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從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中國就開始淪爲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中國人民飽受“三座大山”的壓迫,苦不堪言。

可是1921年,華夏大地上,中國共產黨誕生了,就像魯迅所說的“黑屋子裏面,有了第一束光”。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推翻了三座大山,徹底解放了自己。

在革命鬥爭中,誕生了無數的革命先烈,他們拋頭顱,灑熱血,篳路藍縷,以啓山林,爲中華民族的歷史寫下了波瀾壯闊的一頁。

回望那段歷史,在推進中華民族解放的道路上,作爲中國共產黨第二代領導集體核心人物,鄧小平同志功不可沒。

在鄧小平幾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也有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友。1980年,女兒鄧榕詢問鄧小平:“父親,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1. 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只見鄧小平不假思索,緩緩說道:“周總理,當然,還有你李伯伯、聶伯伯。”

一、半個世紀的革命戰友——鄧小平和周恩來

鄧小平與周恩來的革命情誼,可以跨越半個世紀。

周恩來出生於1898年,而鄧小平出生於1904年,比周恩來小整整六歲。

1911年,年僅13歲的周恩來就立下了“爲中華之崛起而讀書”的豪言壯語。1919年,隨着“五四運動”的爆發,周恩來漸漸投身到革命運動中,成長爲天津“五四愛國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

鄧小平14歲時考上了四川廣安中學,不久後,又考入了重慶留法勤工儉學預備學校。

1920年10月,鄧小平來到了法國,開始了自己勤工儉學的生涯。

同年11月7日,周恩來乘坐法國郵輪“波爾多斯”號離開上海前往法國,於11月到達法國。

就這樣,奇妙的緣分讓16歲的鄧小平和22歲的周恩來在異國他鄉相遇,這段時間裏,周恩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早期組織,鄧小平則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兩人有了共同的信仰,經常在一起談天說地,爲《少年》雜誌撰文,宣傳共產主義。

1924年,國內革命形勢激烈,二人分別離開法國,回到祖國,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

可就在大革命形勢一片大好時,國民黨內部卻暗流湧動。

1927年,蔣介石發動了震驚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大肆搜捕、屠殺共產黨人,“白色恐怖”籠罩全國。

就在這時,武漢汪精衛國民政府又火上澆油,發動“七一五”反革命政變,武漢成了煉獄,身在武漢的鄧小平不得不轉戰上海。

南昌起義失敗後,周恩來也來到了上海,祕密發展黨組織。就這樣,二人法國一別,四年後終於又在上海重逢。

在這期間,鄧小平擔任了中共中央祕書長,而且和愛國女青年張錫瑗結成了革命伉儷,囿於當時的革命形勢,鄧小平主張婚禮一切從簡,可是在周恩來的建議下,中共中央還是爲這對年輕的革命者組織了婚禮,在上海一個叫做聚豐園的川菜館裏面置辦了酒席,周恩來和鄧穎超都來喝了喜酒。

在鄧小平結婚後,鄧小平、張錫瑗、周恩來、鄧穎超就一同搬到了上海租界的一棟小樓裏, 鄧小平和周恩來既是室友,又是戰友。

2. 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在“白色恐怖”籠罩的環境下,發展黨組織無異於虎口拔牙,不少地下工作者都被捕犧牲。

周恩來和鄧小平也曾多次遇到過危險,但都被他們憑敏銳靈活的頭腦躲開了。

在這期間,鄧小平和周恩來經常更換姓名、化妝,用各種身份掩護自己,鄧小平開過香菸店和古董店,當過“老闆”,而周恩來也是從那時起蓄了大鬍子,後來也就有了“胡公”的雅號。

1931年,妻子張錫瑗和孩子的離世,讓鄧小平備受打擊,鄧小平離開上海,進入中央革命根據地,擔任了紅一軍團政治部主任。同年,周恩來也離開了上海,在中央革命根據地擔任了中共蘇區中央局書記等職務。

1934年,兩萬五千里長徵的道路上,也留下了這對摯友的足跡。

抗日戰爭期間,鄧小平擔任了八路軍總政治部副主任,後來又出了129師政治委員,與十大元帥之一的劉伯承共同創建了晉冀魯豫邊區,在正面戰場上與日寇殊死搏鬥。

周總理爲了黨和人民的利益,長期在國民黨統治區做統一戰線工作,儘管二人身處不同的戰場,可都在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而奮鬥。

