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1934年,胡適在《獨立評論》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先生”。 文章說,在去廬山牯嶺的路上,有林主席捐造的石凳,上面刻著“有姨太太的不許坐”八個大字。有人看了覺得好笑,便大言不慚地說:“我若有姨太太,偏要坐坐看,有誰能站在旁邊禁止我坐? ”

這當然是林森開的一個玩笑,有姨太太的人真要坐,也沒有員警干涉,不過要坐上去,心裏總會有點不舒服。 林森的目的,也不過就是要讓那些有姨太太的人有點不舒服罷了。

1.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林森

林森身上有很多標籤,他的革命資歷極高,1895年就曾赴台灣參加抗日;他曾長時間擔任國民政府主席,但也自嘲,“我就是個監印官,替蔣介石看大印的。 “在林森身上,還有一個無關乎國家大事的標籤,他的發妻在結婚三年後就去世了,可他卻發誓不再娶妻,當年他才25歲,這個誓言堅守了一輩子。 當然,這也是林森厭惡娶姨太太的原因。

不管林森怎樣厭惡,終究還是反映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在當時的上流社會中,姨太太風氣盛行。 有人問,國民黨不是自稱革命政黨嗎? 不是整天將民主與法治掛在嘴邊嗎? 蔣介石還自稱信仰基督教,怎麼還會允許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現這樣「反動」的現象呢?

其實,國民黨政府的“民主”與“法治”是有很大的“伸縮性”的,即便是最重要的“政治體制”上都是如此。 林森當政府主席,蔣介石當行政院長時,就是內閣制,後來蔣介石做了總統,馬上又變為總統制。

落到婚姻制度上,“一夫一妻制”其實是被寫進了國民政府的“婚姻法”當中的,看上去非常的進步。但在實際司法操作中卻變味了,1931年到1933年間陸續出爐的司法解釋中,傳統文化中的“妾”被取締了,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家屬”,對外統稱“姨太太”

2.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因此,「姨太太」也成為了國民黨統治下的一大創舉,形成了一種獨有的“姨太太文化”。 這一「姨太太文化」不僅出現在富商巨賈、地主豪紳當中,政府高官甚至是軍隊將領,也都爭相娶幾房姨太太,以此為榮。

蔣介石有沒有娶過姨太太?

“姨太太”在民國法律上合法化,發生在蔣介石當權時期,那蔣介石本人,又是如何看待這種文化現象的呢? 有人說,蔣介石本人總歸是恪守的,他娶宋美齡之前,早已經跟發妻毛福梅辦理了離婚手續。 但事實上,的確如此嗎? 我們先來看看蔣介石應宋家的要求,於1927年9月28日起在《民國日報》連載三天的《家事啟事》:

各同志對於中正家事,多有來書質疑者,因未及遍復,特奉告如下:民國十年,原配毛氏與中正正式離婚,其他二氏,本無婚約,現已與中正脫離關係。 現在除家有二子外,並無妻女,唯恐傳聞失實,易資淆惑,嵩此奉復。

蔣介石聲稱自己於民國十年,也就是1921年跟發妻毛福梅離婚,至於為什麼突然離婚,也沒明說。 關鍵的是,啟事中提到的「其他二氏」又是怎麼回事呢?

3.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蔣介石於宋美齡結婚照

毛福梅比蔣介石大5歲,是奉父母之命的婚姻,當然談不上什麼感情,但蔣母非常喜歡這個兒媳婦。 毛福梅曾跟蔣介石一起到寧波讀書,也曾到上海夫妻團聚,但到過日本,又見過大上海花花世界的蔣介石嫌鄉下老婆土氣,將她送回鄉下老家。 毛福梅在上海時是1909年,回去后發現懷孕了,第二年即生下蔣經國。 既然蔣介石1909年就跟毛福梅分開了,為什麼到1921年突然離婚呢?

