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1935年1月,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利,部隊轉移到貴州遵義。

前有堵截,後有追兵,此刻紅軍已經到了危急存亡的重要關頭,爲了挽救中國革命的種子,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臨時決定,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

會上,毛澤東做了重要發言,他既總結了第五次反“圍剿”失利的原因,又提出了新的戰略戰術。

毛澤東的發言過後,原本應該熱烈討論的會議室,此刻卻陷入了沉寂……

1.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突然,會場內響起了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

“我完全贊成並堅決支持毛澤東同志的意見!”

自此聲後,原本沉寂的會議室裏也開始不斷地傳出“我也同意”的聲音。

最終在大多數人的同意支持下,毛澤東同志的方針被採用,紅軍也在毛澤東同志的正確領導下成功的突破重圍、走向勝利。

“是他投出了關鍵性的一票!”

毛澤東同志在之後回憶遵義會議的時候多次對旁人這樣說。

“他”究竟是誰?這“關鍵性的一票”又是怎麼被投出去的?

心繫於黨的多次“吶喊”

1935年1月15日,在紅軍剛剛經歷了湘江戰役等慘烈戰鬥損失慘重的情況下,“左”傾冒險主義卻依然堅持要剩餘不多的紅軍北上湘西和國民黨“硬碰硬”。

爲了挽救處於生死存亡之際的紅軍,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了緊急會議。

結合此前第五次“反圍剿”行動失敗的根本原因,會議中心主旨定爲:糾正“左傾”錯誤指導,恢復毛澤東軍事指揮權,走正確指導路線。

那麼要想真正地瞭解遵義會議的主旨,我們就先得從第五次反“圍剿”說起。

1933年9月,蔣介石自任總司令,率領100萬軍隊,調令200架飛機對中共發動第五次圍剿戰爭,準備徹底掃滅中國共產黨中央革命根據地。

2.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擁有百萬大軍的蔣介石,深知其在軍事力量上的優勢。於是在步步緊逼的情況下,瘋狂地在革命根據地周圍修建堡壘,數量高達三千之多。

蔣介石採取“堡壘推進,步步爲營”的戰術,準備逐步消耗紅軍的力量,從中一步步找到紅軍主要力量所處之地,以此來達到徹底消滅紅軍的目的。

在知曉蔣介石的所作所爲後的毛澤東,自然明白了蔣介石的意圖。

儘管此時毛澤東在軍事上已經被“左派”王明等人架空,但他仍然心繫於黨,多次向黨中央提出建議:面對如此強敵,要採取積極防禦,誘敵深入的戰略方針

3.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但此時的王明等人仍固執己見,在明知蔣介石所帶領的敵軍數量是紅軍數量的十倍之多時,大喊“禦敵於國門之外”的錯誤口號,堅持採取激進的冒險戰略,致使紅軍屢戰屢敗,大受挫折。

果然,在蔣介石發動第五次“圍剿”的當月月底,中央蘇區的大門黎川就失守了。

4.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1933年11月20日,在蔣介石仗着人數優勢,“圍剿”着正“起勁”的時候,國民黨內部矛盾激化,蔣介石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火力鎮壓提出“反蔣抗日”的蔣光鼐等人。

5.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得知此消息的毛澤東,立馬意識到這是一個好機會。

他多次向在中央蘇區主持工作的李德,博古等人提出建議:

“應改變此時的戰略政策,變防禦爲進攻”

“在向其他沒有堡壘的地方尋求作戰機會,同時出動紅軍主要力量,突進至以浙江爲中心的蘇浙贛皖地區去”。

可此時的李德,博古等人,卻並不考慮當時的實際情況,依舊照搬蘇聯紅軍的“城市包圍農村”的作戰政策,派出紅軍在正面與國民黨軍隊相抗衡。

並說毛澤東是農民暴動出身,只知道打游擊戰,不懂什麼叫大兵團作戰。

毛澤東因此被氣得仰天長嘆:紅軍在這種無知之輩的帶領下,必定會一敗塗地。

6.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1934年4月,調轉火力的蔣介石憑藉數倍於紅軍的軍隊,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迅速地佔領了廣昌等地,火力直逼瑞金,中央革命根據地危在旦夕。