1949年,新中國建立,兩位老革命家依舊沒有閒下來,周恩來擔任了國務院(當時稱政務院,1954年後稱國務院,統一全文稱國務院)總理,鄧小平任副總理,一直在協助周恩來主持國務院工作,鄧小平尊重周恩來,周恩來也非常器重鄧小平。

在幾十年的工作生活裏,他們互相配合,互相理解,把中央和政府之間的工作關係處理得非常默契。

1972年,爲黨和人民操勞了一輩子的周恩來患上了膀胱癌,爲了能夠發揮餘熱,周總理依舊每天批閱文件、埋頭工作,“把有限的生命奉獻給黨和人民的事業”。

那時的周總理,感到了害怕,只不過他害怕的不是自己因病去世,而是怕自己死後,無人能擔此重任。一番思索後,1973年4月9日,周總理約見了鄧小平,直言不諱地表達了對鄧小平寄予的厚望,希望鄧小平能夠早日接替自己。

1974年,周總理病情急轉直下,住進了北京解放軍305醫院,可他卻依然放心不下政事,年底便托葉劍英,安排專機飛往長沙,與在長沙養病的毛主席共同商議鄧小平等人的人事安排,最終決定任命鄧小平爲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鄧小平開始接手周總理的工作。

周總理的這次長沙之行,更像一次“託孤”,僅僅一年多後,1976年1月8日,周總理去世,舉國上下,一片哀悼。

鄧小平聽說了周總理去世的消息後,悲痛欲絕,在追悼會上念悼詞時,聲淚俱下,在讀到“周恩來同志的心臟停止了跳動”的時候,更是幾近崩潰,黨和人民永遠失去了一個好總理,而對鄧小平來說,也意味這段從1920年到1976年,56年友誼的結束,他永遠失去了最親密的戰友——周恩來。

二、亦是親人,亦是戰友——鄧小平和李富春

與周總理一樣,鄧小平和李富春的相識,也是在法國。

3. 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李富春於1919年10月赴法國勤工儉學,1920年1月,蔡暢也去了法國。

等到鄧小平來到法國,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旅歐支部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一直和李富春、蔡暢一起工作、學習,他們之間關係非常親近,鄧小平還親切地稱李富春和蔡暢爲“大哥”“大姐”。

在鄧小平的見證下,李富春和蔡暢最終相知相愛,走到了一起,在法國結爲終身伴侶。

爲了宣傳共產主義,鄧小平和李富春一直在周恩來的領導下工作,參與旅歐共青團機關刊物《少年》的撰文,據蔡暢回憶,鄧小平負責刻蠟板,李富春負責發行,白天工作學習,晚上就搞黨內工作。

他們身處異國他鄉,條件非常艱苦,白天勤工儉學,維持生計,喫的是麪包,喝的是白水,有時候連蔬菜都喫不上,水果更是奢望。

爲了改善生活,蔡暢經常煮麪條給鄧小平喫,那時的鄧小平才十幾歲,在蔡暢的眼裏就是“小弟弟”,蔡暢還親切地稱呼他“小胖子”。

李富春和蔡暢的出現,彌補了鄧小平的情感空缺,讓鄧小平在異國他鄉找到了家的感覺,他們不僅僅是生死與共的戰友,還是親密無間的家人。

1939年,鄧小平遇到了那個陪伴他一生的摯愛——卓琳,9月,爲慶祝二人喜結連理,毛主席特地爲他們組織了隆重的婚禮,婚禮地點就定在楊家嶺毛主席的窯洞前,當時在延安的高級領導人基本上都來喝了喜酒。

當天晚上,這些中國革命的中流砥柱童心未泯,鬧起新郎官來了,還有不少灌鄧小平酒的,鄧小平卻來者不拒,可是並無醉意,事後才知道,原來是李富春弄了一碗白水冒充酒,幫鄧小平打好了掩護。

新中國成立後,鄧小平和李富春同時被任命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副總理,兩家子都搬到了中南海。

