顧,硬是從這條路走過來了。

後人每當對他提到這件事,他都是滿心辛酸,死亡曾在他面前無數次降臨,誰也不知道這麼一個小小的戰士究竟有多麼強大的意志,或者說究竟是一股什麼樣的革命力量讓咱們的小蘿蔔頭堅持了過來。

抗日戰爭爆發後,他跟隨着戰友們的步伐參加了一起又一起的戰鬥,擊退了一批又一批的敵人,見證了一個又一個戰友的死亡。後來,在組織的安排下,楊永松來到山東分局高級黨校學習,學成之後便前往抗大總校區工作,出任祕書科科長。解放戰爭時期的他,黨組織任命他爲東北民主聯軍政治部副祕書長、第四野戰軍戰車師政治委員,這隻部隊的建設爲中國人民軍隊機械化、專業化、正規化、現代化做出了重要貢獻。

1955年,他被授予少將軍銜,自此,他是最年輕少將之一。他用自己的青春和熱血書寫了祖國的和平安定,青春之歌在他的身上綻放。如今,楊永松也已經有103歲高齡,他依舊在堅持學習,時刻關心黨和社會的發展,一生都在跟黨走。

王扶之少將

他出身在陝西省子洲縣三眼泉樓砭傅家新莊,家裏世代都是農民。因爲家庭的窘迫,他的父親自小就將他帶在身邊前往地主家打工,他也自小成爲了一個放牛娃。稍大一點的時候,他的父親託人將他送去私塾讀書,雖然只有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但卻使他受到文化的啓蒙。

7.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在他12歲那年,延安一帶常有劉志丹領導的陝北紅軍活動,他看到他們對人民,特別是對那些窮苦的勞動人民無私的奉獻與幫助。他感到十分親切和感動。

“我想跟你們到隊伍上,行不行?”十二歲的王扶之突然萌發了當紅軍的念頭。

“你多大了?”紅軍戰士充滿疑問的看着他。

“你看我有多大?”王扶之不知哪來的機靈。

“有十六七了?”

“還真差不多。”

於是他憑藉自己的1米6的身高謊報已經年滿17歲,成功加入中國工農紅軍26軍,當了一名小紅軍戰士。

8.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1935年10月1日,徐海東、劉志丹定下了圍城打援的方案。那時王扶之剛參加紅軍,因爲武器裝備的不足,他就扛着一柄梭鏢衝鋒。營長簡短地給他們明確了任務,全營分三個梯隊,一個梯隊正面進攻,另兩個梯隊兩側迂迴。而王扶之所在的側邊迂迴梯隊大多都是年輕尚輕的戰士。敵人看着他們叫囂道:“底下都是些小娃娃,不成氣候,不用將他們放在心上”。就在他們端起槍繼續射擊時,這羣娃娃兵已經衝到了他們面前,王扶之端着梭鏢直奔一個舉槍的敵人。“繳槍不殺!”王扶之的梭鏢抵着敵人脖子吼道。順便將那把槍奪了過來。自此,他擁有了從軍以來的第一支槍。

假裝已經成年的王扶之就在這邊戰場中摸爬滾打,逐漸成長並建立起了功勳。

抗美援朝時期,王扶之憑藉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所得的軍功,在國家的號召下,毅然決然選擇衝向戰場。

1952年,王扶之出任某師副師長,這隻軍隊在戰爭中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這一天,美軍爲了奪取志願軍的陣地,對其施加了各種大型火力,此時正在洞中商量對策的王扶之被掩埋在了裏面,僅存的三人互相幫助互相鼓勵。終於,在兩隻蒼蠅的“帶領”下,救援的工兵及時找到了他們,他們才得以倖存。

1955年,他被授予大校軍銜,此後,上級黨組織安排他擔任軍參謀長、副軍長兼參謀長,總參謀部作戰部副部長、部長。1964年晉升爲少將軍銜。之後因爲特殊時期的原因,他調被離總參,到山西擔任省委書記。而後在1980年任烏魯木齊軍區副司令員。老將軍自1998年退休之後,便一直在大連休養,身體十分硬朗。

9. 2022年,還剩下5位開國將星健在,最年輕的也已99歲,他們是誰?

歷史是殘酷的,人心卻是溫暖的。

我們會永遠記住老將軍在各個時期的貢獻,如果沒有他們的捨身爲國,或許我們現在還在遭受侵略者的蹂躪,也很難想象,中國如今的發展會是什麼樣子。

不論時間過去多久,只有銘記歷史,才能砥礪前行。曾經的那段歷史雖然屈辱,但我們也不能忘記。“弱肉強食”永遠是這個自然界的生存法則,只有自身足夠強大,纔不會受到外敵的侵略,纔會一直在世界屹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