在此期間,毛澤東又多次向李德、博古等人提出建議:如果國民黨是一支隊伍發起進攻,那麼就避開其隊伍的先頭部隊和後續部隊,只打其中的接應部隊;如果國民黨隊伍是多支隊伍同時發起進攻,那麼就集中火力攻其側面的一隊,這樣國民黨的圍剿行動必然失敗。

7.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面對毛澤東的數次建議,剛愎自用的博古、李德等人,依然堅持“左傾”路線,與國民黨正面抗衡,甚至做出主動進攻的決定。

病榻上的談論

1934年9月,在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原本堅持冒險主義“左傾”派變成了逃跑主義,紅軍被迫開始萬里長征。

8.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彼時的毛澤東剛剛大病初癒,加上對紅軍生存命運的擔憂,身體十分的虛弱。因此在長征途中,不得不躺在擔架上。

也正因如此,他在這兒遇到了因爲在第四次反圍剿行動中被敵機炸傷,從長征開始就一直躺在擔架上的王稼祥。

王稼祥從第五次反圍剿中,尤其是廣昌戰役後,就清楚地發現李德、博古等人的軍事指揮是錯誤的。

此前,紅軍即將轉移時,李德等人曾以王稼祥受傷養病爲由,想將身爲軍委副主席和總政治部主任的王稼祥留在當地老百姓家中,毛澤東極力替王稼祥爭辯,讓王稼祥隨紅軍一起踏上了長征之路。

對於這件事情,王稼祥對毛澤東心存感激。

9.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因此,在二人在碰到一起的時候,王稼祥便有意無意地和毛澤東談論的當下的局勢。

毛澤東提出,第四次和第五次反圍剿之所以失利,就是因爲中共內部的政治分歧,和軍事分歧,此話一出,王稼祥便覺得他們對當下局勢的看法高度相同。

於是,二人便時常在一起談論政事。他們在行軍途中談,在喫飯的時候談,在休息的時候談。

通過這些交談,王稼祥越來越佩服毛澤東的政治軍事思想,尤其在毛澤東分析談論廣昌戰役之所以慘敗是因爲:“我們的戰爭,是在中國,是在革命根據地,但李德等人卻依舊對在外國學習的軍事戰略進行機械搬用”,王稼祥更覺如遇知己

“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王稼祥激動地對毛澤東說道。

可此時在經歷了之前無數次“吶喊無聲”的毛澤東,覺得自己在軍事上已經沒有了話語權,於是自嘲的對王稼祥道:可惜的是,我現在在軍事上已經沒有了發言權。

對此王稼祥回道:未必,我和政治局很多的同志都對此進行過交流,他們很多人,都很贊同你的看法。

談至最後,王稼祥表示,之後他會跟更多的同志交流毛澤東的想法與建議。

此後不久,王稼祥便找到當時身兼數職的老同學張聞天,向張聞天詳細地講述了毛澤東的主張。

10.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張聞天聽後明確表示同意毛澤東的觀點,在瞭解到毛澤東的想法之後,張聞天也開始利用行軍和休息的時間與毛澤東、王稼祥進行交談。

就這樣,原來的“二人行”變成了“三人行”。

在這期間,毛澤東也與周恩來,朱德進行了交流,也得到了他們的支持。

正巧這時王稼祥的舊時好友、當時的中央軍委聶榮臻因腳部化膿,也隨中央縱隊一同前行。

王稼祥知曉後,很快便找到了聶榮臻,向他轉述了毛澤東的主張後,王稼祥便直截了當地指出,必須將博古和李德的軍事指揮權撤掉,改組領導團隊,最好是由毛澤東指揮。

11.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聶榮臻聽罷爽快地說:“完全贊成,我也早就有這個想法了。”

1934年12月10日,紅軍進入通道縣內,李德、博古等人,在完全不考慮紅軍兵力折損的實際情況,仍然要採取“左傾”的冒險主義,堅持要北進湘西與二、六軍團會師,然後對數倍於己的國民黨軍隊發起進攻。

戰爭即將開始,3萬多將士該何去何從?!