都說遠親比不上近鄰,自從鄧小平一家和李富春、蔡暢做了鄰居後,便經常帶着幾個孩子去李富春家玩,蔡暢非常喜歡這幾個孩子,每次他們一來,就拿糖給他們喫。

由於李富春是湖南人,鄧小平的小兒子鄧質方,小名叫做“飛飛”,李富春便把“飛飛”親切地叫成“灰灰”。

工作之餘,幾位領導人還經常聚在一起打麻將,而每次打麻將,一般都是李富春坐莊。李富春和蔡暢一家子平時省喫儉用,一旦家裏來了客人,便會想方設法給大家添點零食或者夜宵。

鄧小平經常逢人便說:“我年輕時就認識蔡大姐,我和蔡大姐是幾十年的老戰友,很敬重蔡大姐。”

蔡暢始終非常支持鄧小平的工作,和鄧小平站在一條戰線上。

4. 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建國後,蔡暢積極發展我國的婦女運動,培養和選拔了許多婦女幹部,1956年,蔡暢在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做了《積極培養和提拔更多的女幹部》演講,鄧小平在大會報告中, 就婦女問題也對蔡暢表示了大力支持,他提出:“女幹部是黨的幹部重要來源之一,黨必須大力培養和提拔婦女幹部,鼓勵他們不斷前進。”

後來,隨着年齡逐漸增大,蔡暢越來越覺得在工作上力不從心。

1980年,蔡暢向黨組織遞交了一封辭職信,在信中,蔡暢表明了自己的觀點,她認爲不能讓老人、病人擋住年輕人的路,因此她決心擁護鄧小平提出的幹部制度改革,徹底根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等弊端。

蔡暢辭去了自己的一切職務後,爲了表達對廢除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的堅決性,鄧小平也辭去了國家領導人的職務。

鄧小平對李富春和蔡暢的感情尤爲深沉,1975年李富春去世後,鄧小平極爲悲傷,爲了幫好友李富春照顧好遺孀,鄧小平和卓琳經常帶着幾個孩子前去探望蔡暢,蔡暢80歲大壽時,鄧小平帶着鄧家祖孫四代,前去給蔡暢祝壽,給他親愛的“蔡大姐”獻上了一束鮮花。

三、同一戰線上的老鄉——鄧小平和聶榮臻

1920年10月19日,一位年僅16歲的“鄧希賢”和一幫青年來到法國馬賽港口。第二天,這批青年到了巴黎,當地的中國人迅速組織了隊伍前來歡迎他們,在歡迎隊伍裏有一位鄧希賢的四川老鄉,他的名字叫聶榮臻。

這個鄧希賢正是日後我國著名的領導人鄧小平,在異國他鄉同老鄉相遇,鄧小平心中有說不出來的親切感,與周恩來、李富春一樣,聶榮臻也轉爲了中共黨員,後來擔任了旅歐社會主義青年團執行委員會委員和團訓練部副主任。

正是在這個時期,鄧小平和聶榮臻關係逐漸緊密,他們都在周恩來的領導下,在勤工儉學的學生和華裔工人中宣傳馬克思主義,積極同反馬克思主義思潮進行鬥爭,這對老鄉逐漸發展成了革命戰友。

1924年,受中共中央指派,聶榮臻前往蘇聯紅軍學校中國班學習軍事,一年後回到祖國,擔任了黃埔軍校政治部祕書。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聶榮臻看清了國民黨的嘴臉,參與領導了南昌起義和廣州起義。

這段時間裏,鄧小平也來到蘇聯中山大學學習,後來輾轉北平、上海、廣西等地,與聶榮臻幾年未見。

從1931年開始,聶榮臻和鄧小平先後進入中央蘇區,與此同時,蔣介石也加大了對中央蘇區紅軍的“圍剿”,鄧小平和聶榮臻一同參加了兩萬五千里長徵,來到陝北。

5. 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1936年底,蔣介石下定決心要在三個月內消滅紅軍,調集了50架戰鬥機,260個團把陝北紅軍團團圍住,在國民黨部隊的圍追堵截下,紅軍危在旦夕。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甘肅慶陽做統戰工作的鄧小平,也患上了非常嚴重的傷寒,持續高燒不退,昏迷了好幾天,生命垂危。

恰好這時,東北軍統帥張學良送來了幾車慰問品,慰問品裏面有一些牛奶,聶榮臻看到後,當即下令:“這些牛奶,全軍上下誰都不準動,要留給鄧小平同志!”

