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由於司馬師擅自廢立皇帝,引起了揚州都督毌丘儉的憤怒,爲了曹魏江山社稷,他決定奮起一搏。

就在毌丘儉率領淮南勁旅挺進中原的時候,第一個做出反應奔赴前線前線的就是鄧艾。

之前鄧艾在寫下著名的《濟河論》之前,專門進行了實地考察,他從陳縣、項縣一路走到壽春。

經過仔細的考察,鄧艾得出一個結論,淮河兩岸有發展成巨大糧倉的潛力,也是將來南征的一個後勤基地,但前提是要開鑿河渠,引水澆灌。

《濟河論》的具體內容雖然已經無法考證,但其中的主要方案都被司馬懿認可並加以施行,這也爲日後曹魏淮南戰區實力的壯大打下了基礎。

所以說鄧艾對這一帶水文地理情況簡直是瞭如指掌,畢竟河道疏浚等工程都是他設計並主持的,因此毌丘儉起兵後,他立刻就洞悉了對方的策略,並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鄧艾對戰局看得很透徹,他清楚自己首要目標就是把淮南軍堵在項縣,決不能讓他們進兵許昌,於是鄧艾在斬了毌丘儉派來的人以後立即出兵,火速進軍穎水並修建浮橋渡河,然後搶佔樂嘉,在此嚴陣以待。

兼道進軍,先趣樂嘉城,作浮橋。(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

多年屯田的經歷讓鄧艾一下就抓住了整個戰局的關鍵,他選的這個地方非常合理。

樂嘉位於河南周口市商水縣東部,在穎水西畔。這個地方距離淮南軍屯駐的項縣(沈丘縣一帶)還有一百多里。

1.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目前鄧艾的兵力上處於劣勢,只能固守待援,所以不能靠得太近。而這個距離大軍行進至少得兩天以上,還是比較安全的。

那麼再靠後一點可以嗎?同樣也不行。當年魏文帝曹丕爲了征討東吳時便於調集糧草,在汝水和穎水之間開通了討虜渠。

三月,行幸召陵,通討虜渠。(三國志魏書文帝紀第二)

這條討虜渠就在今天河南漯河市召陵區以東,溝通汝水和穎水。如果被淮南軍突破到這一線,那麼鄧艾只守穎水就不夠了,因爲淮南軍可能會向西轉到汝水一線。這也就是鄧艾必須渡過穎水防守而不能停在穎水東岸的原因。

2.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這時候司馬師的大軍也已經出發了,他知道毌丘儉的厲害,所以不敢輕敵,於是下令召集天下各地兵馬前來會合,並在陳縣和許縣一帶的郊外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式,以壯軍威。

不得不說司馬師給毌丘儉的待遇真是高,頗有當年劉邦彙集天下諸侯圍剿項羽的氣勢。

這時候又發生了一件事,逐漸讓司馬師找到了以最小代價擊敗毌丘儉的關鍵。

當時毌丘儉的兩名部下史招、李績前來請降,此二人究竟和司馬師說了什麼不得而知,但是有理由相信,他們透露了一個關鍵情報,即淮南軍內部軍心不穩。

甲申,次於隱橋,儉將史招、李績相次來降。(晉書景帝紀)

司馬師的戰略眼光也是極強的,之前在與諸葛恪的交鋒中,他雖然只是在後方遙控,但依舊掌控全局最終大獲全勝,這次他根據情報依舊做出了最佳的戰略選擇。

他的策略核心就是堅守不戰。諸將對此不解,認爲本方兵力優勢,應該進攻纔對,爲何反取守勢呢?