原因是,蔣介石準備再娶了,女方名叫陳潔如。 1919年的夏天,在上海做投機生意的蔣介石,在張靜江家裡見到了年僅13歲的陳潔如,一見鍾情。 當時的蔣介石已經20歲出頭,見面那天孫中山和戴季陶也在場,孫中山還特備誇獎了這位小女孩。

4.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陳潔如

從那之後,蔣介石就對陳潔如展開了攻勢。 1921年9月7日,陳潔如的父親因心臟病突發去世,蔣介石穿孝服前往吊祭,再由張靜江正式說媒。 有趣的是,陳母不放心,還雇了私家偵探調查蔣介石,得知蔣介石已有一妻一妾後,決定謝絕。

最後,張靜江親自登門拜訪,說明蔣妻毛福梅已皈依佛門,蔣妾姚氏已同意離異,並強調蔣介石追求的堅定心意。在張靜江的大力說合之下,陳母才答應了這門婚事。 結婚時,張靜江為證婚人,戴季陶則為蔣介石主婚。

劃重點。 陳潔如是蔣介石明媒正娶的妻子,而在她之前,蔣介石還有發妻毛福梅和妾姚氏。 陳潔如跟姚氏,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蔣介石“家事啟事”中的“其他二氏”。 說“其他二氏,本無婚約”顯然與事實不符。

5.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蔣介石與陳潔如

姚氏即姚冶誠,是個容貌出眾但出身低微的蘇州女人,蔣介石在辛亥革命那年納她為妾。 當年蔣介石跟陳其美在上海時,姚冶誠常跟隨左右。 後來,蔣介石公然把小妾帶回了老家,深受傳統思想影響的毛福梅也不以為意,認為男人娶小老婆,見怪不怪,甚至待姚冶誠如姊妹。 很多人還稱讚毛福梅的寬宏大量。

因為娶妾本來就不是什麼明媒正娶,因此蔣介石跟姚冶誠之間自然也就沒有婚約,但這種事實存在的婚姻,本來就是當時社會上所默許的一種形式。只不過到了蔣介石當政時期,這種形式得到了法律上的肯定,改頭換面成為了“姨太太”。

再回到陳潔如,她是身家清白且受過新式教育的女子,不可能做第二個小老婆。 姚冶誠原本就是妾室,很容易打發,但毛福梅是他唯一兒子的娘,又深得蔣母歡心,蔣介石倒還真為難了。 然而恰恰在1921年,蔣母死了,年僅58歲。 蔣介石沒了後顧之憂,當著兒子的面,宣佈與妻妾脫離家庭關係。 這也就是所謂的與原配毛氏離婚。

6.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左起)毛福梅、蔣母王采玉、丈夫蔣中正與兒子蔣經國(前)

顯然,蔣介石之所以選擇在結婚20年後,兒子10歲時離婚,就是為了要娶陳潔如。 儘管蔣介石否認與陳潔如的婚約,但當初跟隨蔣介石的人都知道,從1921年到1927年的蔣夫人或蔣師母就是陳潔如。 甚至在1926年,蔣介石跟李宗仁拜把子的蘭譜里,還有這樣幾句誓詞:

誼屬同志,情切同胞,同心一德,生死系之

蔣中正妻陳潔如

“五虎上將”的姨太太們

很明顯,蔣介石先有“姨太太”姚冶誠,后又拋棄恩愛妻子陳潔如,也算是踐行了一遭“姨太太文化”。 蔣介石既然如此,他統治下的政府官員、高級將領們,自然也是紛紛效仿。

蔣介石的“五虎上將”中,劉峙、顧祝同、蔣鼎文都是有姨太太的,而且還都不止一個。

劉峙一生共娶了三房太太。 大太太楊莊麗是受家庭之命在劉十來歲時與之完婚的。 楊長得高大兇悍,目不識丁,愛財如命。 但她愛劉峙,並同他患難與共。 劉怕老婆是出名的,但在貪財愛財方面,兩人珠聯璧合,十分相投。

楊自己不會生育,便在廣東買了一個十幾歲的丫頭給劉做姨太太。 這個丫頭生育了六個子女。 但楊要子女們稱她為「媽媽」而叫丫頭為「姨娘」。

7.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劉峙

劉峙的第三個太太黃佩芬,是1941年劉峙在重慶期間娶的。 黃從上海美專畢業后,又到北平師範大學讀了三年書,能歌善舞,拉得一手好琴,說一口流利的北平話,人長得白凈漂亮,劉峙為之傾倒。 為了娶黃,硬著頭皮與楊莊麗徹底鬧翻了。 為討得黃的歡心,劉峙將貪污來的大量錢財送給她,還在重慶市郊購買一幢氣派的別墅與黃同居。