1934年12月12日,生死存亡的關頭,中央在通道縣內召開了緊急會議。

12.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會上毛澤東提出避開敵人軍事力量強的地方,放棄北進湘西改爲西進貴州,從敵人軍事力量薄弱的地方,着手尋找開闢新的根據地。

建議一經提出便得到了周恩來、朱德、王稼祥、張聞天等人的支持,毛澤東的建議也在會議上被通過。

隨後,紅軍兵分兩路,一路從通道縣進入靖州縣隨後進入貴州;一路從通道縣進入貴州的洪州,隨後進入黎平。

1934年12月18日,在緊急會議召開後沒過幾天中央又在黎平召開了政治局會議

13.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這次會議,主要是爲了繼續討論紅軍戰略行動方向問題。

毛澤東就之前在緊急會議上提出的觀點,做了進一步的闡述。他的主張遭到了“左傾”派李德等人的反對。

但由於毛澤東的主張得到了王稼祥、張聞天等人的贊成,加上主持這次會議,負責作戰指揮的周恩來也表示了贊成,會議最終採用了毛澤東提出的新的行動方針。

正是因爲毛澤東提出的行動方針的被採納,使得蔣介石想要在湘西團滅紅軍的計劃落空。紅軍才避免了重大損傷,一舉突破烏江,進而佔領遵義。

會議上的力挽狂瀾之聲

14.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1935年1月15日,扭轉了黨和紅軍、改變了中國革命歷史命運的會議——遵義會議,如期召開。

按照會議議程,首先由博古對第五次反“圍剿”戰爭進行總結報告。

他在總結紅軍失利的原因時,將其歸咎於“敵強我弱”等客觀因素上,並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指導,纔是根本原因。

而接下來的周恩來,在作“副報告”的時候,將戰爭失利的原因歸於錯誤的軍事領導上,由於他是軍事領導人之一,所以他主動承擔了責任。

緊隨其後的張聞天也作了報告,矛頭直指“左”傾錯誤。

緊接着毛澤東作了重要發言,他通過結合之前四次反圍剿成功,全面透徹地分析出第五次反圍剿之所以失敗,正是由於錯誤的戰略戰術指導造成的。

毛澤東的發言,有力地批判了“左”傾冒險教條主義的錯誤。

會議至此,出現了完全相反的兩種思想觀點和方針路線,嚴肅而深刻的黨內鬥爭完全地被擺上了桌面。

在這個時候,做第一個出來發表自己觀點的人確實很難,因此此時的會議室內鴉雀無聲,氛圍緊張。

“我完全贊成並堅決支持毛澤東同志的意見!”

擲地有聲的一句話響徹了氛圍緊張的會議室,一時間會議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王稼祥。

15.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在王稼祥鮮明地表示支持毛澤東的同時,他還指出了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就是有些人在脫離實際情況下的瞎指揮。

聽到這兒,李德立馬抬起頭瞪着王稼祥,因爲他知道王稼祥是在說他。

不過王稼祥並不在意,他直接點名李德等人,指出導致紅軍和黨處於如此境地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李德等人不願接受黨內正確意見導致的。

同時,王稼祥鄭重地提出了改組指揮機構,由毛澤東參與軍事指揮,取消李德博古的軍事指揮權的建議。

王稼祥這段擲地有聲的發言,正是引起後面層出不斷支持聲的關鍵。

在王稼祥發言結束後,朱德、彭德懷、劉少奇、陳雲等人也紛紛表達了對毛澤東的支持與對“左”傾冒險主義的批判。

16.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毛澤東之後在回憶起遵義會議時,也多次說道:“王稼祥是最早支持我的,遵義會議上沒有他不行,是他投了最關鍵的一票”

在擁護毛澤東正確指導呼聲不斷的情況下,李德、博古的軍事指揮權被取消,中共中央也終於結束了長達4年的“左”傾錯誤路線統治。

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紅軍和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成功地挽救了此時已經“命懸一線”的黨和紅軍,是中國革命生死攸關的轉折點。

隨後,紅軍在毛澤東的正確指導下,順利走完長征路,使得革命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

在此期間,中共也鑄就了“長征精神”。

“走好自己的長征路”

17. 1935年遵義會議上,是誰投下了關鍵一票,確定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

什麼是長征精神?它是毛澤東在被排擠被邊緣化後仍堅持爲革命考慮的“吶喊”精神;是毛澤東,王稼祥在病榻上也心繫於革命的“大家”精神;也是王稼祥在衆人都沉寂無聲時,勇於作第一人的“打破”精神。

當然長征精神不僅僅只有這些,我們要學習還有很多。正如我們當代的領導人所說:“我們每代人都有每代人的長征路”。

我們在學習長征精神的同時,還需要結合新的實際,傳承好、弘揚好長征精神的精神,走好我們每代人自己的長征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