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前言

2006年10月13日,中國歷史上一位偉大的傳奇女性——王光美,在親人的守護下,安詳地離開了人世。

1.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王光美

提起王光美,她有不少身份:大家閨秀、數學女王、中國第一個原子物理專業的女碩士畢業生、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夫人等。 由於多重的身份,重而構築了她精彩的人生。

為革命放棄學業,來到延安結識劉少奇

王光美出生於北平的一個名門家庭,父親王治昌在北洋政府身居要職,多次作為中國方面的代表出席國際會議。

1921年,正在美國出席華盛頓九國會議的王治昌突然接到了家裡發來的電報,夫人誕下了一位千金。 為了銘記這一時刻,王治昌為女兒取名為「光美」。。

王家的孩子很多,前前後后一共有十一個子女,自從王光美出生後,家裡出生的孩子都是女孩。 在父母的悉心教導下,子女們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2.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童年時期的王光美

作為長女的王光美對自己要求嚴格,在學習上更是刻苦。 讀高中的時候,她參加了北平市舉行的數學競賽,獲得了前三名。 而王光美,是前三名中唯一的女生。

母親董潔如看出了女兒在學習上的天賦,鼓勵她繼續讀書,王光美沒有辜負母親的期望,如願以償地考入了北平的輔仁大學。 輔仁大學是民國時期的著名高校,培養出了無數的人才。

1945年,王光美順利地從輔仁大學畢業。 日本投降后,輔仁大學推薦王光美到美國留學,王光美不負眾望,順利地拿到了密歇根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與此同時,王光美在四哥王光傑的影響下,心中開始嚮往偉大的革命事業。 有一次,她讀了一本名為 《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的書籍,對於作者提出的一些革命理論更是欽佩不已,而這本書的作者就是劉少奇。

3.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青年時期的王光美

1946年春節,就在王光美準備前往美國攻讀博士的時候,來到了人生的一個十字路口。

當時,我黨和國民黨以及美國決定簽署一個停戰協定。 我方代表團缺少一個英語翻譯,組織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王光美同志。 在組織的安排下,王光美被調到了軍調部工作,她的人生從此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王光美來到延安工作后,大家對她非常欽佩,康克清也經常邀請王光美參加舞會。 王光美接觸了不少黨中央的領導同志,在此期間,她認識了劉少奇。

有一天,王光美因為工作需要來到了劉少奇所住的窯洞。 劉少奇對這位遠道而來參加革命的女性非常欽佩,在談話的過程中詳細地瞭解了王光美的生活以及工作情況。 王光美告訴他:「來到延安后,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開始學習。 最近,我跟隨同志們一起前往農村參與了土地改革。 ”

4.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延安時期的劉少奇

劉少奇聽后,對王光美的思想覺悟既驚訝又佩服。 轉眼間到了中午,劉少奇拿出了一些青菜葉子的稀疏麵條和饅頭片,特意款待了王光美。

這是兩個人之間的第一次促膝長談,恬靜典雅的王光美給劉少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7年,胡宗南調集重兵對延安發起了進攻。 黨中央和毛主席從大局出發,決定撤離延安,同時採用運動戰和遊擊戰相結合的戰略戰術,與國民黨軍隊進行戰鬥。

在黨組織的安排下,中共中央工作委員會書記劉少奇率領中央機關北上,繼續開展工作。 王光美隨著中央工委撤離延安,轉移到了呂梁蔡家崖地區,繼續投身到了當地的土改運動,兩個人就此分開。

5.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國民黨軍隊進攻延安

半年後,他們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碰面了。 劉少奇不好意思地問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晉察冀地區工作? ”

王光美之前沒有談過戀愛,不明白劉少奇所表達的意思。 她直接回答道:「我已經參加了晉綏地區的土改工作,還是先穩定下來為好。 ”

1948年,在黨組織的安排下,王光美來到了中共中央機關所在地西柏坡。 在周末舉行的一次舞會上,兩人不期而遇。 閒談了一會後,劉少奇主動邀請王光美來自己的住所去坐坐。

王光美來到后,劉少奇的心中非常欣喜。 談話的過程中,劉少奇把話題引到了向王光美求婚的問題上面。 他直率的表示了自己的愛意:“我的年齡比你大很多,而且每天的工作也很忙。 希望你認真的考慮一下,如果你同意的話,我們就直接結婚吧。 ”

