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2006年10月13日,曾經的主席夫人,公認的大家閨秀——85歲的王光美永遠閉上了雙眼。

噩耗傳來,無數人因此而悲慟。劉少奇王光美的孩子們聚在一起,商議如何操辦母親的後事。

王光美是那樣令人尊敬和欣賞的偉大女性,所以孩子們在羅列參加追悼會的名單時,遇到一件難事,人太多了,即使一再刪減,還是有很多人。

幾日後的追悼會上,來了成千上百的人,這其中包括人民領袖、王光美的舊友、各界人士,以及一些特殊的面孔。領袖毛主席的女兒走到劉源的身邊,關心他,安慰他……

1.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

王光美:牽掛毛主席的孩子們

劉少奇王光美夫婦,是毛主席有着幾十年的革命情誼,1948年劉少奇王光美結婚時,毛主席親自參加婚禮,爲他們送上祝福。

猶記得,當時王光美的同事們特意爲他準備了蛋糕,王光美專門爲辦公室裏的談工作的毛主席、劉少奇留了蛋糕,毛主席臨離開前,又向王光美要了一塊,說是要帶回去給李訥喫的。

那時,毛主席、劉少奇、王光美正值青春年華,李訥還是個小娃娃。

可時光飛逝,轉眼間幾十年已過,李訥、劉源這些孩子們都長大了,劉少奇、毛主席相繼逝世,王光美也成了滿頭白髮的老人。

老友已逝,年邁的王光美始終惦記着這些孩子們,她說:“你們一切都好,我才能放下心來。”

2.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與劉少奇

2004年,83歲的王光美甚至主動跟兒子劉源提出,要組織一場聚會,邀請毛主席的孩子們來喫飯,她說:“我年紀大了,實在跑不動了,又老惦記着他們,咱們就聚會一次吧。”

時間定在北京京都信苑大廈26層,李敏與女兒孔東梅先到,李訥王景清夫婦隨後抵達,他們見到等候已久的劉源,都十分親切,他們都是在中南海長大的孩子,兒時的情誼那麼深刻,如今再次相見,依舊很親暱。

最後抵達的是李訥的兒子王效芝,他一到就向諸位長輩們道歉,說着:“我該打,該打。”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等大家都陸續到來,劉亭亭攙扶着年邁的王光美走了出來,毛主席的兩個女兒李敏、李訥趕緊走到王光美左右,緊緊握住老人的手,整個畫面十分溫馨。

在衆人的照料下,王光美老人入了席,她關心李敏李訥姐妹倆:“你們年齡也不小了,所以要多注意纔是。”

說完這句,王光美向李敏李訥姐妹倆舉杯:“你們多保重”,又轉向孔東梅、王效芝的方向說道:“祝孩子們有出息!”

3.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與李敏、李訥

毛劉兩家人舉杯慶祝這一美好溫馨的時刻,接下來就是左一杯,右一盞的頻頻互敬,時不時開個玩笑,劉源走到李敏姐姐的身邊,笑着說道:“東梅可不信我參加過您的婚禮,大姐您還記得嘛?”

李敏說:“那時,劉源長得還沒有屁股高呢,排隊照相也照不見他的身影。”李敏說完,現場傳來掌聲陣陣。

這場難得的聚會,從頭到尾都其樂融融,那天,王光美、李敏、李訥、劉源等所有的人,都無比的開心!

4.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從右至左:劉源,孔東梅,劉亭亭,趙姥姥,李敏、王光美,李訥,王景清,王效芝

王光美:投身“幸福工程”

而晚年的王光美最牽掛的除了這些孩子們,還有許許多多的貧苦母親們……

在我國貧困地區,有上千萬的母親不僅缺乏收入來源,生活條件差,健康狀況堪憂,而且基本上沒讀過書,照顧起家庭來十分困難。 

機緣巧合之下,王光美聽說了貧苦母親的種種境況,深受感觸。王光美的母親董潔如從小給了她很多愛,董潔如年輕時就很有鬥爭精神,那時女子都被要求裹腳,董潔如偏偏不幹。

此外,董潔如要求上學讀書,學習知識,因此董潔如成爲北洋女子師範學校的第一期學生,和周恩來的入黨介紹人之一劉清揚成爲同學。

在王光美成長的歲月裏,董潔如給予她很多的關心,不僅如此,家裏孩子多,董潔如對每個孩子都一視同仁,即使對不是她親生的孩子也是如此,所以家裏的氛圍很好。

可以說,在母親董潔如的身上,王光美學會了很多,這也促使她後來堅定不移地走上革命道路。

5.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董潔如

因爲她有一個很好的母親,也因此她自己原本就是一個母親,當聽到在有些地方還有母親在艱難生存時,王光美被深深打動,她決心儘自己的力量,爲那些貧困母親做些事情。

1995年,中國人口福利基金會、中國計劃生育協會、中國人口報聯合發起“幸福工程”的行動,以“救助貧困母親”爲宗旨。

王光美受邀擔任“幸福工程”的組織委員會主任,她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從此晚年的王光美有了最重要的事業,就是“幸福工程”!

