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真知新座標#

1950年,賀龍率領西南解放軍開赴四川什邡,平叛趙洪文國成立的“中國國民黨反共救國軍”。

同年3月,趙洪文國的部隊被接連剿滅,她本人也被困在當地的一位農民家裏。

情況上報毛主席後,主席對身邊人說:

1.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趙洪文國

“趙洪文國這個老太太,真是冥頑不靈,必須槍斃!”

1950年7月4日,解放軍宣讀完毛主席下達的指示:

“對趙洪文國本人必須即刻槍決,她的家屬中沒有重大過錯的都要釋放。”

71歲的趙洪文國被槍決於四川什邡的公判大會上,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

趙洪文國究竟是何許人也,爲何70多歲了還落得如此下場?

一、積極宣傳抗日

趙洪文國是遼寧省岫巖縣人,是一個文盲,只會寫自己的名字。

日本侵佔朝鮮半島後,將魔爪伸向了中國東北。

趙洪文國她家的土地未能倖免於難,悉數被日寇霸佔,不僅如此,他們還經常打家劫舍,讓村民不得安寧。這讓她對日寇燃起了復仇的火焰。

她發動村民組織聯防,修碉堡,出錢置辦槍械,還把長子趙侗送去牡丹江警察署當警察。

1931年,日寇侵略的行爲不再遮遮掩掩,他們帶着軍隊侵佔了我國東北的大部分土地。

牡丹江警察署署長鄧鐵梅,自發成立“東北民衆自衛軍”。

趙洪文國帶領村民爲自衛軍提供糧餉和彈藥等物資,並和次子趙忠、女兒趙理勇與部分村民組成抗日遊擊隊,用自家積蓄多年的家產作經費。長子趙侗回到家鄉後,因爲當過警察,被村民推舉爲游擊隊領袖。

很快,他們被日寇盯上了,只好轉移到了晉察冀邊區的蔚縣,趙侗留下來繼續抗日。

來到相對安定的蔚縣後,她本以爲可以過上幾天相對平靜的日子。沒想到,日寇侵略的戰火如野火般燒到了這裏,她又被迫帶着家人繼續逃亡。

一天,趙洪文國召開家庭大會,告訴丈夫和兒女們:

“日寇一天不被趕出中國,我們中國人,無論是誰,都甭想過上好日子。”

丈夫和兒女們點頭表示同意。

接着,她對丈夫說:

“我們東北的老家被侵佔了,現在除去你和我這條老命,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失去了吧!我們的大兒子正在老家與鬼子殊死鬥爭,我想組織人抗日。”

丈夫說:

“就你和我這兩把老骨頭也不頂用啊!最多再算上我們這幾個孩子。我覺得還是要召集村民們一起。”

“這正是我想的!”

於是,趙洪文國帶着家人,挨家挨戶宣傳日寇的惡劣行徑,以及東北百姓的悲慘現狀。

最後,她振臂高呼: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還我東北大好河山!”

一時羣情激憤,他們紛紛要求加入趙洪文國的隊伍。

某天,趙洪文國和幾個隊員在一個村子裏宣傳抗日,恰巧日軍進村掃蕩。眼看寡不敵衆,她只能避其鋒芒,躲在路旁的草垛裏。日軍發現了她,他們對這樣一個走路都費勁的老太婆沒有興趣,理都沒理就走了。

村民們得知後,嘲諷她:

“你就是個把牛皮吹上天的老太婆,懂什麼叫打仗?”

2.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雙槍老太婆

趙洪文國沒有理會他們,依舊進行着自己的抗日活動。

傍晚時,她帶着村民往鎮外跑,一處小山丘旁有一道微光,緊接着跑過來日軍3個騎馬的哨兵。

她二話不說,從腰裙下掏出兩支毛瑟手槍,三下五除二解決了前面的兩個哨兵,第三個聽到槍聲快馬加鞭逃走了。(因爲這標誌性的雙槍,她後來被宣傳爲“雙槍老太婆”)

見識到她高超的槍法,村民們佩服不已,鎮上有200多個村民加入到她的隊伍中。

長子趙侗的游擊隊進入山東山區後,武器彈藥緊缺,爲了給兒子籌措經費,她乘火車到了武漢。

在武漢,她看到國民黨官員竟然還在花天酒地,置人民於水火而不顧,她怒吼道:

“他們肯定知道前線士兵是如何犧牲的,不用人專程貼在他們耳邊再講一遍。可在廣大的農村地區,還有很多人不知道這些事情。爲什麼這些官員可以堂而皇之地躺在豪華的房子裏接受僕人的照看呢?他們難道沒有心嗎?”

