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新中國的第一次大閱兵在天安門前舉行。新中國的首次閱兵,可以說是萬衆矚目、萬衆期待的,它向全國、向世界首次展現出解放軍的雄偉和戰鬥力!

1.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大閱兵是開國大典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大項目,關於開國閱兵總指揮的人選,更可謂是重中之重,他直接影響着此次大閱兵的成敗與否。

1949年6月,中國人民政協籌備會議決定,將在10月1日,舉行新中國的開國大典,同時會進行隆重且規模大的閱兵儀式。

開國大典的準備工作已經開始,閱兵指揮機構也相繼成立,而閱兵總指揮一職,一直沒能定下來。

新中國之初,人民解放軍那是兵多將廣、羣英薈萃,帥才、將才衆多,能擔當閱兵總指揮大任的將帥還不少。

比如彭德懷,1928年平江起義走出來的功勳驍將,時任人民解放軍副總司令一職,毛主席曾賦詩“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肯定其功勳。

比如葉劍英,辛亥革命數年後,就追隨孫中山投身民主革命,以“儒將”之名響亮於世,長期在總參謀部工作,是毛主席心中的最佳“參謀長”,一句“諸葛一生唯謹慎,呂端大事不糊塗”稱讚這位“參座”,是北平解放後的首任北平市長。

2.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比如朱德,朱老總1909年就開始鬧革命,留過學,身居過國民革命軍實權高位,紅軍時期就長期與毛主席齊名並稱“朱毛”,解放戰爭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

等等等等,諸如此類,有資歷、有能力、有威望的還不少,絕對超過一掌之數。

當要確定開國閱兵總指揮人選時,中共中央的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任弼時五大書記,幾乎是同時想到他的名字:聶榮臻。

這個人選是時任政務院(即1954年後的國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在《閱兵典禮方案》中點出來的,當毛主席等中央領導人看過一遍後,都表示贊同,一致通過。

毛主席在閱兵方案上特別強調批示道:“我們歷代主張的是慎重初戰,這次閱兵同樣是初戰。開國第一次嘛,告訴同志們,務必搞好,不許搞壞!”

中共中央衆多領導人,都選擇聶榮臻作爲首次大閱兵的總指揮官,而不考慮其他將帥,這其中有很多現實原因和歷史原因。例如毛主席等人爲什麼不指定朱德、彭德懷,中國人民解放軍創建者中極具代表性的人物。

主要原因嘛,還是兩人太忙了,還在忙碌解放戰爭的收尾工作;朱德,解放軍總司令,統籌全國解放軍的作戰行動,得照顧到方方面面;彭德懷,解放軍副總司令,忙碌於解放西北五省的具體軍政事務。

3.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因此,這二位手頭上的工作很多,任務很重,根本騰不出手來處理開國首次閱兵的千頭萬緒。另外,毫不誇張地講,朱老總和彭老總手上的事情,遠比開國大典重要,而且他們負責指揮閱兵儀式,多少有些大材小用了。

而聶榮臻就不同了,他有資歷、有能力、有威望,擔任閱兵總指揮是綽綽有餘,絕對能幹好這件事,讓所有人都滿意。

況且,閱兵是爲了什麼?可不就是揚我軍威,讓中國老百姓看看人民的軍隊是如何威風強悍的嗎?用留學在蘇聯,觀看過蘇軍紅場閱兵的劉伯承的話說‘閱兵’:“閱兵就是種特定內容的禮儀和形式,形式搞好了,目的就達到了。總之一句話,馬糞蛋兒外面光!”

