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蔣經國去世后,鄧小平緊急召開了重要會議,痛心地說了9個字

1925年10月,蔣介石派15歲的長子蔣經國去莫斯科中山大學留學。

11月,蔣經國抵達莫斯科的中山大學,開始了其留學生涯,成為了這裡的中國留學生中年齡最小的。 他取了個俄文名字——尼古拉·維拉迪米洛維奇·伊利札洛夫。

12月,蔣經國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隨後,又加入了蘇聯共產黨。 

1926年2月召開的共產國際全會上,蔣介石被選舉為共產國際執委主席團的名譽常委。 這是中國人在共產國際裡拿到的最高職位,比當時的中國共產黨領袖在共產國際裡的地位高多了。

此前,也就是1926年1月,已是中共旅法支部負責人之一的鄧小平,因遭法國政府迫害,輾轉到達了莫斯科,也進入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

鄧小平被安排進蔣經國所在的這個班了,他比蔣經國大6歲,擔任了蔣經國所在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小組的小組長。 兩人關係很好,幾乎無話不談。 他們的這個班上,人才濟濟,如共產黨員有楊尚昆、廖承志、烏蘭夫等,國民黨員有邵力子等。 這些人,後來在國共兩黨內的地位都很高。

據時人回憶,身高只有1米55的蔣經國當時說:班裡個子最低的是我,鄧小平到來后,就有了兩個低個子了。

蔣經國在蘇聯一呆就是12年。 1935年,他與蘇聯女工費娜( 後改名蔣方良) 結婚。

1. 得知蔣經國去世后,鄧小平緊急召開了重要會議,痛心地說了9個字

1937年3月,蔣經國帶著妻子費娜、兒子蔣孝文、女兒蔣孝章回到中國。

解密後克格勃檔案顯示,蔣經國回歸前夕,曾專門向克格勃檢舉揭發了曾為他在蘇聯的遭遇打抱不平的蘇聯朋友,並且建議鎮壓他們。

這封電報是蔣經國在海參崴火車站發的,也就是他距離回國只有一步之遙的地方。

當時的蘇聯正在肅反,正如火如荼的時間段,這些朋友的下場可想而知。

這件事,蔣經國幹得傷天害理。

蔣經國這封揭發電報原件,至今依然保留在俄羅斯聯邦安全域中央檔案室的蔣經國檔案內。

回國后,蔣經國猶如坐了火箭,在國民黨內的地位迅速提升,官職越做越大。

1975年,蔣介石去世。 嚴家淦繼任了臺灣偽政府的所謂“總統”。 此時蔣經國繼任了蔣介石的黨內職務——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主席兼中央常務委員會主席,臺灣島的實際大權,都握在蔣經國的手上。 嚴家淦也知道自己是個過渡人物,所以盡量少管事,甘當“花瓶”。

2. 得知蔣經國去世后,鄧小平緊急召開了重要會議,痛心地說了9個字

1978年3月11日,蔣經國被選舉為臺灣偽政府的“總統”。 兩個月後,他在盛大典禮中正式就職。

就在蔣經國宣佈就職的這天,美國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趕到北京,商談中美建交事宜。

海峽這邊的實際掌舵者,已是蔣經國的老同學鄧小平了。

1978年12月15日晚10時,即中美建交消息公佈之前12小時,美國駐臺灣偽“中華民國”的大使安克志忽然接到華盛頓的專線秘密電話。 這位特命全權大使於是奉命在淩晨三點的時候,撥通蔣經國助手宋楚瑜的電話,說是有緊急公事,必須立即面見蔣經國。

時任美國總統的卡特原定在中美建交公告發佈之前的兩小時通知蔣經國,因為幕僚的反對,卡特才決定:提前7個小時通知。

蔣經國只得在半夜爬起來會見了安克志大使。

安克志代表美國政府通知蔣經國,美國決定在1979年元月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交,並和臺灣偽“中華民國”政府斷交。

心情沮喪的蔣經國聽後,嚎啕大哭起來。

12月31日,臺灣駐美的偽「大使館」降旗,臺灣偽「外交部」宣佈同美國斷交。 從此,美國與臺灣再無官方關係。

蔣經國對大陸還是有感情的。 1983年,蔣經國曾對身邊的人說:由於鄧小平推動經濟改革和務實外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將日漸茁壯強大。 如果臺灣和大陸能夠結合,「中國的未來,必定會有偉大的前途」。。 他晚年還曾說過,自己不想當中華民族的罪人,他要對歷史有個交代。

國民黨當局1949年從大陸逃到臺灣,宣佈在台灣地區實施「戒嚴」,使臺灣一直處於軍事管制之中。 這種白色恐怖的狀態,一直維持了38年(蔣介石搞了26年,蔣經國搞了12年)之久,老百姓苦不堪言。

從1987年7月15日開始,蔣經國解除了“戒嚴令”,除了開放黨禁、報禁之外,還讓臺灣島內的居民可以來往大陸旅遊,徹底結束了近40年來兩岸同胞不相往來的局面。

3. 得知蔣經國去世后,鄧小平緊急召開了重要會議,痛心地說了9個字

據曾擔任蔣介石和蔣經國的侍從副官的翁元回憶,1988年1月13日下午,蔣經國突然大口吐血,迅即引發休克及心臟、呼吸衰竭。 雖然醫生緊急搶救,但蔣經國還是於當天下午3點50分去世。

蔣經國去世時,沒留一句遺言,身邊無一親人。

得知蔣經國去世的消息后,鄧小平大為震驚,他立刻主持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就中國統一的進程進行商討。 鄧小平說:「當蔣經國依然健在時,中國的統一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困難和複雜,國民黨與共產黨過去有兩次合作的經驗,我不相信國共之間不會有第三次合作。 “最後,鄧小平還痛心地說了一句:”可惜,經國死得太早了! “(劉繼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