因爲趙洪文國的事蹟,受到了各個報社的爭相報道。她到達武漢後,被積極抗戰的人士熱烈歡迎。

1937年7月,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工作的郭沫若,安排她與日本反戰作家綠川英子見面。

她對綠川英子說:

“以前,丈夫殺雞我都不敢看,可是在你們的侵略下,我被磨練成了一個雙槍老太婆,能帶兵、能打仗……中日是鄰國,理應和睦相處,不該欺辱中國人。

希望你回去對你們的軍官說,這樣欺負人是不對的,是要遭天譴的……孩子,你要記住中國五千年都沒有被打倒,是因爲我們有強大的毅力。

我們雖然沒有飛機大炮,可我們有菜刀、鐮刀、柴刀,即使我們拼到只剩下一個人了,也絕不會放棄將你們趕出我們的土地……”

綠川英子在文章中讚揚趙洪文國:

“她是一個令人敬佩的中國奶奶,中國之所以沒有被軍國主義打垮,是因爲背後站着無數像她這樣的偉大母親,默默將她們的孩子送入戰場,所以中國不會滅亡,日本軍國主義不會得逞!”

1938年8月17日,《新華日報》專訪趙洪文國。

她對記者說:

“這兩天,在武漢看到的場面使我非常難過,是精神上的那種,昨天我在輪船上遇到一位婦女,她說要逃去湖南或者貴州。我想這人難道不知道如果國家沒了,逃到哪都沒用嗎?國都要亡了,有些人還在考慮自己。我希望所有人都準備起來,動員起來,多一個人出力,咱們就能多打死一個鬼子。”

1939年,陶行知邀請趙洪文國,到嘉陵江三峽鄉現身說法,宣傳徵兵活動。

4月3日,趙洪文國在迎接她的歡迎會上,口若懸河,講述了她組織游擊隊、帶領游擊隊開展抗日活動等事蹟。在談到徵兵問題時,她說:

“我知道每一位父母都不願讓子女上戰場,都希望將子女保護在自己身邊,可是有用嗎?沒有用!鬼子的飛機大炮是不長眼的,一聽到空襲警報,踩死嚇死的都不少。爲什麼不能去前線與鬼子拼刀拼搶,死得有意義一些呢?我的大兒子就在前線呢!”

3.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陶行知

陶行知在他的《陶行知日誌》寫道:

“中國有4500多萬老太,倘若人人都有趙老太太的精神,中國必不會亡!”

二、投靠蔣介石

趙侗是趙洪文國的驕傲,他早在“918”事變爆發後,就加入了“東北民衆自衛軍”。入關後又加入了八路軍。在戰場上,他也確實勇猛,立過不少大功。

但趙侗這個人很狂妄,心氣很高,總想着脫離八路軍中央的控制,與國民黨關係曖昧,中央多次給他做工作,可他不悔改。

一次,趙侗所在的第五支隊集體脫逃,大隊長被勸回來了,他本想回去把隊員追回來,在路上卻被他們打死了。

1939年,趙侗就帶着這十幾個人跑到了國民黨當時的陪都重慶。國民黨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對他們忠心耿耿的焦點人物,自然要大肆包裝一下他,將他在敵後抗日的事蹟登在報紙上、發在電臺上。

最後,話鋒一轉,說他是在八路軍內部受到排擠,不能獨立作戰,發揮不了才能,所以才投靠國民黨的……

蔣介石非常稀罕趙侗,任命他爲“國民抗日軍”總司令,爲他配上了電臺、機要人員以及美式武器,讓他重返華北,牽制八路軍,破壞共產黨的敵後根據地。

這批人潛回華北後,在石家莊以北的某個地方,遇上了賀龍帶領的從河北迴山西的120師。趙侗仰仗着蔣介石給他的美式武器,偷襲120師先頭部隊。

賀龍當然不會給他好果子喫,命令部隊回擊,毫不費力就把趙侗和他的部隊消滅乾淨了。

抗戰勝利後,爲配合內戰,蔣介石將這件事告訴了趙洪文國,挑撥她與共產黨的關係,她確實中了蔣介石的圈套。蔣介石趁熱打鐵,任命她爲“晉察冀剿共司令”。

來到山西,她繼續發揮自己擅長的宣傳攻勢,再利用蔣介石給她的錢款,吸收了大量反對共產黨的散兵遊將和國民黨舊部,在晉察冀邊區大肆破壞共產黨建立的新政權。

此時,人民解放軍勢如破竹,將國民黨軍隊打得節節敗退,蔣介石的統治土崩瓦解,原本依附於他的軍隊自然也是東逃西竄,其中就包括趙洪文國的“剿共部隊”。

共產黨曾多次派人去和她洽談起義事宜,勸她保住自己抗戰時期的英雄形象,迴歸正道。

可她思想頑固,大罵共產黨的勸降人員:

“少在我這兒挑撥離間,共產黨的路數我門兒清!”

