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1.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 | 陳獨秀

文|史料友記

編輯|史料友記

1942年5月27日,那個曾爲無數有志青年指引革命方向的先輩陳獨秀,在貧困交加的情況下,於四川江津的一所石牆院內病逝。

他曾在早期革命時期做出巨大貢獻,在他臨終前,心中最放不下的,便是那個比他小29歲的第三任妻子潘蘭珍。

在病重彌留之際,他對潘蘭珍女士留下遺言:在我死後,你若遇良人,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你定要切記……

2.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 | 潘蘭珍

陳獨秀病逝第4天,西門外的一個小山莊內正在爲他舉辦葬禮。

然而這場葬禮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都令人深思。

首先,晚年陳獨秀生活十分貧苦,生活所迫之下曾賣掉大衣換取零碎錢財。但在他去世之後,卻意外收到了全國各地的資助,短短几天就湊出了三萬多的喪葬費。

其次,晚年陳獨秀居住的地方十分偏遠,從城裏到他住的地方路程就得六個多小時,所以此前很多想要拜訪他的人都會因路途遙遠而放棄。而如今在他的葬禮上,竟來了上百餘人,場面甚是浩蕩。

再次,晚年陳獨秀政治上無地位,軍務上無權利,對國內局勢也無法左右。但就算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葬禮上還是來了許多國軍特務,這些人意圖驅散送葬隊伍,不想讓此事帶來太大的影響力。

綜上所述,這場葬禮說明了兩件事。

第一,儘管他領導的五四運動已過了23年,但社會中還是有衆多思想先進青年敬他愛他;

第二,哪怕他已經去世,卻仍讓一些宵小之徒感到懼怕。

送葬隊伍人數衆多,分爲兩派暗自針鋒相對,在這種情況下,肯定沒有人會關注到隊伍前方的一位中年女子。

3.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她便是潘蘭珍,陳獨秀的第三任妻子,那時的她剛剛34歲,比陳獨秀小29歲。

陳獨秀的第一任妻子名叫高大衆,是家族包辦的婚姻,她曾爲陳獨秀生育4個孩子,兩人由於沒有共同語言和觀點,最終漸行漸遠。

第二任妻子名叫高君曼,是前任妻子同父異母的妹妹,高君曼容貌豔麗,性格開朗,接受過高等教育思想先進,與陳獨秀一拍即合,陪伴他度過了人生中最輝煌的時期。

第三任便是潘蘭珍,她長相普通,出身貧苦,但卻陪伴陳獨秀走過了人生最淒涼的時期,是他臨終前,最放心不下的女人。

那麼她究竟有什麼魅力?

又是如何和陳獨秀走在了一起呢?

在陳獨秀臨終之前,對她叮囑那件事,又是什麼?

4.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 | 高君曼

所以今天我們要講述的,便是一位才子和平凡女子一段相愛相伴相守的故事。

1908年,潘蘭珍出生於江蘇通州餘西鎮的一戶貧苦人家。

在她4歲的時候,家鄉遭遇天災,爲了活命她跟隨父母逃荒來到上海。

她的父親在碼頭做苦力,母親帶着年幼的她四處撿破爛。

跟許多外鄉來到上海的姑娘相同,爲了補貼家用,剛13歲的她便進入一家紗廠做童工。

即便是這樣,一家人的生活依舊十分艱苦,喫不飽也穿不暖。

但不管生活多難,她依舊選擇接受。

可是命運就是如此折磨人,在她17歲那年,不幸被一個流氓工頭強暴,還懷上了孩子,只是孩子出生後不久便夭折了。

面對惡人的不斷騷擾,爲了生存,她選擇離開了紗廠,去往另外一家菸草公司打工謀生。

5.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1930年,22歲的她在石庫門附近租住了一間房,獨自生活。

