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佬姜昆的落幕

我說兩句,估計得捱罵。姜昆也是七十多的人了,從八幾年就上春晚,以前也紅過,也給億萬中國人帶來過笑聲。最後一次了,大家就給點包容吧。

電影《梅蘭芳》,譚鑫培跟正紅的梅蘭芳唱對臺戲,最後悲憤而死。那段情節我記憶猶似,老的總是不服老,還以爲那是西太后的時代了,新的雖然被老的壓制,可是早晚會崛起,觀衆懂戲,他們喜歡新戲,但是得是水平高的新戲。

1. 一代大佬姜昆的落幕

當然姜昆的藝術成就譚鑫培根本沒法比,只不過他也是相聲屆的老將了,也還以爲觀衆還是那個時代的觀衆了而已。當年,馬三爺上春晚,姜昆心裏也許也流露出一絲不屑“您老了,以後相聲是我們的時代”。今天也一樣,底下的相聲演員嗎,鼓掌和不鼓掌的,心裏都會瞬間覺得,一個時代結束了,雖然這個時代在這次春晚之前實際上早就結束了,可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次真的結束了。七十二歲上春晚的老演員,雖然沒讓幾億觀衆笑起來,也創造了一個新紀錄。,他要的就是,從哪火的,從哪謝幕,再見見觀衆,再鞠躬一下。他說的時候,估計自己腦子裏,也未必是詞和包袱,而是三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林林總總,身邊那位恍惚間,一會是李文華 一會是唐傑忠。

在我看來,春晚的舞臺是個特殊的舞臺.不是一個絕對公平和公開的平臺,是各派勢力,特別是主流勢力博弈的產物。不是你有好作品,你有好演員就能上的,這裏的計算和均衡太複雜。全中國這麼多演員,歌星,笑星,戲曲明星,主持人等等,只能說天時地利人和吧,但是天地人都是有人設定好的而已吧,春晚如果是一個人.那應該是走進暮年的人了,只不過人家公費醫療,營養又足,長命百歲也未可知吧

2. 一代大佬姜昆的落幕

我刷微博,看到好多年輕的粉絲在質疑,爲什麼有那麼多他們從沒聽說過的相聲表演藝術家,比如郝愛民 趙炎 李國勝。。。我覺得這個熱點,可能跟最近曲協七十週年沒有德雲社代表話題有關吧。有人還引用某社相聲演員的一句話“你們誰聽過郝愛民說相聲。他說過哪段相聲?就這麼一位不會說相聲的相聲表演藝術家。中國現在沒死的還有好幾位了。都在北京倉庫裏了。”

怎麼說吧,只能說我們應該尊重歷史,幾十年前在中國這個領域的笑星也好相聲大師也罷,他們當年不是靠自帶流量或者粉絲經濟活着的,他們有自己的組織和單位,他們常年下基層,工廠礦山 農村 邊疆 海島 部隊都有他們的足跡,且大部分演出沒有錄音錄像資料,不過這絲毫不影響他們對演出的熱情,還是不停的的演出再演出,馬季姜昆郝愛民趙炎這些人成名,不是靠現在的抖音微博,而主要是一步一個腳印,一場一場下基層演出來的,獲得了當時人民羣衆認可和喜愛。當然這是那個時代的政治任務和時代主旋律,可是這個其實很不容易的,一天幾塊錢補助,露天演出風裏雨裏去的是長事。我們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在那個電視還不是特別普及的年代,如果你能在鄉村打穀場或者是工廠禮堂在或者是部隊操場看一次,北京來的知名相聲演員的演出,給人民帶來的愉悅,是如今靠體外器官手機活着九零零零後們無法想象的。這個真不是可以直接比較的,我很喜歡我的天津老鄉郭德綱先生,可謂相聲界承前啓後劃時代的大家,我也對某些官僚體制裏的相聲前輩之前對郭德綱的百般掣肘而感到憤怒,不過一碼歸一碼。郭德綱如今的成功不但是他個人的努力還是這個時代造就的,同理那個年代也有自己寵兒自己的最強音自己的主旋律。。。