蔣鼎文家中有一妻二妾,還強佔了西安京劇名角粉牡丹。 長期的淫亂,使他染上了嚴重的性病,由花柳病專家楊槐堂作為貼身醫生,專門給他治性病。 楊槐堂也因此受寵,一直追隨蔣鼎文做到軍醫處長,當時在軍中成為笑柄。蔣鼎文背地里和老朋友劉峙聊天時說到胡宗南,不無得意地說,“他有權力又怎樣,老大一把年紀了,連老婆都沒娶上。 ”

蔣鼎文的荒淫無度甚至讓日本人都知道了,日寇試圖打過黃河時,曾在黃河北岸濟源縣一帶,到處張貼宣傳畫,畫面上正是蔣鼎文一手抱美人,一手提鈔票的形象,可謂是刻畫得入木三分。

8.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顧祝同在發跡之前,曾由家人做主,娶了原配夫人楊氏,為他生了一兒一女。 但自從發跡後,顧祝同便把家裡的糟糠之妻拋諸腦後。

在擔任第三師師長時,顧祝同又娶了一個夫人許文蓉,是蘇州有名的大家閨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被人譽為風流才女。 顧祝同專門為許文蓉在上海購置了大別墅,為了討好許文蓉,更是將楊氏所生的一雙兒女接到上海,交由她撫養。

可憐的楊氏夫人,自從顧祝同有了新歡后,原本就很難再見他一面,但好在有兒女在身邊陪伴,倒也能緩解一些寂寞之情。 可就這點寄託,都被顧祝同無情剝奪了。 自從兒女被接走後,偌大一座宅院就只剩下楊氏一人。 時隔不久,楊氏突然死於一場神秘的大火。

9.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原配夫人死後,許文蓉就順理成章被扶正了。 但即便有這樣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陪伴左右,顧祝同仍改不了偷香竊玉的習慣。 抗戰期間,顧祝同就任第三戰區司令長官,在皖南一個小城屯溪看上了一個京劇演員史文卿。

抗戰夫人的命運

當時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大都有一個毛病,每到一地都娶一個漂亮女人,他們戲稱為“抗戰夫人”。 但國民黨軍隊的抗戰能力實在有限,很難在一個地方待得長久。 只要部隊一撤退,他們也就拍拍屁股走人,丟下那些可憐的女人自生自滅。 史文卿也沒能逃脫“抗戰夫人”的命運。

“抗戰夫人”也是國民黨統治下的一個獨有的現象。據保守統計,在抗戰全面爆發后的八年中,在重慶的官員已經另娶抗戰夫人者不下二三萬人。 另外,在全國各戰區的前線,至少有數十萬的臨時太太,她們只是當地駐軍長官的臨時泄欲工具。

1943年1月,桂系大別山根據地被日軍攻破,安徽省府臨時所在地“立煌”亦被焚毀。 陳誠在日記中憤怒寫道:「五戰區大別山失敗之原因,在幹部個個(班長以上)有錢,班長以上均有臨時家庭,該部前軍長張義純並有『只要敵人來五戰區,無不敗之理』之語,今已驗矣——桂系萬惡、萬惡! ”

10.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關於“抗戰夫人”的故事,張愛玲在戰時就已經寫入了小說《等》。 在小說中,張愛玲描述了一群在上海的“留守夫人”,抱怨丈夫在陪都賺大錢,娶“抗戰夫人”,而她們只能在淪陷區苦捱:

蔣先生下了命令,叫他們討呀! ——叫他們討呀! 因為戰爭的緣故,中國的人損失太多,要獎勵生育,格咾下了命令,太太不在身邊兩年,就可以重新討,現在也不叫姨太太了,叫二夫人! 都為了公務人員身邊沒有人照應,怕他們辦事不專心——要他們討呀!

這篇小說因為指名道姓批評蔣委員長,張愛玲被指造謠,受到多方抨擊,但“抗戰夫人”流行,卻是不爭的事實。 蔣介石雖然不大可能像張愛玲說的那樣,鼓勵他們再娶一個,但對於這樣的現象,起碼是預設的。

除了“抗戰夫人”外,還有“勝利太太”。 據原軍統特務沈醉回憶,抗戰勝利后,在上海的軍統特務,由於在戴笠的親自主持下,更是各顯神通,大搶特搶。 洋房、汽車、金條和漢奸的小老婆、日本女人都接受過來。 他們在“國難夫人”外,又增加一個或幾個“勝利太太”。 上海如此,其他地方的接收也相差無幾。