果然,補充了營養後,鄧小平的病很快痊癒,正是靠聶榮臻,鄧小平才撿回了一條命。

全面抗戰爆發後,1940年,在聶榮臻的領導下,晉察冀軍區抽出部隊組成“南下支隊”,開赴山西東南部。

新年剛過,這支幾千人的隊伍在八路軍總部所在的武鄉縣王家峪,見到了朱德、彭德懷和鄧小平等八路軍領導,老話說“不出正月就是年”,根據地還籠罩在過年的節日氣氛中,鄧小平與聶榮臻這對老友又再次相遇,雙喜臨門,大家格外高興。

“南下支隊”迅速行軍,往前線開拔,聶榮臻在八路軍總部彙報完工作後,被鄧小平留了下來,鄧小平專門邀請他到129師師部做客、介紹戰鬥經驗。

盛情難卻,聶榮臻就在129師住了兩個多月,四月下旬,彭德懷提出對鄰近的正太路進行一次大規模的破襲戰,由於朱德已經趕回延安,因此經彭德懷、聶榮臻、劉伯承、鄧小平等人的商議下,決定實施此次軍事行動,這次行動就是舉國震驚的“百團大戰”。

百團大戰時,鄧小平擔任了129師政治委員,聶榮臻則擔任了晉察冀軍區政治委員,二人同心協力,相互配合,有力地促成了百團大戰的勝利,抗日戰場上的局勢逐漸明朗了起來。

1956年,鄧小平擔任了中央書記處書記,他來到了聶榮臻家,代表黨中央就工作安排徵求他的意見。

鄧小平提出了三項工作供聶榮臻選擇,第一份工作是接替陳毅分管的科學技術工作,第二份是擔任北京市市長,第三份工作則是主管軍工生產和軍隊裝備。

聶榮臻元帥思考許久,對鄧小平說:“我不太想當市長這個官,目前我們國家最需要發展的是科學技術,軍工生產和軍隊裝備的工作和科學技術有一些聯繫,如果有可能的話,將來兼顧也可以,但還是請黨中央決定吧。”

鄧小平看着聶榮臻堅毅的眼神,爽快地回道:“那就這樣定下來了!”

一個月後,聶榮臻被任命爲國務院副總理,主管科學技術工作,從此投身到軍工產業的建設當中,我國第一座實驗性原子反應堆和迴旋加速器的基建工程竣工驗收合格鑑定書,就是經聶榮臻親筆簽字的。

6. 女兒問鄧小平:您這一輩子和誰關係最好?鄧公說出了3個人的名字

聶榮臻爲了糾正我國科學事業發展的錯誤,組織有關專家擬定了《關於自然科學研究機構當前工作的十四條意見》(簡稱“科學十四條”),在中央政治局開會討論這項報告時,鄧小平率先表態:“我覺得這個文件是個好文件,可以試行,在今後的實踐中再加以改正,使其可以成爲科學工作中的憲法。”

而在鄧小平提出“百萬大裁軍”時,聶榮臻也表示全力支持。

除了在工作上,生活中二人往來也十分密切。

鄧小平家住在聶榮臻家的隔壁,晚上,鄧小平夫婦經常和聶榮臻夫婦出門散步,鄧小平的兒子、女兒就趁這時鑽到聶榮臻家的院子裏,爬假山、鑽山洞、摘豆角……

聶榮臻比鄧小平大五歲,1990年,86歲的鄧小平親自去探望91歲的聶榮臻,兩位相識70載的老友對坐而談,鄧小平幽默風趣地說道:“過了90就是勝利。”聶榮臻聽罷,握着鄧小平的手,開懷大笑。

1992年5月14日,我國最後一位十大元帥之一——聶榮臻逝世,88歲的鄧小平聽聞此噩耗,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中。

老一輩革命家是我們的寶貴財富,老一輩革命家之間的深厚情誼,既源自一個個普通人之間的人情味,又是相同信仰、相同志向的體現,他們不僅僅是戰友,更是情濃於血的親人,中國革命因爲有了他們,才能獲得寶貴的勝利,才能走上光明的康莊大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