6.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劉少奇和王光美

對於劉少奇的求婚,王光美沒有直接同意。 她說出了自己心中的顧慮:“年齡相差太多沒有什麼,不過我們在政治上相差太遠,對於你的過去我並不瞭解。 我仔細地想一下,和你在一起的話,我要注意些什麼。 ”

緊接著,劉少奇說出了自己的詳細情況,包括家庭、婚姻以及生活中的一些習慣都說得明明白白的。

兩個人的談話持續了很長時間,劉少奇拿出了一塊手錶,看了看時間,發現手錶已經不走了。 王光美的心中非常驚訝,她沒有想到作為中央領導的劉少奇每天日理萬機,竟然連修手錶的時間都擠不出來,心中逐漸產生了照顧劉少奇的想法。

就在這時,王光美主動提出要幫助劉少奇去店鋪修表。 經過一番周折后,王光美親自把修好的表交給了劉少奇。 漸漸的,王光美答應了劉少奇的追求,兩個人順利的走在了一起。

7.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劉少奇一家人

二十年榮辱與共

1948年8月,劉少奇和王光美準備結婚了。 成婚前夕,外事組的同志熱情地進行張羅,他們精心製作了一個蛋糕,帶給了劉少奇。

8月21日,50歲的劉少奇同27歲的王光美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他們的婚房就設在平常劉少奇辦公的兩間土房裡,設施非常簡單,除了一張木床以及兩把木椅子外,就剩下一個劉少奇從延安帶出來的小木箱。

這天早上,劉少奇一如既往地趴在書桌上工作。 大家一直從早上等到晚上,劉少奇才叮囑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道:“我今天要成家了,你們把王光美同志接過來吧。”

8.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劉少奇和王光美

在劉少奇同志的叮囑下,王光美被戰士們從柏裡村迎接到了西柏坡。 同時,工作人員還從集市上買來了雞蛋、奶粉等物品,慶祝兩人的新婚之喜。

到了晚飯的時候,毛主席、朱德、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同志相約來到了劉少奇的住處,慶祝兩人喜結連理。 現場的氛圍十分喜慶,王光美給每人都切了一份蛋糕,同時還讓毛主席給李訥帶了一份。

婚禮顯得非常樸素,外事組的同志特別提議,舉辦一個舞會進行慶祝,毛主席、朱德、周恩來等中央領導同志都參加了舞會,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多才結束。

9.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結婚後不久,王光美主動辭去了外事翻譯的工作,專心致志地照顧著自己的丈夫,並協助他一起開展下面的工作。 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王光美作為領導人的妻子都很稱職。

革命戰爭年代,劉少奇因為忙於工作,經常性的犯胃病,王光美為了丈夫的身體著想,經常給他做一些清淡好消化的飯菜。 一次偶然的機會,王光美聽說吃一些花生米可以治療胃病,從此劉少奇的辦公桌上便多了一些花生米。

新中國成立后,由於劉少奇處理的工作比較多,黨中央把王光美調往了辦公廳,來擔任劉少奇同志的秘書。 劉少奇平時有晚上工作的習慣,王光美就陪著丈夫一直工作到凌晨兩三點,為了丈夫的工作,她甚至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習慣。

10.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王光美陪同劉少奇出訪緬甸

1959年,劉少奇同志成功當選為國家主席,王光美作為劉少奇同志的夫人也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而她人生最為風光的時刻,就是陪伴丈夫一起訪問印尼,身著白色旗袍的王光美完美地展示了中國女性的形象,給全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一次的出訪,包括印尼、緬甸、柬埔寨、越南等東南亞四國。 其中前三國都是非社會主義國家,這一次出訪成功地打破了帝國主義國家對新中國的封鎖,展現了中國人民良好的精神面貌。

在這二十多年的光陰中,王光美相夫教子,甘苦與共,完美了履行了一個妻子的職責。

晚年的王光美在臥室裡面放置了一個袖珍的鏡框,裡面擺放著丈夫劉少奇的照片,她時刻警醒自己,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為黨和人民繼續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王光美臨終囑託:我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1978年,黨中央在北京召開了十一屆三中全會,國家工作的重心開始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王光美重新出來工作。 當時,有不少的機構請她出來擔任要職,都被王光美一一拒絕了。 唯獨國務委員、國家計生委主任彭珮雲邀請她擔任幸福工程組委會主任時,王光美沒有推辭。