某天,一位姓“李”的鄰居搬到了她的隔壁,引起了她的注意,因爲這位“李先生”與那些三教九流之人大有不同。

他看着有50出頭,穿着一身長衫,溫文爾雅,知書識禮。

平時在巷子中鄰居相遇,行爲舉止都十分和善,長此以往,周圍的人都對他印象深刻,只要相遇就喜歡與他攀談上幾句。

這位“李先生”便是陳獨秀,而此時的他正處於人生最落寞的時期。

在家庭上:曾認爲可以與他相伴一生的愛人高君曼離他而去,一直以來寄予希望的兩個兒子也慘遭敵人殺害。

在事業上:往日一起爲革命而奮鬥的李大釗先生壯烈犧牲,沁入他一生心血的《新青年》停刊,曾經志同道合的胡適也與他分道揚鑣。

此時的他只剩孤身一人。

6.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 | 李大釗

以至於爲何要以別名生活,那是因爲當時身處險境,國民黨爲捉拿他懸賞重金3萬大洋。

一段時間下來,潘蘭珍發現李先生生活十分簡樸,身上的衣服也常常破舊,身體狀況好像也不是很好。

出於關心,潘蘭珍想要多幫助一下他,除了時常關心問候之外,還會給他送去溫熱的飯菜。

慢慢地,心情落寞的陳獨秀,被這個女子的善良所感動,也非常同情這個女子的遭遇,就這樣,兩個孤獨的靈魂互相吸引,漸漸相融。

相差29歲的他們確定關係後,就住在了一起。

潘蘭珍白天去廠子裏上班,回到家中便細心地照顧丈夫陳獨秀。

空閒時間,還會教她認字、讀詩。

潘蘭珍並不知道丈夫平時日日撰寫稿件是何用處,也並不在乎,因爲她只想要和這位李先生有一個溫馨小家。

就這樣過了時間過了兩年,潘蘭珍發現自己始終沒有身孕,她覺得自己可能今生都無法生育,便請求“李先生”去領養一個孩子。

陳獨秀沒有拒絕,於是他們從外面領養了一個女兒,起名爲潘鳳仙。

一家三口一直以來生活都十分平凡。

7.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有天,潘蘭珍帶着女兒回孃家探親,可等她再次回來,家裏卻空無一人。

她找遍了周圍的很多地方,但始終不見他的身影,漸漸地,潘蘭珍絕望了。

此時她並不知道“李先生”的真實身份,因爲在那個年代,女人被拋棄的事情時常發生,所以她認爲自己是被拋棄了。

潘蘭珍從他的言行舉止方面,也是能感覺得到他並非普通人。

然而1932年10月的某天,她無意間從報紙上關注到一條信息:陳獨秀被捕。

陳獨秀是誰,她並不知道,可是下面配的一張照片卻讓她十分錯愕。

潘蘭珍心想:這人不是就拋棄自己的“李先生”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張報紙上!

冷靜下來她明白了,原來自己這麼多年來敬重的丈夫,便是那個革命引領人陳獨秀!

她也終於想通爲何這麼長時間以來,丈夫從不願意提及自己的身世,平日裏常常撰寫稿件。

與此同時,陳獨秀已經從上海被押往南京,獄中的他雖然十分思念妻女,但也不再抱有今生還能相見的希望。

8.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他心中有愧,一直以來都以假名字與妻子相戀,如今還是一個被人痛恨的罪犯,他想就算能夠活着出去,又有何臉面與她相認。

但是他終究是小瞧了潘蘭珍這個女人。

得知事情真相的潘蘭珍,當即辭掉了手上的工作,將女兒送到母親家照顧。

她獨自一人踏上了前往南京的列車,爲了可以見到他,潘蘭珍費盡心思找了許多關係求了許多人。

當她帶着一盒熱飯進入監獄見到陳獨秀的那一刻,已年過半百的陳獨秀淚如雨下。

陳獨秀說道:“你別再來了,快回上海去吧,在那裏你最起碼還有份工作,我在監獄裏什麼也給不了你了。”

聽到這番話的她沒有回應,只是輕輕地搖了搖頭。

陳獨秀萬萬沒有想到,潘蘭珍並沒有離開南京。

在她離開監獄之後,便在附近租住了一間房,只爲可以守着他。

9.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此期間,國民政府中有一人曾是陳獨秀的學生,學生見潘蘭珍生活貧苦,爲了照顧她,便提出讓她搬到自己家中暫住,可是卻被潘蘭珍拒絕了。