聶榮臻能不能做好這件事?那絕對是可以的。熟悉聶榮臻的人都知曉他的一個特點,無論是怎樣艱苦的戰爭年代,聶帥都對個人和部隊的軍容風紀十分注意,風紀扣得好,衣服補丁平整,鞋帽穿戴工整,處處展現出凱旋之師的風采。

新中國開國十大元帥中,聶榮臻在毛主席身邊工作的時間算非常長的,他長期在主席的直接領導下,毛主席非常信任他、器重他,他的“老實厚道”都被毛主席記在心裏;而聶榮臻也是能很好地將毛主席的意思融會貫通,做得準確完美。

4.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剛進入北平後的那段時間,應該是聶榮臻一生當中最忙碌、最辛苦、最操勞的日子了。那時的聶榮臻身兼六項重要職務,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華北軍區司令員、北平市市長、平津衛戍區司令員、北平市軍管會主任、中共華北局第三書記。

一人身兼數職,稱之爲“日理萬機”毫不爲過,聶榮臻本人也在回憶錄中說:“建國前後我很是忙了一段時間。”

如今又加上個“閱兵總指揮”的職務,忙得更是不可開交。而這項重任讓聶榮臻挑着,也是想到他身兼相關數職,可以更好地協調開國首次閱兵的相關事務。

北平和平解放以後,先頭部隊進入北平城後的第二天,聶榮臻、羅榮桓和林彪才進入北平。當時聶榮臻提出了一項建議:應當舉行一項氣吞山河的入城儀式,用以擴大人民解放軍在華北地區和北平城的影響力。

羅榮桓和林彪都沒有意見,表示同意;上報到中共中央處,毛主席也很快批示同意。入城儀式的時間定在2月3日。定在這個時間,主要是考慮到年關將近,爲了讓北平城的人民羣衆過上安樂好年。

2月3日的入城儀式,整整持續了8個小時,北平城的200萬百姓,幾乎都湧到街頭,站在桌案上、房頂上、小攤上等地方,一睹人民解放軍的風采。空前的盛況,絡繹不絕的歡呼和口號,讓壓抑許久的古城煥發出春天的色彩。

5.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整整8個小時,聶榮臻幾乎都站在前門的箭樓上,迎接着這支人民的鋼鐵隊伍,他的內心充滿着無比的自豪。

解放軍入北平城後,他主要做了兩件穩定北平的事情:一是改編傅作義的20萬起義軍,二是剿滅北平附近的土匪。這兩件事辦得很好,效果顯著,對北平的社會治安狀況產生了巨大的積極影響。

聶榮臻接到閱兵總指揮的重擔時,距開國大典只剩下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時間非常緊迫。爲了讓此次大閱兵萬無一失,中央還給聶榮臻配備了第20兵團司令員楊成武、華北軍區參謀長唐延傑等作副手。

聶榮臻等人,經過向劉伯承、陳毅等閱歷豐富的將帥請教,制定出《閱兵典禮方案》,就按照蘇聯紅場閱兵的基本形式,再結合人民解放軍的事情,進行組織和實施。

當時解放軍各部,雖然在1949年4、5月份就開始展開隊列訓練,但確定接受檢閱的部隊,在一起集訓的時間最多隻有一個月了。

都已經火燒眉毛了,聶榮臻硬着頭皮上,不管自己的身體喫得消還是喫不消,多次主持召開閱兵相關的工作會議,一有時間就到受閱部隊的集中訓練地農壇、北苑、黃寺等。

聶榮臻不是去單純講幾句話,鼓舞一下士氣的,而是會親自下到基層,指揮受閱戰士們的隊列訓練,糾正他們的一些錯誤。

6.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一支隊列整齊、步調一致、軍容威嚴、姿態威武的人民解放軍,是新中國首次大閱兵的基礎。對待殘暴的日軍和國民黨反動派都從容不迫的聶榮臻,面對大閱兵儀式,卻是表現得特別謹小慎微。

他不止一次叮囑受閱方隊的領導:“別看這些事小,一旦天安門城樓下,馬嚇得摔了,裝甲車開不動了,整個閱兵就全亂套了。我們打了幾十年的仗,終於取得了最終的勝利,爲人民羣衆打下了這片江山。這次閱兵是建國第一次,還有外國人蔘加,會傳到世界去,老蔣也在看着。下定決心要搞好,搞出高水平,讓中國、讓世界爲之一震!”

