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還能說話,下午就處於瀕死狀態,短短几個小時,孩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來源:浙大兒院


兒童有一種疾病,叫顱內靜脈竇血栓。

“這種病人有可能上午情況都還好,能夠意識清醒地說話,下午就進入瀕死狀態。從出現神經狀況到瀕臨死亡,可能只有短短几個小時。易栓症體質的兒童需要特別警惕。”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放射科主任賴燦介紹,這些病人若得不到及時有效的治療,輕的會導致嚴重殘疾,重的會直接導致死亡。好在,隨着醫學科學的不斷創新與發展,浙大兒院對於這類重症靜脈竇血栓患兒,已經有了有效的治療手段——兒童靜脈竇血栓介入取栓術。

“到目前爲止,已經有5例患兒從中受益,我們與內外科團隊一起,把這些孩子從死亡邊緣又救了回來。”賴燦說。

1. 上午還能說話,下午就處於瀕死狀態,短短几個小時,孩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賴燦 主任醫師 浙大兒院放射科主任、博士

賴燦介紹,這種病最常見於兒童白血病。由於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在誘導緩解治療中會繼發凝血功能紊亂,很容易出現全身血栓,其中最爲嚴重的是發展成重症靜脈竇血栓,這類患兒一旦病情控制不好,極易引發顱內靜脈性腦梗死、顱內高壓,最終導致顱內血管破裂、廣泛出血,頃刻間就可能喪命……

這種病來的很急,能夠通過有效介入來挽救他們性命的醫院,目前爲止卻還十分有限,尤其是兒童醫院。

有孩童打羽毛球頭甩太狠,差點沒命

一個因爲打羽毛球引起頸內靜脈挫傷,進而誘發血栓、並向顱內擴散的小患者,讓賴燦記憶猶新。

“聽孩子的家人說,早上還好好的,一起在打羽毛球。打球的時候,孩子用力有點猛,頭往後甩了一下,就開始說不舒服了。沒過多久,孩子就說頭很痛,眼睛也開始模糊。趕緊送到浙大兒院,急診科醫生覺得情況嚴重,急診CT提示顱內出血,患兒又馬上住進了ICU。”

2. 上午還能說話,下午就處於瀕死狀態,短短几個小時,孩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取出的血栓 資料圖

賴燦表示,當時孩子的情況,通過靜脈的藥物溶栓治療效果不佳,必須通過放射科的介入技術,把顱內的血栓一個個逐步溶解,再通過吸栓導管把血栓取出。

3. 上午還能說話,下午就處於瀕死狀態,短短几個小時,孩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血栓溶解

這個孩子情況之危急,讓見多了“場面”的賴燦都手捏一把汗。

賴燦帶領團隊爲孩子立馬開展兒童靜脈竇血栓介入溶栓、吸栓術,在多學科一起協作下,孩子被成功救了回來。

有白血病患兒化療後顱內全是血栓,命懸一線

兒童是白血病高發羣體,浙大兒院血液腫瘤內科每年都會收治300餘例血液腫瘤患兒,多數都能治癒,也有少數患兒在化療過程中病情危急,其中一種狀況就是靜脈竇血栓,因爲患兒發病後凝血功能發生變化,極易出現出血或處於高凝血狀態。

“化療藥物、深靜脈置管、感染等因素影響,都可能引發患兒靜脈血栓,少部分患兒可出現顱內靜脈栓塞,若不及時應對,性命堪虞。”

賴燦介紹,團隊用兒童靜脈竇血栓介入去除術成功進行干預的第一例兒童,就是一名白血病患兒。這個孩子在使用化療藥物門冬酰胺酶後沒幾個小時就出現了多種異常神經症狀,急診磁共振檢查發現了顱內靜脈竇血栓栓塞症,產生了顱內高壓症狀,很快出現了顱內出血。

“這個孩子當時情況十分兇險,幸好在放射科、神經外科、血液腫瘤內科等多學科努力下,孩子的命保住了。”賴燦說。

這些病例有個共同特點——易栓症體質

賴燦表示,絕大多數病人在手術、受傷或者使用藥物後都不會形成靜脈血栓塞症,真正出現這種病症的還是少數,屬於易栓症體質,存在抗凝蛋白、凝血因子、纖溶蛋白等遺傳性或獲得性缺陷,或者存在獲得性危險因素而容易發生血栓栓塞。

“這種體質的人,特別要防出血,但靜脈竇血栓發病隱匿,不發病的時候或者早期的時候,無特異症狀,也不容易診斷。該病到中後期可表現有嘔吐、頭痛等顱高壓症狀,甚至導致昏迷、死亡。如果吃藥或受傷後出現這種情況,要特別警惕,家族中出現過血栓栓塞的,也要更加註意。”賴燦提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