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我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沒有取得勝利的停戰協定上簽字的將軍。”

這是美軍陸軍上將克拉克在回憶錄裡說的一句話。

對這位出身西點軍校的「四星上將」來說,能說出這樣的話並不容易,他說的正是:朝鮮戰爭。

1953年7月27日上午,朝鮮板門店變得異常熱鬧。 因為這一天,朝鮮戰爭停戰協定即將在這裡簽下。

一時間,來自世界各地的200多名記者,紛紛聚集在此處。

讓不少記者吃驚的是:前一天進行談判時,這裡還只有一些軍用帳篷,雙方也是在帳篷里進行談判的。 但僅過了一夜時間,代替帳篷的是一間明亮的木質大廳。 很多歐洲來的記者見到這一幕,都不得不感歎:中國工人,還真像傳說中那般厲害。

一個小時后,兩方代表進入大廳。 中朝這邊派出的是朝鮮代表南日大將,而「聯合國軍」派出的是美國中將哈裡遜。

僅用了10分鐘,兩人就把早前談好的18本停戰協定都一一簽好了。 根據協定,打了3年多的朝鮮戰爭,將在12小時後徹底結束(注:這就意味著簽字時雙方仍在交火)。

1. 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而後,這些檔被分別送到了“聯合國軍”司令克拉克、中朝兩軍司令彭德懷、北朝鮮領袖金日成手上,他們都一一簽字。

7月27日的這次簽字看起來很順利,但事實上,在此之前並非如此。 甚至,早前毛主席還曾為了簽字的事,密電彭德懷,告訴他:不急簽,繼續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誰惹怒了毛主席? 一切,要從南朝鮮的李承晚開始說起。

一:李承晚的“窩裡反”

1950年美國人還沒參戰時,李承晚是何等“慘兮兮”,這一點全世界都看在眼裡。

當時,金日成的北韓人民軍一路勢如破竹,直接攻下了漢城。 而南北韓的大片土地,也都被人民軍收歸麾下。 南朝鮮部隊死的死、傷的傷,僅剩少量人員進入山林打遊擊。

這時候,美國人的到來給了李承晚希望。

此後,李承晚為了“伺候”好這些“救星”們,是極盡卑躬,基本上是要啥給啥(有人說:從那時候起,“跪下”的韓國人至今都沒站起來過,這種說法是有道理的)。

當然,在享受這種至高無上待遇的同時,美國人在戰場上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大的。

經過5次大的戰役,「聯合國軍」損兵折將20多萬,「聯合國軍」前司令麥克亞瑟被撤職,第8軍團司令沃克喪命異國。 無數媒體在問:一向神勇的美國人這是怎麼了? 為何會幹不過裝備極其落後的中國人。

在這種情況下,1953年後,新上任的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開始重啟停戰談判。 當然,傲慢的他們始終不願意承認“我敗了”,他們換了一種很“聰明”的說法:“希望能體面地結束戰爭。 ”

整個談判持續了挺長時間,但到1953年6月15日,各項條款的談判基本結束。 接下來,就只等雙方擇日簽字了。

但在這時候,有一個人突然“跳”了出來,他就是南朝鮮總統:李承晚。 此後,他的一言一行當真如小醜一般,令世界所有愛好和平的人所不恥:

2. 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首先,他開始「翻臉不認人」,威脅「聯合國軍」:「除了那些願意把敵人驅逐到鴨綠江以北的國家外,所有盟國都得離開這裡! “這算是下逐客令了。

其次,他開始利用南朝鮮人民的情緒,號召他們走上街頭,高喊“反對停戰”、“打到鴨綠江去! ”