開國大典的地點,是有兩個備選地點的,一是西苑機場,二是天安門。最終捨棄西苑機場,主要是中共中央入城時,它已做過一次閱兵場地;那裏閱兵有一個大好處,就是不會影響到交通,可它同樣限制着閱兵規模,人民羣衆去不方便,又沒有合適的閱兵高臺。

因此,權衡再三,聶榮臻將開國大典閱兵式的地點定在天安門,並將此報到中央區,很快得到批准。

此次受閱的步兵方陣,主要是以第20兵團的主力師199師爲主。第20兵團原本走到大同,朝着西北地區行軍,被中央軍委發來的一封急電截回,轉到唐山、天津、秦皇島一帶佈防。第199師坐火車先到塘沽。

7.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第199師在7月底,進行過一次編組,在北平郊外的北苑兵營進行集訓。

閱兵儀式中,步兵方陣主要是199師,海軍前導方隊是安東海軍學校和華東軍區海軍聯合組成的,這是解放軍海軍的首次公開亮相;特種兵方陣,是華北軍區特種兵司令部的參謀長李健組建的。

剛開始是沒有空軍方陣的,直到8月中旬,華北軍區的一把手聶榮臻和二把手薄一波,聯名向中共中央報告閱兵情況,還是沒有提及空軍受閱一事,只是說了句:“此次沒有空軍飛行部隊參加,僅有幾架運輸機散發傳單。”

恰巧在這時候,解放軍第一飛行中隊組建完畢,擁有升空作戰能力。聶榮臻收到消息後,感到非常高興,覺得新中國的首次閱兵圓滿了。9月1日,中央軍委召開的閱兵會議,聶榮臻向軍委航空局一把手常乾坤提議,10月1日的閱兵,空軍也要出動。

常乾坤思索一番,說最多能出20架飛機。聶榮臻皺着眉頭不太滿意,但也知道空軍底子弱、困難多,便沒說什麼,只是語重心長地說了句:“要絕對保證安全,要搞好,要按時通過天安門。”

次日,聶榮臻將駕駛受閱飛機的空軍同志,都請到家裏,研究落實空中受閱的具體事務。

8.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聶榮臻是閱兵總指揮,關於閱兵的大方向他密切關注,小事務他也是嚴格把控。例如對着裝的要求,綁帶被取消,符號、帽花、臂章要按規定佩戴好;例如拉炮車的騾馬拉糞,裝甲車突然熄火,馬失前蹄跌倒等等,聶榮臻都有考慮到,進行了周到細緻的安排。

當時準備受閱的武器裝備,許多都是從戰場上繳獲來的,五花八門,如各種口徑的大炮,有日式、美式、德式、英式、俄式的等等好多種。當時有人調笑說,解放軍的裝備是萬國牌的。武器裝備的不一,直接影響到受閱部隊的持槍動作,有礙觀瞻。

爲了解決這一問題,聶榮臻命令受閱部隊,統一使用“三八大蓋”。解放軍各野戰部隊都來捧場,提供幫助,將部隊裏最漂亮、最新的“三八大蓋”,統一送到北平,爲開國大閱兵貢獻一份力量。

受閱官兵大都剛從戰鬥前線下來,他們對自己能夠代表全軍將士,接受全國各界人士和領導人的檢閱,感到無比的自豪和光榮。

7月、8月的北平,烈日當空,酷暑難耐,風沙襲人,異常乾燥,但是受閱戰員們不怕喫苦不怕累,就是在訓練場上反覆練習着,平均每天訓練15個小時左右。旺盛的士氣和崇高的理想,讓受閱戰員們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裏,做到嚴要求和高標準。

9.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受閱部隊的艱苦訓練,讓愛兵如子的朱老總看不下去了,他找到有關部門,必須給參加受閱訓練的官兵,每人每天一個雞蛋的伙食補貼。

受閱部隊得滿足政治可靠、訓練成績過硬的要求,因此不是所有接受了隊列集訓的戰員,都能在天安門城樓下接受檢閱;馬匹有點不同,立過功勳的雜毛色馬,那也是不能上閱兵儀式的,第199師1979匹馬,被分組成紅馬團、白馬團和黑馬團,共12個方隊。

