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見長安(十五)五代十國後梁的立國之戰—八年向東,平定鄆兗

1. 不見長安(十五)五代十國後梁的立國之戰—八年向東,平定鄆兗

2. 不見長安(十五)五代十國後梁的立國之戰—八年向東,平定鄆兗

消滅掉秦宗權後,朱溫就將眼光盯上了兩個結義大哥,天平軍節度使鄆州朱宣、泰寧軍節度使兗州朱瑾。

朱宣是朱瑾的堂哥,與朱溫都是宋州人,妥妥的老鄉,也妥妥的都是猛人。882年,朱宣在時任天平軍節度使曹存時賬下效力,同年,曹存時在與鄰鎮的魏博節度使韓簡約架中不幸掛掉,朱宣臨危受命,帶領剩下的小弟繼續將約架進行到底,硬是打了個平手,守住了鄆州。此處嚴重懷疑朱宣是故意放水,前期曹存時帶領着朱宣都打不過韓簡,曹存時掛掉後,後期朱宣竟能和韓簡打平,完全不合邏輯,只有一個解釋,朱宣是借他人之手幹掉了自己老大,然後自己上位。

唐室朝廷這時候正忙於協調各路軍隊圍攻佔據長安的黃巢,無暇也無力顧及鄆州的事,就勝者爲王吧,誰打贏了就給誰官帽,883年,唐僖宗任命朱宣爲太平軍節度使。朱宣得償所願,同樣得償所願的還有宋州碭山老鄉朱溫,同年也被任命爲宣武軍節度使。可朱溫在汴州沒開心多久,884年就遭到了“殺人魔王”秦宗權的圍攻。

借用單田芳老師一句話,花開兩朵,各表一支,現在加一段殺人魔王秦宗權的殘暴故事。884年,黃巢雖然掛掉了,但大批的流寇部隊還在,大家造反正在熱火朝天中,就推舉秦宗權爲老大繼續造反,秦宗權以老根據地蔡州爲中心,很快就收攏黃巢餘部20餘萬,兵勢再一次大盛。秦宗權原是唐朝的蔡州節度使,手裏有成建制的正規軍部隊,此時再加上黃巢的流寇部隊,可謂強強聯合、如虎添翼,既能打運動戰也能打游擊戰,一時在河南諸道橫衝直闖,無人可擋。且秦宗權這廝殘暴無比,比黃巢有過之而無不及,史載“秦軍所過之處,魚爛鳥散,人煙斷絕,荊榛蔽野”,基本上實行的是三光政策,比所謂的車臣部隊進攻烏克蘭見狗踢三腳殘暴多了,秦軍所過之處,把天上飛的水裏遊的全部搞死,百姓更是殺光用鹽醃製起來充作軍糧,對,沒錯,軍糧就是人肉,方便快捷就地取材,腦補下細節吧,月明星稀,烏鵲南飛,一羣紅着眼的“人”圍着篝火,大口啃着人腿、人手、、、,這隻部隊已經不能成爲“人”的部隊了,就是一羣喪失人性的食人惡魔。

884年,這一羣,不,不是一羣,是二十餘萬食人惡魔兵圍汴州。秦宗權早就看朱溫不順眼,朱溫背叛了黃巢,搖身一變成了朝廷的人,人模狗樣的當了節度使,而自己從朝廷的季度使變成了“升級版的黃巢”。兩個人走了相反的路,都活成了自己曾經討厭的模樣,道不同不相爲謀,那就勝者爲王,誰幹掉誰誰的路線就是對的。

朱溫雖然強悍,但此時還不是秦宗權的對手,被秦宗權按在地上摩擦。危急之中,朱溫想到了同時被封爲節度使的老鄉朱宣,就派人火速向朱宣求救。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朱宣也不含糊,立即派手下第一猛將朱瑾帶兵來救。朱瑾是朱宣的堂弟,此時尚在老哥朱宣賬下效力,朱瑾擅長使用馬槊,有萬夫不當之勇,此戰,朱瑾在敵陣之中單騎馳突往返,當者無不披靡。秦宗權最後頂不出,就從汴州解圍而去。朱溫感激涕零,就修書一封,認朱宣爲結拜大哥。

爲什麼不與朱瑾結拜?因爲朱瑾此時還不夠格,同一個層次的人才能做朋友,從實力的角度出發,節度使只有和節度使結拜爲兄弟纔算門當戶對。朱瑾很尷尬,也很受刺激,暗暗發誓也要弄個節度使乾乾。機會都是給有準備的人,886年,朱瑾重於找到機會,以娶泰寧軍節度使齊克讓之女爲幌子,伏擊並驅逐了齊克讓,接管了泰寧軍,手段很卑劣,但結果很不錯,朝廷很快任命朱瑾爲泰寧軍節度使。所以,受辱有的時候並不是大不了的事,關鍵是要做到知恥而後勇。

這個時候,殺人魔王秦宗權也沒閒着,885年正月,極度膨脹的秦宗權在蔡州成帝,並大封親信爲官。這些被封官的親信如打了雞血一般,率領食人部隊相繼佔領了陝州、洛州、懷州、孟州、唐州、鄭州等20州,史載”西至關內,東極青齊,南出江淮,北至衛滑”,除了汴州及陳州,河南全境基本上被老秦佔完了。887年,秦宗權集中全部兵力再次進攻汴州,鐵了心踏平汴州,一統中原,朱溫頓感壓力山大,積極備戰的同時,立馬向朝廷及兄弟單位求援。關鍵時刻,還是需要靠老鄉,朱溫與秦宗權死磕的時候,朱宣、朱瑾兩兄弟夥同鄰鎮義成軍殺到。四比一,大敗秦宗權部隊,殺敵2萬餘人,秦宗權趁夜逃回蔡州。此戰後,秦宗權元氣大傷,龜縮蔡州,開始沉迷酒色、夜夜笙歌,盡情享受時光不多的美好人生。

老鄉朱宣、朱瑾親自率兵來援,又一次救命,朱溫再一次感激涕零。慶功宴上氣氛熱烈,賞完熱舞,喝完烈酒,吹完牛x,該有的氛圍都有了,同姓加老鄉,三人對着關二爺倒頭便拜,義結金蘭,大哥朱宣、二哥朱瑾、小三朱溫,大家都很滿意,盡興而歸。只是人生若只如初見該有多好!二年後,朱宣、朱瑾就開始後悔莫及,當時真是瞎了眼,自己給自己挖坑,早知道和秦宗權一道滅了朱三這廝,十年後,朱宣被押赴汴州處死時,感慨人生若是不相見該多好,背信棄義的朱溫寧無後乎?

秦宗權被滅後,朱溫成了河南諸道勢力最強大的藩鎮,下一步怎麼發展呢?討論大事往往開小會即可,朱溫和謀士敬翔喝酒猜啞謎,沾酒在手上寫了兩個字,“向東”。東邊,就是大哥朱宣、和二哥朱瑾的地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