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遊戲中,教師該在一旁“看戲”嗎

“在自主遊戲中,作爲教師,我要完全放手鼓勵孩子去探究問題,解決問題,還是引導孩子一起去挖掘更有教育價值的生長點,去支持孩子的遊戲,讓自主遊戲一直‘有戲’下去?”這是筆者在參與教研時聽到的問題。

在幼兒園倡導自主遊戲的背景下,教師很容易遇到以下問題:第一,把放手當放任,認爲只要教師介入,幼兒就不自主了;第二,教師知道要適當介入,但發現不了有價值的遊戲生長點;第三,找到了生長點,卻不知道如何引導幼兒把遊戲玩得更深入。

如何幫教師找到放手與引導之間的平衡點?如何引導教師尋找有價值的遊戲生長點?如何讓教師學會支持幼兒?我們分別探索了現場診斷式研討、遊戲案例回放研討、集體對話教研等方法。

現場診斷:介入遊戲是否就不自主了

只要有教師介入,遊戲是否就不自主了?這是教師們普遍面臨的困惑。帶着這個問題,我們走進班級,結合大班遊戲案例“有趣的螃蟹”進行研討。

遊戲案例:有趣的螃蟹

沈老師帶了兩隻螃蟹放到班級,幼兒一下子圍了過來。

依柔:你們看,螃蟹眼睛下面有東西一直在動。

靜涵:那是嘴巴,螃蟹在喫東西。

舒言:螃蟹怎麼喝水呢?

思予:螃蟹是用嘴巴吸水喝的。

千逸:我猜螃蟹用大鉗子夾住水,把水送到嘴裏喝。

老師:螃蟹是怎麼喝水的,要不大家回去問問爸爸媽媽?

隔天回來,孩子們又討論開了。

昊軒:我爸說螃蟹在呼吸時會從身體後面吸水,水就會藏到它的肚子裏。

洋溢:不對,我昨天和媽媽一起看到視頻裏螃蟹是用嘴巴喝水的。

老師:昊軒和洋溢說的不一樣,誰的答案是正確的?

千逸:老師,我們也看看螃蟹喝水的視頻吧。

幼兒知識儲備有限,於是提出要看視頻,這時教師要繼續放手鼓勵幼兒自己去探究,還是支持幼兒看螃蟹喝水視頻得出答案?支持幼兒看螃蟹喝水視頻從而得出結論,是不是就打破了幼兒自主探究的進程?

爲幫教師們理清混亂的思維,我們打算做小組實驗。我們在一個大班分兩組進行實驗,一組通過看視頻瞭解螃蟹如何喝水,另一組實地觀察。

第一組觀看視頻後,對螃蟹怎麼喝水更好奇了,連續要求看了好幾遍。他們終於弄清楚了,原來螃蟹是用鉗子圍住水,像吸奶茶似的把水吸進肚子裏。

第二組實地觀察螃蟹,幼兒焦急等待了很久,始終沒發現螃蟹要喝水,一直追問老師:“螃蟹怎麼不喝水呀?”他們最終也沒等到,失望極了。

實驗結束後,教師們意識到,螃蟹喝水現象比較難遇到,基於幼兒的探究需求,藉助他人拍攝的視頻可以更好地幫幼兒準確瞭解螃蟹喝水的狀態,滿足幼兒當下的探究慾望。而且,這種支持不是教師強加的,是幼兒在無法獲得相關經驗的基礎上,教師給予的適當支持。

教師的引導和遊戲的自主看似有矛盾,但並非如此,這裏面有個核心問題:幼兒有需求,如果教師不提供支持與幫助,自主遊戲就進行不下去。幼兒提出要看螃蟹喝水的視頻,這是幼兒發起、成人支持的遊戲。教師在這個環節成爲遊戲的支持者,與幼兒一起尋找螃蟹喝水的科學方法,這並不是教師掌控下的遊戲,而是追隨幼兒探究的需要適時出現,讓自主遊戲不斷延續下去的必要環節。

遊戲案例回放:尋找有意義的生長點

要重視遊戲中的生長點,只有找到生長點,教師在遊戲中的介入纔有意義,遊戲也纔會更有質量。但面對幼兒五花八門的問題,如何尋找有教育意義的遊戲生長點,如何助推遊戲生長,是教師最大的困惑。於是,我們找來了一個遊戲案例,通過回放進行觀察分析。

遊戲案例:螞蟻

一次戶外活動,幼兒無意間發現牆壁上的洞洞,引發了觀察討論。

凱陽:看,牆壁上有好多小洞洞。

子悅:有好多螞蟻,這是螞蟻的家。

嘉惠:小心點兒,螞蟻會咬人的,我以前被螞蟻咬過腳,很痛的。

子悅:那是黑螞蟻,黑螞蟻會咬人。

陳卓:不對,紅螞蟻纔會咬人!