最後,當一切都不奏效時,李承晚還曾揚言:“我們要單幹”。

如果李承晚這麼做,真的是為了他的人民好也就罷了。

但只要梳理他上位的點滴,以及他從政這些年來干的那些事,明眼人都會得到一個結論:他這麼做,除了想繼續賺取美國人的援助外,不過就是要為自己的連任撈取政治資本。

面對這種管不了的「小弟」,早就心灰意冷的「聯合國軍」司令克拉克,還能說什麼呢? 他兩手一攤,淡淡地撂下一句:“讓中國人教訓一下李承晚吧! “不少軍史學家們分析克拉克這句話時,都覺得:真的挺有意思的。

當然,除了美國人外,「聯合國軍」中的其它盟國,一聽到李承晚的叫囂,也都氣不打一處來。

其中,對李承晚集團意見最大的是英國人。 就連英國在野首相邱吉爾都站出來,說:“我們強烈譴責這種背叛行為! ”

可能有些網友會覺得奇怪:為何每次美國人說要議和,最先舉雙手贊同的都是英國人?

這當然是有原因的。

自朝鮮戰爭以來,英國一共派出了1.4萬多名士兵。 或許是認為不能丟了「日不落帝國」的面子,他們派出的還都是所謂的「皇家王牌」旅,比如大名鼎鼎的「格洛斯特營」。

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朝鮮戰爭還沒打完,這些掛著“皇家牌子”的營,多數都從地球上徹底消失了。

3. 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特別是“格洛斯特營”,居然出現了被我志願軍小組長劉光子1人俘虜63人的情況。 2010年,英國前首相卡梅倫訪問韓國時,還在為此傷神。

英國是如此,其它盟國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法國人叫囂的「坦克劈入戰」,成了一個笑話;

比利時派的一個營,打到後面幾乎就不存在了;

土耳其本來主沒派多少人,但打完后一統計:死傷、被俘、失蹤總人數高達3216;

澳大利亞參戰後,從來不敢獨立作戰,但最後還是被英軍盟友坑得四處逃竄;

當初登陸時,這些「盟軍」是何等囂張。 3年過去了,他們一聽說李承晚還要再打,一個個都急得不行。 甚至,還有人直接要求美國政府:你們想辦法讓南朝鮮換個總統吧! 李承晚這個人不行!

面對這種尷尬局面,美國人也是無奈得很。 在控場方面,“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個詞用來形容此時的他們,是再合適不過了。

二:小人作祟,毛主席密電彭老總

既然李承晚自己說要「單幹」,美國人也說了「讓中國人去教訓一下他」,那咱們就一切戰場上見就是了!

偏偏李承晚並不敢明刀明槍地來,非得玩心眼、來陰的。

6月17日深夜,他命令南朝鮮當局以「就地釋放」戰俘為名,將北朝鮮人民軍被俘的2萬多人,直接押到南朝鮮的訓練中心。

關於如何釋放戰俘的問題,一直是中朝和“聯合國軍”談判的重中之重。 而且在6月15日,雙方已經達成了統一意見。 李承晚在這個時候玩這一出,顯然就是在破壞協定。

這一消息傳到北京,毛主席怒了,他在6月19日聯繫志願軍前線時,做了一系列高瞻遠矚的佈置。 概括起來,他的意見可分為兩點:

其一,毛主席敏銳地發現:帝國主義陣營內部的分歧和爭吵,明顯因為此事在擴大。 這一點,對我們是相當有利的,說明談判主動權一直在咱們手上。

4. 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其二,毛主席堅決指出:必須給敵方充分的壓力。 於是,他提出讓我方司令員給「聯合國軍」司令克拉克,去一封問責信。

這封「問責信」便在雙方談判大會上,被宣讀了出來。 我方責問了克拉克兩個問題:

你們司令部到底能否真的控制南北韓政府的軍隊?

朝鮮停戰究竟是否包括李承晚集團在內?

其實這兩個問題的答案,是顯而易見的:他們已經管不了了。

既然美國人管不了,那就只能是咱們來「替他管」!

