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面單成信息泄露重災區 隱私面單成“必選項”

隨着快遞實名制的普及,快遞面單成爲個人信息泄露的重災區。近日,多部門聯合開展快遞個人信息安全治理專項行動,強調強化信息安全源頭治理,推廣普及隱私面單,要求年內實現郵政快遞面單個人信息隱藏全覆蓋目標。

在快遞實名制全面普及後,一張小小的快遞面單上,姓名、電話、地址等個人信息一應俱全,快遞面單成爲個人信息泄露的重災區。

近日,國家郵政局、公安部、國家網信辦聯合召開主要電商平臺企業涉郵政快遞個人信息安全治理專項行動視頻推進會,強調強化信息安全源頭治理,推廣普及隱私面單,同時明確提出了年內實現郵政快遞全覆蓋的時間表。

隱私面單出現已經5年,但普及率並不高。這一次,隱私面單從“可選項”變成“必選項”,快遞包裹上的個人信息還會繼續“裸奔”嗎?

快遞單怎麼成了“泄密單”?

6月28日,浙江餘姚警方通報打掉一條新型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黑灰產業鏈,該團伙利用木馬軟件盜取始發雲倉快遞面單信息500餘萬條並賣給詐騙團伙,半年獲利3000餘萬元。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快遞單面依據新鮮度、類別標價,價格最高的是單品類的實時面單,多爲當天生成、還未簽收的,常見單品有母嬰、化妝品、服裝等。平均起來,一張快遞面單以1元~2元價格賣出。經過層層加價,快遞面單最終以5.5元~7元賣到境外“料商”手中,成爲網絡詐騙等電信違法活動的“武器彈藥”。

隨着快遞實名制的普及,快遞面單成爲個人信息泄露的重災區。各地不時曝出通過快遞面單販賣個人信息的犯罪活動。

爲了防止快遞面單泄露個人信息,早在2017年,部分快遞企業和平臺就曾嘗試推出隱私面單。有的將收件人手機號碼中間4位以星號代替,有的則隱去了具體地址。但5年過去了,隱私面單在快遞行業的普及率並不高。

記者走訪了北京市東城區、朝陽區幾家快遞網點,發現大部分快遞面單上都清楚地顯示出收件人姓名、電話、收貨地址等重要個人信息。“每次扔快遞時,我都得先把面單撕了再扔,或者拿筆塗掉電話號碼。”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韓女士說。

隱私面單爲何推行不暢?

隱私面單爲何推行不暢?消費者能選擇使用隱私面單嗎?

記者採訪發現,一些快遞企業是提供隱私面單服務的。但在快遞公司開發的小程序下單寄快遞時,只有少數快遞公司將“隱去手機號中間幾位”和“只顯示姓不顯示名”列爲默認選項,多數快遞公司的隱私面單服務不是默認服務,用戶需要手動選擇這項服務。

在快遞配送環節,隱私面單面臨着更大的操作困難。“用隱私面單的話,我們在派件前得用掃碼槍一個快遞一個快遞地掃描。”快遞小哥小劉表示,隱私面單投遞起來更“費勁”,會大大影響投遞效率。

記者瞭解到,在末端配送時,快遞員通常根據手機號分發快遞。而隱私面單的使用,不僅需要快遞員額外進行查驗,還會增加快遞企業的成本。中國郵政上海分公司接發員、高級工柴閃閃調研發現,貼有隱私面單的快遞在投遞時,需要多一道系統內查看聯繫人電話的工序,在投遞量較大的情況下,企業勢必要增加人員配備,從而增加成本。部分快遞企業一度將隱私面單列爲增值服務,用戶想要把個人信息隱藏起來,需要額外付費。

如何防止快遞個人信息“裸奔”?

推行隱私面單、虛擬號碼等個人信息去標識化技術,是從信息源頭阻斷不法分子犯罪的重要手段。爲了加快和完善隱私面單的推廣應用,監管部門此次要求各電商平臺等要與寄遞企業打通信息瓶頸,及時共享有關數據,配合開展好隱私面單推進工作。

目前,已有企業做出響應。中通快遞提出爲使用抖音電子面單的消費者全量提供隱私面單服務,對快遞面單上的消費者個人信息進行脫敏,使用星號符號將消費者手機號部分數段代替。圓通快遞於6月底對一線快遞員、網點、終端驛站等自有平臺強制切換隱私面單。

對於隱私面單所面臨的實際操作問題,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廖懷學認爲,在技術措施方面,應加強安全驗證建設。在採用傳統的賬號密碼驗證外輔之以其他驗證方式,使快遞員提高派件效率的同時保證隱私不被泄露。同時,加強信息系統的權限管理,僅向員工分配滿足工作需要的最小操作權限和最小的可訪問信息範圍。

在防止快遞單變“泄密單”的同時,防範個人信息泄露還需要加強快遞企業的內部制度建設。不少專家建議,快遞公司要建立個人信息保護內控機制,與員工簽訂保密協議,嚴格落實違約懲戒機制。明確公司內部各部門、各崗位的信息安全責任,嚴禁無關人員進出快遞處理、存放場地;公司可安排專業人員對收寄、分揀、運輸、投遞等環節的信息處理進行安全監控。

(甘皙)

[ 編輯: 彭忠粵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