司馬師解釋說:“毌丘儉和文欽想學張儀蘇秦那樣的說客,四處拉外援,但光靠耍嘴皮子沒人信他們。現在史招、李績來降,說明他們內部已經出了問題。如果此時強行進攻,他們困獸猶鬥,雖仍然能贏,但是損失也小不了。淮南將士本不想反叛,只是被毌丘儉他們矇騙裹挾了,如果我們堅守不戰,很快他們自己就會不戰自亂。”

隨後他作出如下部署:

一、 鄧艾率軍在樂嘉前線拒敵,爭取誘敵深入。

二、 王基率許昌駐軍進兵距樂嘉不遠的南頓(河南省周口市南頓鎮),威脅淮南軍的側翼。

三、 胡遵率青、徐諸軍進軍譙(安徽毫州市)宋(河南商丘市)之間,準備截斷淮南軍的歸路。

四、 諸葛誕率豫州軍南渡淮河上的安風津渡口(安徽六安市霍邱縣),直撲毌丘儉的大本營壽春。

五、 王昶率荊州軍北上,準備支援中原戰場。

六、 司馬師的指揮部設在後方的汝陽,在此掌控全局。

3.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司馬師的部署深得兵法之要,我硬實力勝過你,打起來也是贏面極大,但我不想承受那個無謂的損失,所以我先搶佔要害之地,然後堅守不戰消磨你的銳氣,讓你不得不被我牽着走,最終徹底落入我的圈套。

故敵佚能勞之,飽能飢之,安能動之。(孫子兵法虛實第六)

其實司馬師做出這個部署,與王基的智慧也是分不開的,他是另一個大局觀非常清晰的人。

最初司馬師根據堅守不戰的方針,讓進軍中的王基所部停下來。而王基卻建議應該主動前進,否則氣勢上就輸了。另外如果拖得久了,東吳也出兵的話,那麼很可能淮南就要丟了,屆時中原危矣。

吳寇因之,則淮南非國家之有,譙、沛、汝、豫危而不安,此計之大失也。(三國志魏書徐胡二王傳第二十七)

王基的意思並不是和司馬師堅守不戰的大方針相悖,他的策略只是更加主動點,作出相對積極的姿態,卻不是要與敵方交戰。

於是司馬師同意他進兵<氵隱>水(沙河匯入潁河前的一段)一線。不過王基覺得還不夠,他希望前進到南頓,因爲那裏有一座大糧倉,足夠大軍四十天之用,絕不能拱手讓給敵人。

軍宜速進據南頓,南頓有大邸閣,計足軍人四十日糧。(三國志魏書徐胡二王傳第二十七)

不過司馬師希望還是貫徹既定戰略,沒有答應。王基認爲南頓是個無論哪一方佔據都會受益無窮的“爭地”,必須要收入囊中,於是自作主張進兵南頓,司馬師沒多說也就默認了。

基曰:”將在軍,君令有所不受。彼得則利,我得亦利,是謂爭城,南頓是也。”遂輒進據南頓。(三國志魏書徐胡二王傳第二十七)

淮南軍是弱勢的一方,所以利在速戰,必須儘快打出一個優秀的戰果以爭取中立勢力的加入 。

現在被堵在項縣長期沒有進展,戰局逐漸演化爲持久戰,淮南軍的劣勢就逐漸顯現出來了,因爲無論拼兵力還是拼糧草都不是中央的對手。在這種情況下,淮南軍怎麼可能放過眼皮底下的南頓糧倉呢?

幸虧有王基的先見之明,毌丘儉奪取南頓的計劃沒能成功,只好返回項縣。

儉等從項亦爭欲往,發十餘裏,聞基先到,復還保項。(三國志魏書徐胡二王傳第二十七)

4.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戰局徹底陷入了僵持,司馬師已經佈下了一張巨大的包圍網,毌丘儉的淮南軍完全處於一個進退兩難的危險局面之中。

毌丘儉軍事能力很強,但只是強在練兵和臨陣指揮,而在大戰略方面就差一些了,也就是說他是個將才卻不是帥才。

此時形勢已經極爲嚴峻,正如司馬師之前作出的判斷,淮南軍內部確實出現了問題。主要原因就是淮南軍將士大部分都不是本地人,他們的家眷都在中原。

這就導致客場作戰的淮南軍反而成了非常不利的散地作戰,如今戰局毫無進展,官兵戰意低迷,多有逃亡。

淮南將士,家皆在北,衆心沮散,降者相屬。(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

但毌丘儉卻沒打算坐以待斃,他還有最後一張底牌,就是他親自徵發並訓練過的淮南本地精兵。

惟淮南新附農民爲之用。(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

5.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毌丘打算主動出擊,目標還是駐守樂嘉的鄧艾。當初淮南軍的戰略安排是毌丘儉防守項縣,保障後勤,文欽領兵在外主要負責作戰,這次輪到他上陣了。