“幸福工程”是社會公益事業,主要都是依靠社會各界的力量來實施救助活動,將1000元到3000元不等的資金落實到戶,實實在在地發到貧困母親的手中,幫助她們從事種植、養殖之類的勞動,最終實現脫貧的目的。

當這些貧困母親脫貧,有能力將錢款還清,這筆錢就可以用來資助其他的母親,“幸福工程”就是用這樣的“滾動運作”來幫助貧困的母親們。

“幸福工程”剛創辦之時,籌集資金並不容易,王光美向來都堅持爲人民服務、不給人民添麻煩的原則,讓她去開口爲別人借錢,王光美很難做到,不過她還是盡最大努力解決資金的問題。

6.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

以前她和劉少奇都是靠國家發的工資生活,幾乎沒有積蓄,就算家裏有些劉少奇用過的生活用品,辦公物品,王光美也陸陸續續捐了出去。

之前中央領導看望年邁的王光美時,曾給她留下2000元過年費,王光美毫不猶豫將這2000元都捐了出來。

不僅如此,王光美還將母親董潔如珍藏的幾件珍貴文物進行拍賣,1958年時劉少奇王光美邀請董潔如住在中南海,幫忙照顧幾個年幼的孩子。

入住中南海之前,董潔如問:“能不能隨身帶一些自己的東西?”

劉少奇回應:“老人家喜歡什麼就帶一點吧。”得到劉少奇的同意後,王光美這才讓母親帶了東西過來,後來母親董潔如去世,她帶來的這些物品就一直留在王光美身邊,算是一份念想。

爲了幫助更多的貧苦母親,王光美決定忍痛割愛,儘管她有點心疼,但一想到那些母親們,王光美就覺得很值得。

後來接受採訪時,王光美說:

“我的母親是個思想進步、樂於助人的人,她早就主動把家裏的房產獻給了國家。我相信,如果我母親在世,也會支持我這樣做。我獻出這幾件東西,在有生之年做點兒有益於人民的事情,還有什麼捨不得的呢?”

7.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晚年

就在1996年,王光美委託中商盛佳國際拍賣有限公司拍賣6件文物,文物的說明書上寫着:“爲了孩子,爲了母親,報答恩情,獻出愛心。”

最後這6件物品拍得56.6萬元,王光美全都交給了“幸福工程”,來幫助那些貧苦的母親們。

當時有外國記者得知王光美拍賣母親珍貴物品的事情,專門給王光美打去電話,想要深入採訪。

晚年的王光美基本不愛公開露面,除了個別特殊的情況,於是在電話裏婉言謝絕了採訪,那位記者倒是很執着,在電話那頭直接詢問:“您將家傳的文物義賣掉,不感到心疼嗎?”

“我是心疼,但我更心疼那麼多貧苦無助的母親!”王光美堅定地回答道,隨即掛斷了電話。

8.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蕭三和妻子葉華

王光美無私大愛的事蹟傳到了很多老友的耳中,大家都爲她感到驕傲,也被她的這種氣節所深深打動。

捐獻母親遺物的同一年,蕭三的夫人葉華給“幸福工程”轉來1858.9元,爲何是有零有整?蕭三已經逝世多年,而這些都是蕭三主編的《革命烈士詩抄》再版的稿費。

葉華一分錢都沒有留給自己,她將稿費全都捐了出來,葉華給老朋友王光美寫信說道:“捐助這筆稿費給貧困母親,儘管微薄,但我們深信符合蕭老的遺願。”

加入“幸福工程”時,王光美已經74歲了,身體與精力都大不如前,可她還是將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慈善工作中。

她已經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卻不顧身體的勞累,始終爲“幸福工程”的事業而奔波勞累,她的事蹟傳到各處,讓各地的人們深受感動。

9.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看望百姓

美籍華人吳京紅在電視上看到王光美老人,立刻向“幸福工程”捐獻了10萬元,吳京紅說:

“王光美大姐這麼大年紀還出來主持這項工程,真叫人敬佩,作爲一個炎黃子孫,應該爲她們做點事情。”

就是這樣,王光美靠着自己的精神,帶動更多的人加入到“幸福工程”中來,越來越多貧苦母親的生活因此而發生改變。

對此,王光美並不覺得自己做了多大的事情,只是很謙虛地表示:“晚年能參加‘幸福工程’,能爲老百姓做一點兒事,我感到很值得,很有意義。”

在王光美的奔走與倡導下,“幸福工程”累計投入資金3.1億元,救助貧困母親及家庭18萬戶,惠及人口80萬,這無疑是一項巨大的成就。

兒子劉源說:“媽媽最快樂的事情,就是1995年擔任‘幸福工程—救助貧困母親行動’組委會主任。”