即便不在戰時,蔣介石對“姨太太”的現象,也從未有過任何的干預。

蔣介石愛將張靈甫,曾因為槍殺妻子被關進大牢,最終卻被蔣介石以「戴罪立功」為由直接放了出來,並且繼續委以重任。 就是這個張靈甫,抗戰後跟年僅17歲的王玉齡結婚,當時他在陝西老家還有一個尚未離婚的妻子。 這個老家的妻子聽說丈夫再婚,跑到上海討說法,被張靈甫花錢打發回去了。

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事實上,在國民黨的文化中,討“姨太太”不僅不是什麼丟臉的事,還常常會有傳為美談的情況。 蔣介石愛將胡璉,早年因為家貧,想去投考黃埔軍校卻湊不齊路費,是結髮妻子吳秀娃賣掉自己的嫁妝以及娘家的青苗湊的路費。 得到説明的胡璉因此也順利考上了黃埔軍校,且在黃埔軍校當中表現優良,成為了一名優秀的軍人。

在1932年時,胡蓮不負眾望,成為了團長,聽到消息的吳秀娃十分開心,認為自己終於熬出頭了,自己的苦苦等待有了結果。 結果令人意外的是,胡璉竟然娶了另外的老婆,並且還有了自己的孩子。

11.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看到這一切的吳秀娃覺得自己的苦心被辜負,破口大駡胡璉是負心漢,最終無可奈何,兩人離婚。 胡璉對於説明他的糟糠之妻十分的殘忍,不僅沒有報答,反而傷害了她,胡璉這一點也遭人唾棄。

胡璉的第二任妻子是時任第18軍第14師團長曾粵漢的妹妹曾廣瑜,曾廣瑜是當地著名的名門閨秀,她的家境好,文化水準高,跟吳秀娃簡直沒得比。 胡璉與她婚後十分恩愛,且生下了四個孩子。

在抗戰期間讓胡璉一戰成名的石牌保衛戰中,他抱著必死的決心參戰,在戰場上一連寫了五封訣別信,其中一封就是寫給妻子曾廣瑜的。 這封通道盡了胡璉的深情、對妻子的感恩和不能相伴的遺憾。

但是沒想到,下了戰場之後的胡璉卻已經開始考慮再娶了,就好像寫訣別信的人不是他一樣。曾廣瑜本可以嚴厲拒絕,可是她非但沒有阻止,反而把自己的堂妹曾廣仙,介紹給了胡璉,讓她以“妾室”的身份,跟自己二女共侍一夫。

曾廣瑜還給胡璉找藉口,說是自己身體不好,希望妹妹能夠代替自己跟隨胡璉、貼身照顧。 此後,姐妹兩人還親密無間,胡璉的兩個妻子還被稱為“娥皇和女英”,在國民黨內部傳為美談。

12. 國民黨的「姨太太文化」:蔣介石遮遮掩掩,胡璉娶姐妹花竟傳為美談

甚至在多年後,胡璉的孫子撰文回憶爺爺時,還有這樣的描述:胡璉將軍有兩位妻子,是親姐妹,這個事情臺灣人都知道的。

蔣介石的嫡系將領尚且如此,其他各路軍閥就更別提了。 有一位名叫范紹增的川軍將領,竟然找了40名大小老婆。 當時名聲遠播的游泳健將、有美人魚之譽的楊秀瓊,便是范紹增的第18房姨太太。

事實上,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男人找小老婆相當自由,比古代男子更厲害。

古代男人納妾有明文規範,因地位不同而有所限制,如西晉時法律規定:諸王可以納妾8名,公侯可以納妾6名,一、二品官員可以納妾4名,三、四品官員可以納妾3名,五、六品官員可以納妾2名,七、八品官員只能納妾1名,老百姓不准納妾。

而民國則無此等級限制。 如果要問民國男人最多可以找多少小老婆? 答案是:想要多少就多少,只要你有條件。

參考資料

《陳潔如回憶錄》,陳潔如,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李宗仁回憶錄》,李宗仁

《一夫一妻制下的民國姨太太現象》,倪方六,中外文摘

《“抗戰夫人”及其他》,陳雁,文史春秋

《家庭的偽組織:抗戰時期大後方“抗戰夫人”問題》,徐峰,湘南學院學報

《蔣介石評傳》,李敖,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胡璉將軍在臺灣的生活–專訪胡璉將軍之孫胡敏越先生》,張寧,文史天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