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美如畫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船頭劈開碧波,前方便是洞庭湖入長江口。湖面煙波浩渺,盪漾着碎銀似的粼粼波光,湖風一陣陣撲面而來。這正是一年中大湖最溫暖愜意的時節。遠方的高樓鱗次櫛比,岳陽樓、君山島隱約可見。大江大湖,水天一色,闊遠而又壯觀。

湖水無垠,白鷺翔集,油菜花開,桃紅梨白。船上的乘客們,個個興奮不已,舉起相機、手機,定格眼前的美麗風光。

船過洞庭湖大橋。“快看!那是什麼?”不知誰喊了一聲。順着他的手望去,只見船右邊的湖面上,似乎有什麼在不停地聳動,一拱一拱的,恰似小豬的脊背,圓潤油亮。忽然,水花中躍出一個橢圓形灰色的頭,小眼睛閃閃的,上翹的嘴巴像是在微笑。圓滾滾的肚子,流線型的短尾,一隻、五隻、九隻……躥出水面十幾釐米高,轉而又調皮地鑽入水中,如此循環往復,激起浪花翻滾,宛若海豚戲水,僅僅是個頭兒小了許多。

“江豚!是江豚!快停船,讓攝影師們抓拍!”站在一旁的船長老徐,一邊對着駕駛室呼喊,一邊身體前傾抓住船舷:“這回你們真的是運氣好!就算我們這些天天行船的人,好幾年了,這麼多的江豚也是第一次見!”說着他也掏出手機,彎下腰,對着歡騰的江豚拍個不停。

這些可愛的小傢伙歡快地和我們的船同向而遊。對面駛來的大船小舟,紛紛調整船頭避讓它們,大船還鳴響汽笛,和它們打招呼。船上的人們拍個不停,湖上回蕩着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有人興奮地喊:“這就是傳說中的水中大熊貓啊!不虛此行!”老徐應道:“海有海豚,江有江豚,咱這大湖近水樓臺先得月,長江裏的江豚喜歡咱們洞庭湖,是鎮湖之寶!”他古銅色的臉上滿是自豪。

這時,近百隻雪片似的白鷺也飛過來“湊熱鬧”,一邊鳴叫一邊貼着江豚低空盤旋。一隻膽大的白鷺,幾次試圖將爪兒踩到江豚的背上去。江豚們也很頑皮,在水裏翻滾,讓白鷺一次次落了空,只得悻悻飛走。此時,老徐忽然想到了什麼,用手機撥通視頻通話。他將手機攝像頭對準水中歡快的江豚,說:“你快看看,好多可愛的江豚喲,又肥又壯,跟着我們的船遊啊!”邊說邊將手機移來移去:“三弟,當年你爲了保護江豚,傷了一條腿。看看眼前這一切,三弟,你可以放心了!”

等老徐放下手機,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上前向他問起他三弟的事。老徐笑笑,和我坐在船頭,道出緣由。幾年前,他的三弟在當地從事水生野生動物救護工作。一天傍晚,他們的執勤快艇在巡邏時,發現了一條偷捕江豚的小船。那幾個偷捕者先是想說些好話矇混過關,見三弟他們不依不饒,便下令開船,想要溜之大吉。三弟一把抓住他們船的舵把,爭搶之中,腿上捱了好幾下重擊,但他忍痛抓住舵把,就是不鬆手,直到水上派出所的幹警們趕到,將偷捕者全部抓獲。但三弟的右腿骨折,從此落下了病根。

老徐站起來,迎風而立:“現在三弟已經轉崗,不上船巡邏了。他特別喜歡收集江豚的資料,進社區,到學校,上街道,宣講保護水生野生動物的意義,孩子們都叫他江豚叔叔。他見面就提醒我,如果在湖上看見江豚,一定要馬上和他視頻通話。今天,三弟該是心滿意足了!”

船繼續前行。放眼望去,岸上一層層的防浪林間,隱約能看到一羣梅花鹿一樣的動物在嬉戲奔跑,還不時朝着我們的方向張望。“船長,那邊又是什麼動物?你們洞庭湖寶貝真多啊!”有攝影師好奇地問。“是麋鹿!這又是咱們湖中君山島的大寶貝啊!”老徐說道。攝影師們忙掉轉手中鏡頭,對着島上的麋鹿拍了起來。麋鹿淡定悠閒,慢聲哼叫着信步林中。

船舷下“嘩嘩譁”的水聲不停,間或有許多銀光閃閃的魚兒,箭一樣衝出水面,畫出一道道優美的弧線,又鑽入清波。一個身着“環境保護志願者”紅馬甲的小夥子走過來,給我們每個人分發了一份《保護青山綠水、打造金山銀山的倡議書》。自從長江、洞庭湖和周邊的黃蓋湖、冶湖等水域實施禁捕政策以來,漁民上岸,多種經營,安居樂業。現在,天藍了,水碧了,珍稀動物紛紛迴歸,繁衍生息。昔日湖光山色、生機盎然的景象重現大江大湖,正是一幅“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郁郁青青”的大好風光!

一名女攝影師笑道:“老徐,今天可讓我們看到了洞庭湖生態保護的‘海陸空’大展示啊,岳陽人真的有福了!”老徐笑了笑,指着遠方說:“走,我們的船再往前開,上了岸,去江豚灣和新建的展陳館參觀!”

湖風拂面,波聲陣陣。我的腦海中不禁浮現韓愈的詩句:“江豚時出戏,驚波忽盪漾。”極目遠眺,一碧萬頃,江豚嬉戲,麋鹿歡奔,春花綻放,魚翔淺底,好一個“八百里洞庭美如畫”!《 人民日報 》( 2022年06月06日 20 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