那些在戰場上多次立功的雜毛色馬被刷掉,讓不少幹部戰士向上級鳴不平,有的還掉了幾天的眼淚。

關於空軍受閱,原本怎麼算都是不夠,顯得很少的,之後聶榮臻、周恩來總理等人,就提議說:“飛兩遍,飛兩遍總夠了。”

飛機數量不夠的問題解決了,那坦克方隊坦克不足的問題怎麼辦呢?總不可能也走兩趟吧。當時華北獨立戰車團的團長是田申,他提出坦克兵駕駛日式20噸的中型坦克受閱。按照長安街的寬度,3輛並排走美觀些,一共10排,再需要10輛來備用,這樣也就是40輛了。

40輛坦克,對21世紀的中國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一個數字,但對新中國成立前夕的解放軍來說,那是難以翻越的鴻溝。坦克有是有,可大都千瘡百孔、破爛不堪。

10.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田申找到聶榮臻訴苦:“聶司令,你給我的任務我可能完不成。要我湊齊這些坦克,3個月就能接受檢閱,真是太難了。”

聶榮臻思索了一會,也明白田申的難處,便降低標準說:“那行,坦克方陣我不管其他,重要能在通過天安門這一段不拋錨走完就行。”

雖說標準降低了,但40輛能動的坦克,還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啊。於是田申找坦克兵集思廣益,想到個辦法,先找到發動機是好的坦克,其他部分乾脆從其他坦克上拆下來拼上去。就這樣,用了大概一個多月的時間,終於拼湊出40輛能動的坦克。

開國大典的具體時間,一直是被保密的,直到10月1日上午的北平新華廣播電臺播出。聶榮臻是開國閱兵的總指揮,同時還得負責起開國大典的安全事宜。

開國大典前夕,聶榮臻早在北平四周佈置好高射炮羣,隨時做好戰鬥準備,剛誕生的人民空軍同樣如此,飛過天安門的受閱飛機,將會留下兩架P-51蚊式機,攜帶實彈在空中巡邏,隨時迎戰來犯敵機,不惜付出機毀人亡的代價。

9月30日,聶榮臻向受閱部隊進行最後一次叮囑,眼睛通紅、態度堅決地發出一道死命令:“萬一發生空襲,你們絕對不能動!就是天上下起刀子雨,你們也不能動!天安門廣場上30萬人民在看着,全國各地的中國人都在等着這個開國大典!”

11.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10月1日上午,剛睡了幾個小時就起來的聶榮臻,隨便扒拉了幾口飯,就去東單檢查受閱部隊。上萬名受閱官兵和受閱武器裝備全部都各就各位,聶榮臻滿意地看完後,便在下午2點獨自登上天安門城樓,檢查城樓上的準備情況。

時間終於來到了歷史性的一刻,朱德總司令下達閱兵命令,步兵、炮兵、戰車、騎兵陸續入場,飛行中隊自東向西飛過天安門廣場;毛主席揮舞着手臂歡呼時,天安門廣場上的氣氛達到了高潮,但是有一個人的心卻是揪着緊繃的。

一輛坦克在過東邊的第三座門時,突然熄火,並排而行的另三輛還在前進,隊列一下子就不整齊了,三座門的門洞剛好過一輛坦克,駕駛員應該是慌了撞在牆壁上,一下就熄火了。時刻關注閱兵的聶榮臻,臉色一下通紅,兩隻手緊緊抓住城樓欄杆。

不幸中的萬幸是,駕駛員是老兵,有經驗,往後一倒,加速追趕上前面那三輛坦克,到60米敬禮線時便齊了。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有什麼問題。

開國大典剛結束,聶榮臻就去問這輛坦克怎麼回事,之後沒看羣衆遊行和綻放的禮花,就回到慶王府的家裏倒頭就睡。這幾個月,他實在是太累了。

12. 1949年開國閱兵式,毛主席欽點聶榮臻指揮,爲何不是朱德、彭德懷

1949年10月1日的開國大典閱兵式圓滿完成,是聶榮臻沒有辜負黨和政府的信任,交出的一份完美答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