1949年,她跟隨國民黨第16兵團餘部,逃往四川,想效仿劉備,在巴蜀之地擴充勢力反攻中原。

蔣介石在撤退臺灣前,給她送了一份手諭:

“預祝趙老再立新功,發揚游擊隊精神。”

她在重慶自封爲“總統府留守”,後又自封“反共大司令”。

當時,16兵團司令董宋珩見形勢對自己不利,對趙洪國文說:

“趙老,共軍已經兵臨城下,我們沒有退路,不如起義?”

趙洪國文斥責道:

“委員長對我如再造父母,我豈能棄他於不顧?”

董宋珩無奈,只好率部回到駐地什邡。

解放軍挺進四川后,又派人向她勸降,她一意孤行,甘願落草爲寇。

十六兵團被解放軍收編後,她只好逃進深山老林。

三、威脅新政權

4.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蔣介石

敗退臺灣的蔣介石始終沒有放棄“反攻大陸”的想法。他通過電臺、廣播“遙控”指揮潛伏在大陸的特務活動。

趙洪文國自願成爲他的棋子,在她隱匿的天台山三家溝散發《趙老太太告四川父老同胞書》,文中咒罵共產黨的方針政策與主要領導人,幻想美國盟友幫助蔣介石實施反攻。

1949年12月27日,成都和平解放。

一個多月後,成都市的龍潭寺發生暴亂,川西匪患應聲出動。

趙洪文國認爲時候到了,她以蔣介石親命大官的身份,對前來投靠的土匪隨意封官,至少有100多人自稱是趙老太手下的“司令”。

他們盤踞在什邡縣三合鄉紅白場一帶,佔山爲王,企圖以此爲根據地建立反共基地,煽動雲西起義部隊124師、302師叛變。

1950年2月,趙洪文國成功策反16兵團302師,公開在紅白場舉起“反共”旗幟,張貼反共標語:

“歡迎游擊隊之母趙老太!”、“歡迎反共救國軍總司令趙老太!”、“堅決將共匪趕出四川!”……

趙洪文國的“反共總司令部”設置在紅白場齊天宮內部。司令部成立突擊總隊,下設一個警衛營和四個大隊。成立這天,趙洪國親自任命了各個大隊的隊長。

他們在什邡縣邊區大肆破壞,攻佔了幾個區公所。

趙洪文國部下殺害農會工作人員20多人,指揮坑殺10多名徵糧隊員。

她手持雙槍,不可一世地走在大路上,大聲疾呼:

“鄉親們,快起來保衛抗日勝利的果實了,不要讓它被共匪搶走了。……趕走共匪,還我民主主義,強盛我中華民族……”

302師被趙洪文國策反後,團長賈紹誼、參謀長劉兢生持槍逼迫師長張子完上山投匪。張子完反對,帶警衛員悄悄逃跑,警衛員爲掩護他逃走被賈紹誼開槍打死,張子完順利回到了什邡縣城。

叛軍接着將解放軍派去的十多名軍事代表,綁到桑棗園集體槍斃。其中,軍事正代表張路平被叛軍槍斃後,屍體被拖到一個化糞池前用刀剁成數塊。

副代表陳文高被綁在古廟門口的石柱上,他們拿槍指着他的腦袋,逼迫其投降,陳文高大呼:

5.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毛主席

“毛主席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

匪徒惱羞成怒,用刺刀捅破他的腦袋,他壯烈犧牲。

川西軍區命門國樑指揮茂(縣)溫(江)綿(陽)三分區聯合剿匪,趙洪文國流竄到茂縣、什邡縣、彭縣三縣交界的山區繼續作亂。

經過1月27日到2月24日清剿行動,趙洪文國的司令部被搗毀,擊斃、擊傷匪徒1000多人,俘虜3000多人,可惜趙洪文國趁亂逃跑。

後來,清剿部隊從被俘虜的匪徒口中得知,趙洪文國逃到了紅廟子。

趙洪文國反偵察能力很強,逃進一余姓村民家裏,並用金錢誘惑他提供藏身之地。余姓村民迫於無奈,將她帶到自家水巷溝內。

水巷溝除漲水外,基本沒有水,躲在裏面的趙洪文國,暫時沒有被搜捕人員發現。但解放軍沒有輕易放棄,他們認爲趙洪文國年紀大行走不便,一定沒跑遠。

於是,他們封鎖所有通往外邊的路口,展開地毯式搜查,同時發動羣衆,積極聽取各方信息。

3月2日,紅廟鄉連長何建基到紅白廟記錄傷亡情況,在余姓村民家中看到了一個醫藥箱,裏面放着趙洪文國的照片數張,即刻對該村民產生懷疑,何建基下令包圍他家,對他展開盤問。