3. 一代大佬姜昆的落幕

很多人都認爲凡事民族的傳統的,就一定是崇高的文明的值得學習和歌頌的。

這個真的應該好好推敲一下,到現在還認爲中華民族的哲學和藝術是全球高屋建瓴最高深最偉大的人,真應該好好的去耐下心來學習學習了。傳統的東西有很多真是民族的精華,就說相聲,產生於市井小民之中,相傳百餘年生生不息,真的可以稱作一門語言藝術,一門諷刺的藝術,實至名歸當之無愧。

十幾年前那是還用VCD聽郭德剛現場版的 《我要上春晚》 把世間的醜惡聊聊幾句諷刺的淋漓盡致了,大快人心,那時想,相聲真是好東西,談笑間諷刺了社會鞭撻了當權者奚落了小人僞君子。真實看不見的匕首,摸不着的利刃。

可是最近當紅的紅的發紫的那幾位,可就不敢恭維了,搔首弄姿翻來覆去的抖攏祖師爺留下的那點低級趣味,樂此不疲津津有味,當然還是有那麼一大羣抱着民族的就是高尚的就是正確的這個觀念的女性聽衆追隨左右樂此不疲。別的藝術家們的粉絲叫 糯米 玉米 小云彩 討巧含蓄,這些傳統曲藝的當紅藝術們,乾脆我叫二爺,崇拜我的就都叫二奶奶吧,真是赤裸裸的挑逗。當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我們民族的東西就百年不變永遠充滿市井色情和流氓文化嗎,也許所謂爲物質文化傳承就是要原汁原味吧,甚至百年以後我們的後代子孫以及全世界的人類能夠通過真藝術,分享品味我們這個民族的原生態的趣味和市井文化吧,感謝相聲,感謝二爺們。。。

4. 一代大佬姜昆的落幕

===================================

怎麼說呢,其實很不好比較。我說的比較粗俗,一個是有單位有編制有領導的體質內相聲演員,俗稱“國家的人”。郭德綱是企業家,自己組團說相聲的“個體戶”。

八九十年代,姜昆的“藝術成就”確實不低,而且影響力也很強,算是當時相聲界的,旗幟性人物。藉着這些成績,登堂入室,接過來侯大師 馬季大師主流主流相聲的衣鉢,成爲有職稱有職位組織的相聲表演藝術家。比較順利,也符合上面的胃口。

郭德綱是進二十年崛起的,廣受人民羣衆喜愛的的當今最著名的相聲演員,沒有之一。從菜根到巨星,一路走來,風風雨雨,坎坷曲折。他總結修改提煉了大量的傳統相聲,把它們從新投放市場,利用小劇場,把更多的觀衆吸引來,讓相聲這門貧民藝術,找到了再次開花結果的機會。我寫過一篇文章,裏面認爲郭德綱“中興”了的相聲。不管德雲社現在,在市場壓力下,節目水平怎樣,郭德綱個人對相聲這門藝術貢獻,應該不能抹滅。

有人說,一個是“廟堂”相聲代表,一個是“江湖”相聲代表。也很形象。目前看,姜昆七十二歲,紙面成就還是高於郭德綱的。可是我覺得他的時代似乎已經遠去了,新的時代似乎他的風格很難獲得廣大觀衆們的認可。郭德綱藝術生命還還很長,雖然最近廣受各方面詬病,不過他還是有一大批支持他的鐵桿觀衆,稍作調整,應該還會有爆發,字面上超過姜昆應該是時間問題,而實際上,他已經在很多人眼裏完全超越了姜昆,仁者見仁。

5. 一代大佬姜昆的落幕

什麼是相聲呢。一種民間說唱曲藝。它以說、學、逗、唱爲形式,突出其特點。相聲形成過程中廣泛吸取口技、說書等藝術之長,寓莊於諧,以諷刺笑料表現真善美,以引人發笑爲藝術特點;以“說、學、逗、唱”爲主要藝術手段。

沒有什麼所謂“僞相聲”,相聲是時代的產物,現在你們眼裏的真相聲,如果沒有墊話和與時俱進的改變,還是民國的內容,你們聽嗎。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產物,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流行的東西。打清軍入關中國人就溜辮子了,一百年前剛剪,您能說那時候留辮子的中國人是“僞中國人”嗎,都得活下來,流辮子不丟人,孫先生,毛先生都留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