10.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

如果不是年邁患病,王光美要一直爲“幸福工程”操勞下去。

2006年,85歲的王光美身患重病,不得不臥病在牀,很多人得知她生病了,都前去探望關心她,憂心她的身體。

到了2006年10月份,王光美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的程度,她躺在病牀上已經不能言語,心中依舊牽掛着自己的事業,孩子們走到她的病牀前,堅定承諾:“請媽媽放心,‘幸福工程’的事,我們一定會幫你做下去。”

她的身體很虛弱了,全身幾乎沒有什麼氣力,可病牀上的王光美還是努力抱起雙拳,向子女作揖,表達着自己的託付之情。

這場病痛最終沒有留住王光美,2006年10月13日,王光美因病辭世。

11.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

懷念王光美

“我的母親身上幾乎具備了東方女性所有的傳統美德。不論她以什麼樣的身份出現,她總是會力求做到最好……”

在劉源的心中,母親王光美幾乎是個完美的女性。事實上,在很多人的心裏,王光美始終是美貌、典雅、大度、善良的偉大女性形象。

當王光美逝世的消息傳到大家的耳中,衆人爲之悲痛。據孔東梅回憶,李敏得知此噩耗,不禁悲傷感嘆:“老媽媽沒有幾位了……”說完,便陷入無限沉思。

王光美逝世的第一天,李敏、李訥就來到靈堂,握住守候在此的劉源的手,安慰他悲傷的心情,李訥還特意叮囑兒子王效芝,要他好好幫助劉源叔叔,所以幾日的弔唁時間裏,王效芝幾乎都守在靈堂,忙前忙後。

包括劉源在內的孩子們,一邊要消化悲痛的心情,一邊要操勞着母親的後事。王光美逝世後,孩子們以她的名義,向“幸福工程”捐獻15萬元,這是母親牽掛的事業,他們要繼承下去。

12.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王光美與劉源

另外,孩子們還要準備參加追悼會的名單,王光美一家人行事低調,他們的初心是儘量控制人數,不要搞得聲勢浩大,因此一再縮減人數。

讓劉家人沒想到的是,10月21日,到了追悼會當日,依然來了成千上百的人,包括領導人及其家人、社會各界人士、以及無數的人民羣衆,幾乎所有的人都泣不成聲,爲王光美的逝去而悲慟。

李敏、李訥、孔東梅、王效芝早早就來到追悼會,送別曾無比惦記他們的王光美老人,兩年前,他們曾相聚在一起,把酒言歡,如今卻不得不生離死別。

13.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李訥與劉源舊照

追悼會現場,甚至還來了兩個特殊的人物,他們就是曾經在影視作品中扮演過劉少奇王光美夫婦的演員郭法曾、劉袖傑。

郭法曾塑造了劉少奇的形象,還受到了王光美本人的支持與鼓勵,在塑造偉人的過程中,郭法曾、劉袖傑都深深感受到他們的人格魅力。

如今王光美逝世,二人都難過非常,一定要來現場送王光美最後一程,甚至於當王光美的遺體被擡出告別廳時,郭法曾一時之間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當場失聲痛哭,淚如雨下。

14.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郭法曾塑造的劉少奇形象

在追悼會上,能看到很多年邁的身影,他們不顧身體上的不便,堅持要來現場。比如一位老紅軍李大爺,他已經97歲了,白髮蒼蒼,走起路來也很艱難。

孩子們不想讓他來,可李大爺堅持要來追悼會現場,甚至大發脾氣,堅定地說道:“我就是坐輪椅,也要送王光美最後一程。”

孩子們最後實在拗不過父親,只能攙扶着他來到王光美的追悼會現場。李大爺雙眼噙着淚光,訴說着不捨與告別。

還有很多深受王光美之恩的人民羣衆,也紛紛趕到追悼會現場,排隊爲她送別,劉家的孩子們極力想控制來悼念的人數,卻控制不住大家內心的不捨,最後追悼會現場只有自發而來的羣衆,以及無盡的啜泣聲。

這樣的故事有很多,人們都抑制不住內心的情感,堅持要來送別這位偉大的女性。

劉源一直守在追悼會的現場,大家紛紛走到他身邊,與他握手,安撫他的情緒,以至於後來劉源感嘆道:“2500多人,握手握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從中可見,王光美是多麼受人尊敬的一位偉大女性。

15. 2006年王光美逝世,劉源事後回憶:握手到最後把我的皮膚都磨破了

圖|劉源捧着母親遺像

當天,劉源雙手捧着母親王光美的照片,在人們的注視中,緩步走出告別廳,她的遺體即將被送去火化。

按照劉少奇紀念館的請求,王光美的骨灰被妥善安置於劉少奇的老家,她的很多遺物也被送到劉少奇紀念館。

爲了讓人民過上好日子,王光美幾乎奮鬥了一生,而她之所願,必將實現!

值得一提的是,王光美逝世4天后,也就是10月17日,即爲“國際消除貧困日”,王光美被授予“消除貧困成就獎”!

許多年後,人們依然尊敬、懷念這位擁有大愛的偉大女性——王光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