11.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

20世紀90年代,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人民的生活水準有了很大的提高。 可是,各個地區的發展卻不平衡,農村地區仍然有著將近7000萬的貧困人口,父親為了維持家中的生計來到了城市打工,貧困家庭的重任落在了母親的肩上。

1995年,由中國人口福利基金會、計劃生育協會和中國人口報社聯合發起的“幸福工程”正式啟動。 啟動儀式上,作為「幸福工程」組委會主任的王光美說道:“幸福工程是救助貧困母親的一項善舉,我以一名普通母親的身份,向社會各界人士呼籲,希望大家能夠行動起來,為改善貧困母親的生活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12.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幸福工程發起的捐款活動

“幸福工程”沒有國家的投資,全靠社會各界人士的捐獻。 創辦之初,王光美毅然捐出女兒給她留下了500美元,用來購買辦公設備,作為啟動前的第一筆捐款。 為了籌集到更多的資金,她積极參加社會上所舉行的各類活動,宣傳“幸福工程”專案,呼籲全社會關注和支援救助貧困母親的行動。

在王光美的感染下,“幸福工程”很快得到了社會各界人士的支援。 在項目發起后的七年時間里,“幸福工程”累計收到各類捐款共計1.84億元,為救助貧困母親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1997年10月17日,這一天是國際消除貧困日,被“幸福工程”救助的3萬多名母親來到北京,向社會各界人士彙報了他們脫貧致富的經歷。

13.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王光美看望貧困老人

王光美望著這些遠道而來的母親,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她在講話的時候說道:“非常感謝大家捐來的愛心錢,這些資金在貧困母親的身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我們要利用這些點滴的資金,通過大家辛勤的勞動,讓貧困母親都過上幸福的生活,這也是所有獻出愛心的人以及關心『幸福工程』的人共同的幸福。 ”

由於某些貧困地區資訊傳輸不方便,她們當中的絕大部分人被邀請來到北京的時候,並不知道是王光美在主持這個幫助她們擺脫貧困命運的工程。 當她們得知是臺上的這位老人在為她們默默付出的時候,眼睛裡面的淚水都止不住的往下落,她們的心靈更加貼近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

面對社會各界人士的支援,王光美滿含淚水的說道:“幸福工程雖然規模不大,但是這麼多年來踏踏實實的為社會做了一些事情,我們非常感謝,期待能夠得到大家更多的説明。 ”

14.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晚年的王光美

2006年,王光美的病情惡化,女兒劉亭亭一直守護在母親的身邊。 有一天,劉亭亭正準備出門時,王光美突然支撐著虛弱的身體對著女兒說道:“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女兒劉婷婷望著母親的眼神,她知道母親一定放心不下貧困母親的救助工作。 她心疼的說道:“您是不是放心不下幸福工程啊,請母親放心,我一定會牢記您的囑託,把幸福工程的專案繼續進行下去。 ”

話音剛落,王光美吃力的抱起了瘦弱的雙拳,向女兒作揖。 劉亭亭望著母親,不竟聲淚俱下,她哽咽的說道:“母親,您放心,幸福工程不僅是您做的事情,也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

2006年10月13日,王光美經過一個多月的精心治療,突然在出院前夕發生感染,導致心、肺、腎併發疾病,在北京解放軍305醫院逝世。

王光美逝世后,無數人為之痛哭。 在305醫院的靈堂里,孩子們用簡單的語言為她送上了最後的祝福:“奶奶,一路走好。 “10月21日,王光美的遺體在北京八寶山進行火化,社會各界人士自發來緬懷這位偉大的母親。

15. 2006年,王光美逝世,臨終前向女兒交代:我還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

王光美同志追悼會現場

女兒劉亭亭時刻謹記著母親臨終前的囑託,把“幸福工程”的事情記掛在心上。 自從劉亭亭擔任幸福工程組委會副主任后,無論自己的工作有多忙,她都會盡全力的支援幸福工程的發展。 她多次出席社會各界舉辦的各類活動,為善款募捐搖旗吶喊,她踐行了母親臨終前的諾言,為改善貧困母親的生活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王光美的一生扮演了很多的角色,每一個角色她都做的很好。 不管順境還是逆境,她都有著堅定的信仰以及高尚的情操,讓我們領略到了她的崇高和偉大。 斯人已逝,她的名字卻留在了歷史長河之中,永遠被人們所銘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