因爲她不想借陳獨秀的名聲來獲取舒適的環境。

這件事被陳獨秀知道後,對她更是刮目相看。

那些日子裏,潘蘭珍在外面做零工維持生計,只要一有時間便會去監獄內給他送去熱菜熱飯。

正所謂患難見真情,潘蘭珍的堅持讓陳獨秀十分感動。

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五年的時間。

獄中他好在有潘蘭珍的照顧,所以身體並無大礙。

1937年,在外界多重施壓之下,陳獨秀得到釋放,在他出獄後,爲了不再讓潘蘭珍飽受非議,當即對外宣佈:我與潘蘭珍已正式結爲夫妻。

雖然沒有正式的婚禮,但是現在的潘蘭珍已心滿意足,多年來承受的辛酸和委屈,在那一瞬間都已煙消雲散。

其實陳獨秀出獄後,原本是有多種選擇的,並且以他的才能,完全可以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老蔣還曾向他拋出10萬元的經費,意圖想要收買人心。

但最後卻被陳獨秀拒絕了,他寧願窮困潦倒度此餘生,也不願屈服於權貴。

10.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1938年8月,他帶着妻子幾經周折,來到了四川江津投奔曾經的一位有人鄧仲純。

可就在他們到達江津的頭一天,便吃了閉門羹,原本他們相約在港口相見,可誰知下了船,許久都未見友人前來。

根據友人留下地址,他們找到了鄧仲純創辦的醫院,可誰知剛剛到達,卻恰逢鄧仲純外出問診。

後經過幾次詢問,他們找到了鄧仲純的夫人所住之地,並且令人傳話求見。

可鄧夫人的面沒見到,只收了一句冷漠的回覆:“鄧太太身體不適,不便見客。”

這句話雖簡單,但陳獨秀卻明白其中的深意。

隨後他和妻子進入一家客棧暫時租住。

鄧仲純出診回來得知自己夫人將他們拒之門外的事情後,甚是內疚,親自向陳獨秀登門致歉,並且在此誠懇邀請。

陳獨秀看出友人的誠意,便不再拒絕,隨後住進了鄧家宅院。

可突然有一天,他便看見妻子默默在屋內哭泣,詢問才知,鄧夫人平日裏,話裏話外拐彎抹角地罵他們夫妻二人是“寄生蟲”。

這讓陳獨秀徹底憤怒了,他當即帶着妻子離開了鄧家。

後來,他們搬到了十分偏僻的郊外,在這裏,陳獨秀度過了餘生的那幾年。

在這些年中,他們的生活一直都非常的貧苦。

11.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其實如果想要賺錢,對於陳獨秀來說並不難,他纔多識廣,又寫得一手好字,寫下一幅字賣個幾百甚至幾千都不是難事。

但陳獨秀性格十分孤傲,就算要賣也會挑人,如果是自己討厭的人,給他多少報酬也得不到任何東西。

就在他們安頓下來沒多久,陳獨秀的三兒子陳松年,帶着祖母、妻子和孩子前來投靠。

這也令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年輕時的陳獨秀爲了事業,不是一個顧家的男人,所以這也導致與幾個兒子之間有些隔閡。

但不管怎樣,親人之間總是血濃於水。

生活就算再怎麼艱苦,潘蘭珍始終不曾抱怨過,她性格溫和,對待這一大家子人都十分照顧,還親自爲陳獨秀的養母洗漱、按摩捶背。

然而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有一天,陳獨秀看見妻子坐在房間裏發呆,便上前詢問。

12.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潘蘭珍帶丈夫來到米缸前打開蓋子,這時他才知道,原來家中已無米下鍋。

潘蘭珍沉思了許久,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問到:“先生,能不能從那筆款中先取出一部分應急,等以後我們湊夠了,再還回去,可以嗎?”

