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美國法院“缺席判決”要求中國償還1億美元,最後賠了沒

1983年2月5日,時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美國國務卿舒爾茨。

1. 1982年,美國法院“缺席判決”要求中國償還1億美元,最後賠了沒

美國夠不夠得上朋友?還存在很多疑問

在互致問候的寒暄之後,鄧小平很快引入正題,表明中國很重視中美關係,想要關係改善,有些障礙必須消除。

舒爾茨同意中美在有些地方有些小摩擦。

鄧小平直接抬腳,是,有摩擦,但責任不在中國

兩人在技術轉讓上出現分歧。

舒爾茨對於中國能夠自力更生,實現尖端技術,搖頭表示懷疑。

鄧小平開始反攻,指出當時全球領先技術原子彈、氫彈,中國都通過自主研究實現了,是美國對中國搞封鎖

2. 1982年,美國法院“缺席判決”要求中國償還1億美元,最後賠了沒

鄧小平坦率而嚴肅的對舒爾茨說,時至今日,許多中國人心中,同美國能不能交朋友,美國夠不夠得上朋友,還存在很多疑問

舒爾茨不免有些尷尬,也覺得有點委屈。

美國司法機關企圖公然傳訊中國,我們嚴正抗議

鄧小平直接拽了個例子過來,前不久,美國司法機關是不是企圖公然傳訊中國,就是美國地方法院,審判還要求中國政府賠錢那個事。鄧小平所指的,是美國地方法院,就前傾“湖廣鐵路債券案”做出的“缺席判決”這件事情。

1911年5月,清政府和英法德美四國的銀行簽訂了一份借款協議,這筆借款爲期40年,數額600萬英鎊。真的是本老黃曆了。從1936年開始,已經沒有人支取利息,1951年本金到期也沒有人要求償還本金。

根據中國政府的調查,這筆借款顯然屬於惡意債務

結果中美兩國正式建交不久,美國阿拉巴馬州, 9人組成了一組代表團,代表300多名美國人通過集體訴訟方式,向聯邦地方法院對中國提起訴訟。要求償還前清政府發行的“湖廣鐵路債券”欠款總計超過1億美元。

美國阿拉巴馬州聯邦地區法院居然受理,並且在1979年11月13日,向中國外交部發來傳票,要求中國政府在20天內應訴。臉皮,可以哈。

3. 1982年,美國法院“缺席判決”要求中國償還1億美元,最後賠了沒

對於這種惡意債務、政治債務,中國政府理所當然地退回了美國法院的傳票。按照國際法,對於外國主權國家,除他自己明確表示同意,否則他國是沒有權利司法管轄權的,這是各國公認的司法豁免權

事情並沒有結束。1982年9月,美國地方法院“缺席審判”(被告不到場,法院照常宣判),要求中國政府賠償“湖廣鐵路債券案”原告債券本息,另需承擔訴訟費用4,300萬美元。如果中國政府對判決置之不理,美國法院將依法強制執行,扣押中國在美國的財產。

提起這件事情鄧小平氣壞了,請你轉告里根政府,中國是一個主權國家,對這件事情我們嚴正抗議

“湖廣鐵路債券”中國無需支付

舒爾茨連忙解釋,鄧先生,在美國司法制度是獨立的,政府沒有這個權利過問。

鄧小平聽他這麼說都要氣炸了,如此這麼說,美國實際上有三個政府,國會,內閣、法院,那你們要我們跟哪個政府打交道,聽誰的,誰說了算?你轉告里根,中國作爲一個主權國家,受侵犯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舒爾茨無言以對。

鄧小平最後爲這次會談做了結尾,希望通過國務卿這次訪問,中美關係能夠得到改善。都不叫名了,直接稱呼職務“國務卿”了。

4. 1982年,美國法院“缺席判決”要求中國償還1億美元,最後賠了沒

估計舒爾茨也有點心虛。務實、溫和的舒爾茨在離開中國前,對鄧小平說,我們在一些問題上有相同的觀點和興趣,在另外一些問題上我們的看法可能不同。有些重要的問題我們需要謹慎地處理。

舒爾茨回國後,在調整中美關係上發揮了重大作用。

在里根政府的干預下,“湖廣鐵路債券案”州地方法庭撤銷了原來的判決,駁回了原告的訴訟

之後原告又向美國聯邦巡迴法院提起上訴,並要求美國最高法院重新審理。1986年7月15日美國聯邦巡迴法院作出判決,原告未獲成功。1979年中美建交前後,兩國已經就相互凍結的財產和存款等達成了協議,裏面根本就沒有這筆錢。而且這筆債券有效期已過,訴訟時效已過,合法權利消失,就不應該提起起訴。

1987年3月9日,美國最高法院作出裁決,駁回美國債券持有人提出的複審要求,維持美國聯邦巡迴法院判決結果,歷時8年的“湖廣鐵路債券案”終於畫上了句號。

而中美關係方面,里根作爲極端保守派,之前採取的是“雙軌政策”,既繼承前幾屆政府發展的對華關係,同時注重發展同臺灣實質關係,向臺灣增加武器出售。

5. 1982年,美國法院“缺席判決”要求中國償還1億美元,最後賠了沒

舒爾茨訪問回國之後,里根政府制定了新的“新的現實主義政策”,不僅強調中美兩國的戰略關係,更強調長期、持久和建設性的關係。自此,兩國關係重新進入了穩定發展階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