子悅:螞蟻喫什麼?螞蟻會喫葉子嗎?

凱陽:我們摘點兒,看它喫不喫。

關於小螞蟻,討論還在繼續……

教師聽了幼兒的討論,梳理出三個遊戲生長點。生長點1:螞蟻長什麼樣(引導幼兒說出有頭、胸、腹還有觸角等);生長點2:瞭解螞蟻(查閱資料並觀看圖片、視頻,讓幼兒再次認識螞蟻的基本特徵);生長點3:觀察螞蟻——把螞蟻放在科學實驗區,讓幼兒用放大鏡觀察。

對此,我拋出第一個問題:大家判斷一下,這些是真正有意義的生長點嗎?

討論後,教師們都覺得它們不是真正的生長點。首先,沒有回應幼兒的興趣:“螞蟻到底喫什麼”“紅螞蟻咬人還是黑螞蟻咬人”。其次,還停留在傳統的知識傳授階段。

基於教師們的困惑,我又拋出第二個問題:到底什麼纔是有教育意義的遊戲生長點?它的判斷標準是什麼?

教師們展開了第二輪討論,通過討論,主要形成以下兩點意見:

第一,生長點應源於幼兒的探究願望。教授式、灌輸式的觀念仍然存在,這導致教師在傾聽幼兒的問題後,沒有追隨幼兒的需要去思考,情不自禁會出現“我來告訴你”之類的回答,幼兒失去了探究的機會。

第二,生長點應聚焦幼兒的真問題。在“螞蟻”案例中,幼兒問的都是他們真正感興趣的問題。教師只需要追隨幼兒的興趣,跟他們一起探究“螞蟻會咬人嗎”“螞蟻喜歡喫什麼”等問題就夠了,不用絞盡腦汁尋找生長點。

通過第二次討論,教師們對生長點從哪裏來,如何挖掘有教育價值的生長點有了更清晰的認識。

集體對話:學習支持遊戲的策略

自主遊戲中經常會出現很多學習契機,教師在遊戲中的觀察和適宜的支持很關鍵。但很多教師對幼兒行爲的觀察分析缺乏經驗,在遊戲生長點價值的判斷和支持策略方面還存在困惑。所以,我們決定深入幼兒園開展集體對話教研,通過教師拋問、集體對話、專家引領、確定支持策略等環節,提升教師支持幼兒遊戲的能力。

遊戲案例:1米有多長

在中班遊戲案例“1米有多長”的探索中,幼兒提出可以用尺子測量,可是班級只有一把尺子。此時是支持幼兒繼續探究在只有一把尺子的情況下怎麼測量,還是直接多買幾把尺子讓幼兒測量?教師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拋出了問題。

通過教研碰撞、集體對話,大家否定了直接給幼兒買尺子的意見,覺得還是要相信幼兒的學習能力,給幼兒一些時間自主探究測量方法。

於是,教師們又把問題拋給幼兒,讓他們探索解決辦法。剛開始,幼兒有點困惑,但不久,他們就開始想辦法了:可以用萬能工匠小棍拼插1米、用膠布把鉛筆纏繞連接成1米、用牛奶箱疊高到1米……幼兒甚至還想出拋開尺子,直接用1米的牛奶箱比對高度的方法。現場的教師們驚訝地發現,幼兒的思維越來越開放,想出的辦法越來越多了。

通過集體思考、提問與對話,教師們以頭腦風暴的方式與同事討論,反思了自己的問題,更加理解幼兒,也更能看懂幼兒了。他們意識到,自己之所以不知道該如何支持幼兒,仍然是出於對幼兒的不信任。

教師明白了支持幼兒探究的一條重要原則:不直接給解決問題的策略,也不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幼兒身上,而是鼓勵幼兒運用現有條件,開動腦筋,多想辦法自主解決問題。如果幼兒的已有經驗實在不足以支持他們解決問題,教師可以提供適宜的幫助。

(作者系福建省漳州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幼教部主任)

《中國教育報》2022年06月19日第2版

作者:李麗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