余姓村民說話時,不敢直視何建基,說話磕磕絆絆:

“是……我從……街上撿來的。”

剛說完,又推倒前面的話:

“別人……丟在這的吧!我不清楚……”

何建基沒心思和他胡扯,叫人看住他,帶領戰士詳細搜查。住房區沒有找到人,最後何建基盯上了一座孤立在院中的高樓。高樓沒有梯子,上不去。

何建基叫戰士去別家借來長梯,沿着附近村民的房頂摸索進入。在這個漆黑的高樓裏,他們找到了一位70多歲的老太婆。她頭上罩着一塊白布,身上穿的衣服和村民們一樣。她還蓋着棉被,神情疲憊,看到戰士們上來了,也是沉默不言。

何建基拿出照片比對,確認她就是悍匪趙洪文國。

他問道:

“你是趙洪文國對嗎?”

6.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趙洪文國

趙洪文國無言以對,只能承認。

她知道何建基曾經屬於國民黨第16兵團,仍想做最後掙扎:

“何長官,看在咱們曾經一個陣營的,就放我一馬吧!我把私藏的財寶都告訴你!”

何建基義正言辭地說:

“別想拿金錢賄賂我,門都沒有!”

趙洪文國見他不喫這一套,索性擺爛了:

“我堅決不跟你走,除非你現在槍斃我,帶着我的屍體去邀功領賞。”

何建基只好放下剛纔的態度:

“行,我幫你祕密離開這裏。”

說罷,他要趙洪文國穿上便衣,假裝帶她離開。

他們帶着她於當天晚上離開紅白廟場,前往綿竹縣人民政府,後又將她扭送到兵團司令部。

幾天後,兵團用十幾輛卡車,把她送到成都軟禁。

趙洪文國被俘後,共產黨依舊試圖感化她。

首長親自下令:

“一、要保證她正常的生活,並儘可能優待;二、必須派人24小時監視她,防止她自殺;三、一定要對她做好思想工作,勸她的兒子和匪徒部下,放棄抵抗即刻投降。”

她被安排在一個四面都有圍牆的院子裏,除了門口有士兵看守外,她可以在院子裏的所有房間來回走動。

爲了照顧她的情緒,部隊選派了幾名思想堅定,且能說會道的女同志和她同住,輪流給她做思想工作,照顧她的生活起居。

剛開始,她一言不發,給她送的飯,一口不動。漸漸地,她餓了會主動要求喫飯。負責照顧她的同志,基本上是有求必應,想喫啥就讓廚房做。

還給她送來報紙、毛主席語錄,她把這些丟一邊,說:

“休想用這種書籍腐化我的思想,你們白日做夢!”

期間,敵工部韓彩雲同志反覆給她做思想工作,給她解釋共產黨的方針政策:

“解放軍纔是人民政權,蔣介石矇蔽了你的心智,企圖讓你成爲他的殉葬者。你沒必要和他同流合污,叫你的兒子都投降人民政權吧!這樣才能保他們周全。你也不想讓他們被解放軍槍斃吧!”

趙洪文國提出:

“我要見賀龍總司令。此外,你們還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什麼條件?”

“第一,給我山上的部隊每人發一雙鞋;第二,給我的部隊劃出一塊地盤;第三,放我回去管理他們。”

韓彩雲同志說:

“第一、第二條我們還可以考慮,第三條你想都不要想,我給你3天時間,寫信給山上的匪徒要他們投誠。”

趙洪文國執迷不悟,3天過後一個字都沒寫。

3月29日,解放軍將她兒子趙連仲生擒活捉,她的部下被全部剿滅。

法院審判期間,她說如果能出去,要開一個衣服加工廠,請共產黨當政委。在監獄等待判決時,還想通過“封官”,討好看守戰士。

她不想被槍斃,但當地人民羣情激奮,給毛主席寫信,請願槍決她,特別是被她殘忍殺害了親人的老百姓。

7.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毛主席

毛主席收到請願後,親自下令:

“對趙洪文國本人必須即刻槍決,但要善待她的家屬,她的家屬中沒有重大過錯的都要釋放。”

7月4日,趙洪國文被押赴什邡縣公判大會執行死刑,時年71歲。

8. 50年毛主席下令槍斃一老太太,當地人民直呼主席高明,這是爲何?

圖|趙洪文國被押赴刑場

當地人民歡呼雀躍,大喊:

“毛主席高明!”

事實證明,站在人民的對立面,無論之前有多大貢獻,如果依舊執迷不悟,最終都會受到人民的審判。

經統計,在她叛亂期間,殺害的解放軍、政府工作人員和不願與她同流合污的羣衆300多人,焚燬房屋200多間,搶走百姓糧食更是不計其數。

. END .

文:苟日新

編輯、排版:小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