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壩戰役:為革命保留了火種

1927年10月1日至4日,朱德率領南昌起義軍余部在廣東三河壩地區進行了一場阻擊戰,即三河壩戰役。 此役我軍經過3晝夜的頑強阻擊,殲敵3000餘人,成功完成阻擊尾追之敵、掩護主力南下的任務。 從三河壩撤離的起義部隊成為革命的火種,輾轉湘贛邊,歷經千辛萬苦與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部隊在井岡山實現了會師,從此開創了中國革命新局面。

果斷分兵,周全部署

南昌起義爆發後,國民黨軍瘋狂反撲,調集重兵包圍南昌。 面對嚴峻形勢,前委決定撤離南昌,南下廣東。 1927年9月18日,起義軍輾轉到達廣東大浦縣城。 20日,按照前委閩西汀州會議精神,朱德率第9軍軍官教育團和第11軍第25師共約3000餘人據守韓江西岸的三河壩,主要任務是牽制和阻擊來自梅縣的來犯之敵,密切配合起義軍主力部隊順利進軍潮汕。

起義軍進入三河壩不久,國民黨錢大鈞部的第18、第20師和新編第1師等部約2萬餘人,從梅縣鬆口一帶挺進三河壩,妄圖消滅朱德所率的留駐部隊。 10月1日,朱德與第25師師長周士第、黨代表李碩勛等在察看三河壩一帶地形后研究決定,把部隊全部部署在三河壩對岸的東文部、筆枝尾山、龍虎坑一帶。 具體部署是:第25師第75團駐守正面筆枝尾山、龍虎坑一帶;第9軍軍官教育團和第25師第74團駐守在右翼梅子岽一帶;第25師第73團駐守在左翼石子崡一帶;在韓江西岸觀音閣設一處3名戰士的瞭望哨,監視韓江西岸上、下游可能來犯之敵;韓江西岸的林坑(觀音閣右側)還駐守一個連,防止大麻方向來犯之敵。 三河壩戰役指揮部設在東文部的田氏宗祠,朱德、周士第、李碩勛等部隊首長親臨前線,隨時準備迎擊敵人。

為何如此部署? 一是三河壩位於梅江、汀江、梅潭河流向韓江的匯合口處,若敵進犯,勢必背水作戰,地形對起義軍極為不利。 而與三江匯合點對應的河東岸的筆枝尾山,形同魚尾,山勢險峻,松林茂密,可攻可守,大有一山鎮三江之勢。 起義軍駐紮筆枝尾山,所占陣地較高,與敵隔江對峙,敵人的陣地完全暴露在我軍官兵面前。 二是秋末冬初,三河壩的江水較淺,河灘平坦,江面狹小,部隊容易登陸。 因而,筆枝尾山的竹林地段成為敵我爭奪的焦點區域。 為使敵人難於渡江,汀江、梅江、韓江西岸的全部船隻均被起義軍駛到東岸。 三是起義軍到達大浦縣城以後,開展了大量的群眾工作和宣傳工作,群眾基礎好,民兵組織堅強。

巧用戰術,半渡而擊

朱德充分利用隔江而戰的優越條件,制定了「半渡而擊」的戰術,即等敵船開到韓江中心時,起義軍就朝敵船猛烈開火,於水上重創敵軍。

10月1日淩晨,錢大鈞部強奪民船20多艘,滿載官兵,在重炮掩護下強渡韓江。 起義軍憑藉韓江天險,擊退敵人一次次強渡。 1日晚,錢大鈞部再次發動50多艘民船,從梅江而下,強渡登岸。 起義軍集中火力,猛擊敵船,將敵船打翻或擊沉。 但敵軍人多勢眾,炮火猛烈,300多名落水敵軍爬上龍湖坑灘頭竹林,我第75團團長孫一中身先士卒,乘敵立足未穩,帶領戰士猛撲敵群,全殲登岸之敵。

10月2日,敵人集中更加猛烈的炮火瘋狂渡江。 起義軍奮起反擊,第75團第3營狠狠地向江心的敵船射擊,一部分敵人被打死在江中,另一部分敵軍幾百人渡江游到下游幾里遠的石子篤山腳,第73團一部一鼓作氣,全殲了這股登岸之敵。 後來一部分敵人從離三河壩20里的韓江下游大麻附近渡過韓江,佔領了梅子崡一帶的有利地形。 我軍英勇奮戰,終因敵人太多,未能完全打退,雙方處於對峙之中。

10月3日拂曉,錢大鈞親赴大麻指揮,其第18師於林坑、石子篤對面一帶發動強渡;第20師從黃貢壩至三河壩一帶強渡,並於百子梁偷渡韓江,佔據高地。 起義軍第73團在黃浩聲、陳毅指揮下,全殲強佔石子篤腳之敵。 第25師參謀長游步仁指揮第73團一部,於梅子崢與敵展開爭奪戰,擊退敵人的多次進攻,游步仁身負重傷,梅子崡最後失守。 第75團在筆枝尾山山腳英勇戰鬥,殲敵一部。 3日下午,敵第20師全部強渡韓江,進佔汀江西岸。 3日晚,國民黨黃紹竑部2個團由韓江下游的高陂迂回至三河壩起義軍背後,企圖斷絕我軍退路。 敵還從中游的大麻和恭沙兩處連夜強渡,向起義部隊迂回夾攻過來。 東文部、筆枝尾山部分地段先後陷入敵手,起義軍已處於敵人的三麵包圍之中。

應勢而動,以退為進

我軍血戰3晝夜,彈盡援絕,已無法固守各處陣地,在極其險惡的情勢下,朱德組織召開各師、團首長和當地黨組織負責人會議,客觀分析了戰爭態勢,決定採取“次第掩護,逐步撤退”的戰術,撤出陣地,擺脫險境,保存革命力量。 3日晚,部隊撤離三河壩,第75團一部堅持到4日早晨6時。 我軍靈活地掌握時機,給進攻之敵予很大殺傷后,保存師、團建制,避開企圖截斷我軍退路之敵,取道河腰、雙坑、湖寮、百侯、楓朗,越過西岩山到達饒平。 5日,我軍駐紮饒平茂芝休整。

6日,獲悉起義軍主力已在潮汕失敗,朱德在事關起義部隊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在茂芝召集20多位主要幹部召開軍事會議,研究決定部隊的行動問題。 在統一思想認識、堅定革命信心的基礎上,會議通過了朱德提出的“隱蔽北上,穿山西進,直奔湘南”的決策,到湘粵贛邊區敵人統治薄弱之處,尋找立足之地。 朱德、陳毅率領起義軍避開強敵,經福建平和,折回大埔埔北,再北上永定、上杭,經武平進入江西進行“贛南三整”后,又轉入粵北梨鋪頭進行軍政訓練。 1928年1月,在朱德、陳毅的率領下,這支約2500人的隊伍發動湘南暴動,部隊擴大到1萬餘人,終於在4月上井岡山與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成功會師,組成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開始了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偉大實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