6月20日晚上9點多,彭德懷到達位於平壤的中國大使館。 還沒來得及休息,已摸清楚局勢的他,便致電毛主席。

咱們都知道,戎馬半生的彭老總說話是比較直的,他給毛主席的建議也一向很直接,他在電報里表示:擬再給李承晚偽軍以打擊。

彭老總原以為自己說話已經夠直了,沒想到第二天,毛主席在一封密電里說的話更為明確:

停戰簽字必須推遲,推遲至何時為適宜,要看情況發展才能作決定。 再殲偽軍萬餘人,極為必要。

很多軍史學者喜歡把這句話,「譯」得更直接一點:不著急簽,繼續打,而且要打痛他們,至於啥時候簽,到時候咱再看!

不得不說,彭老總當真是瞭解毛主席的,兩人就這麼一商量:抗美援朝迎來了最後一戰——金城戰役。

這場仗,註定會是李承晚的“噩夢”。

三:金城戰役

咱們都知道,志願軍跟「聯合國軍」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邊議和的情況下較量的。 每當代表團談不攏時,前線就會打得異常激烈。

而金城戰役作為最後一戰,志願軍全程佔據了主動地位。

7月13日晚上,金城戰役打響。

5. 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不到半個小時內,我軍向李承晚集團的4個師傾瀉了整整1900噸炮彈(喀秋莎被用上了)。 炮兵過後,則是步兵的天下,我第20兵團在楊勇將軍的率領下,向金城地區發起猛攻。

後來,美國人在自己的軍史書籍裡寫道:

令人難以置信的大量炮火在頭上呼嘯,在呼嘯聲中,他們前赴後繼攻擊這個地區的防線,前哨陣地一個接一個地被打垮了。

21小時后,李承晚所謂的“現代化防禦陣地”,受到了毀滅性打擊。 同時,我軍還創造了在陣地戰階段推進的最高紀錄。 除此之外,還打出了「奇襲白虎團」等多個足以載入軍史的局部性勝利。

眼見「白虎團」這樣的精銳也打沒了,李承晚坐不住了。 他再也不敢提「單幹」了,趕緊向「聯合國軍」司令部求助。

事已至此,美國人很清楚:就算他們再不喜歡李承晚,但再這樣打下去,那談判的籌碼(即死守著的陣地),將一個個失去。

於是,美軍匆匆趕到陣地,對我志願軍進行大規模反攻。 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我方早就料到他們會來這麼一招。

在接下來的11天里,志願軍讓美國人見識了什麼叫:中國式防禦。 面對敵軍7個師的反撲,我方陣地固若金湯,寸土未失。

李承晚,終於不敢再說話了。 而美國人,也終於不再推卸自己這個“盟軍帶頭大哥”的責任了。

他們的談判代表哈裡遜中將,不得不放下他翹著的“二郎腿”,端坐在談判桌前,回答中朝雙方的一系列提問。

關於這部分提問與回答內容,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找來讀一讀,哈裡遜可謂是相當無奈。 受篇幅所限,筆者在這裡只寫其中一個提問:

中朝方質問:如果李承晚再破壞停戰,發動進攻,「聯合國軍」將持何等態度?

哈裡遜的回答是:「聯合國軍」將繼續遵守停戰協定,並承認朝中方面有權採取必要行動抵抗侵略,保障停戰。

這,是美國軍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向對手做這樣的停戰保證。

事實證明:毛主席和彭老總當時的決定,是正確的、是高瞻遠矚的。 事實也證明:所有志願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1953年7月27日,中朝與「聯合國軍」重新回到談判桌前,並正式簽署停戰協定。

6. 朝鮮停戰協議將簽,毛主席密電「不急簽,繼續打」,是誰惹怒他?

“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是毛主席在1950年,決策出兵朝鮮時說的10個字。

抗美援朝,是新中國的立國之戰。

而在停戰談判階段,中國人民志願軍用鐵一般的事實告訴世界:

中國人熱愛和平,所以我們願意選擇在談判桌上去解決問題;但中國人也並不懼怕戰爭,談判桌上解決不了的問題,我們也並不懼用槍杆子來解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