她所說的這筆款項足足有2萬元,是曾經他爲教育部門寫下的一本語言文字類型課本所得到的稿費。

陳獨秀爲該書命名爲《小學識字課本》,但這個名字遭到了教育部門的反對,隨後還要求他將名字改掉。

然而像陳獨秀這樣的人,怎會容下他人指指點點,所以一怒之下,他拒絕了該書的出版,更是放話說這2萬元稿費,就算死也不會挪動。

所以在他聽到妻子的想法之後,想都沒想便拒絕了。

潘蘭珍見狀,也不再提及這件事情。

後來,爲了補貼家用,她偷偷地將自己存放的一些飾品拿去換錢。

作爲妻子,她做到了始終孝順、賢惠。

平日裏,她除了細心照顧丈夫年長的繼母,還是無微不至的關心着陳獨秀的身體。

在冬日裏,天氣酷冷,屋內四面透風,她看見丈夫常常被凍得無法握筆寫字,爲了給丈夫取暖,她想盡各種辦法。

在夏季,蚊蟲繁多,爲了不影響到丈夫專心讀書,她從山上苦尋可以驅蚊的藥材,磨成面混上木須製成簡易蚊香。

13.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 | 陳獨秀

1942年5月,陳獨秀突感身體不適,在寫作時沉沉的暈了過去。

聽到聲音的潘蘭珍上前攙扶,不斷喚着:“先生,先生……”

可不管她怎麼叫,陳獨秀都沒有清醒過來,隨後她趕緊求人幫助,一同將丈夫送往鎮上的醫院。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他的身體漸漸好轉。

可他們剛剛回到家,卻發現家中被盜,其中還丟失了不少手稿和印章,這讓原本身體剛有好轉的陳獨秀再次傷懷,幾日下來又是臥病在牀無法起身。

陳獨秀深知自己時日無多,臨終前,他對兒子囑咐道:“我在獄中,曾有友人贈予了五個古瓷碗,你將這個還有一部分稿費留給她吧!”

他離開後,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妻子,他覺着給她留下一些東西最起碼日子還能過的去。

隨後,他還對妻子說:

“你還年輕,我離世後,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爲夫雖非高風峻節,但一生也從未失做人操守,教育部款項,決不可動,切記不可拿我名聲換錢。”

陳獨秀這番話的用意也顯而易見。

首先他擔心妻子,所以自己去世後,並不想綁住她,希望餘生可有人能照顧她。

再次便是他的一點點私心,氣節不可丟。

他病重的那幾日中,潘蘭珍每日以淚洗面。

14. 1942年63歲陳獨秀病逝,臨終前交代妻子:可速改嫁,但唯有一事切記

圖片來源於網絡

1942年5月27日,陳獨秀去世。

短短几天之內,潘蘭珍收到了來自全國各地寄來的資助金,她拿出一小部分錢,爲丈夫買來了一身青絲衣裳。

過了這麼多年窮苦日子,她希望可以讓丈夫體面的離開。

葬禮上,來了上百餘人,他們都想要送陳獨秀最後一程。

此情此景之下,一向穩重的潘蘭珍再也無法忍住悲傷,泣不成聲。

葬禮之後,她經介紹,進入一家農場工作,雖然收入不高,但也算可以自給自足。

1946年,她回到上海,將養女接回身邊,在一所小學做着煮飯的工作。

她銘記丈夫曾經說的“不可拿我名聲換錢”,就算生活再苦,也從未拿出丈夫的遺物去換取錢財。

也從未頂過陳獨秀遺孀的名號去參加任何場合下的活動,自始至終都堅守本心。

丈夫在她心中的位置,永遠無人可以替代,所以,她未曾改嫁。

1949年,潘蘭珍被確診子宮癌,於上海逝世,那一年,她纔剛剛41歲,距離陳獨秀離世也纔剛剛7年的時間。

在她死後,因爲各種規矩,並未能於陳獨秀合葬。

她這一生雖然沒有什麼先進學識,名聲也不大,但是她卻是陳獨秀臨終前最放心不下的女人。

她在陳獨秀最落寞的晚年時光中,用愛溫暖了他,用情至深,亦無須言表。

然而對於陳獨秀來說,有此賢妻,一生足矣!

注:圖片來源於網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