儉堅守,欽在外爲遊兵。(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

不過文欽雖然驍勇善戰,但整場戰役中表現得最亮眼的卻不是他,而是他的次子文俶,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文鴦。

此時司馬師見時機已到,令鄧艾採取示敵以弱的計策引誘文欽來追,文欽果然中計,他並不知道司馬師已經悄悄率領他的中央軍開赴前線了。

大將軍遣兗州刺史鄧艾督泰山諸軍萬餘人至樂嘉,示弱以誘之,大將軍尋自洙至。欽不知,果夜來欲襲艾等。(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

等文欽發現中了圈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但文鴦卻臨危不亂,他認爲司馬師也是剛趕過來的,可以趁他立足未穩將其擊敗。於是文鴦和文欽將兵馬分爲兩隊,準備夾擊司馬師。

6.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夜半時分,文鴦率兵殺到司馬師營地附近,大呼司馬師的名字,本來這是爲了鼓舞士氣震懾敵軍之舉,但沒料到卻差一點改變了歷史。

俶率壯士先至,大呼大將軍,軍中震擾。(三國志魏書王毌丘諸葛鄧鍾傳第二十八,裴注)

司馬師眼睛剛做了手術,沒好利索就帶兵出征,本來覺得大局已定,但這次文鴦來襲卻叫他大驚失色,這一驚不要緊,眼睛傷口迸裂,結果眼珠子都流出來了。

初,帝目有瘤疾,使醫割之。鴦之來攻也,驚而目出。(晉書景帝紀)

7.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換了一般人恐怕早就疼得暈過去了,但是司馬師卻不是一般人,他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則更狠,爲了怕傷情泄露出去,他心一橫拿起被子就把自己的頭蒙上了,就這麼咬着被子硬挺,連被子都咬破了,而最後也真叫他給扛過去了,周圍的人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懼六軍之恐,蒙之以被,痛甚,齧被敗而左右莫知焉。(晉書景帝紀)

爲什麼司馬師拼了命也要隱瞞這件事呢?因爲一旦泄露出去就有可能導致一個極爲可怕的後果,也就是夜驚,俗稱炸營。

還記得當初曹休在石亭之戰中爲何敗得那麼慘嗎,其實白天的戰鬥他並沒喫太大虧,真正造成嚴重後果的就是夜裏炸營。

這時全軍都被文鴦震懾住了,要是再傳出主帥重傷昏迷的消息,將士們以訛傳訛之下,說不定全軍立刻就將陷入混亂,到那時就是不折不扣的災難了。

但是司馬師扛住了,他用自己驚人的意志力度過了這次開戰以來最大的危機,成功穩定了軍心。

不過這些是文鴦不知道的,他鼓譟了一夜仍然沒見文欽按約定趕來,沒有辦法只好引兵撤退。

文欽見戰機已失,只好也跟着撤退了。估計他很可能是被鄧艾的軍隊糾纏住了。

司馬師這會也暫時緩過來了,立刻下令追擊,諸將說:“敵軍雖退但未敗,況且文鴦驍勇,還是別追的好。”司馬師這會兒也有點上頭了,堅持要追擊。

文鴦看司馬師追得緊,跟文欽說:“要是不給敵軍來一下狠的咱也不好撤。”說罷帶着十幾個親衛殺了個回馬槍,追兵被打得四散奔逃,文鴦從容撤退。

司馬師不甘心,派左長史司馬璉率八千精騎繼續追,樂林率步兵緊隨其後。

沒想到這一刻文鴦簡直霸王附體,他單槍匹馬闖入數千騎兵之中,幹掉一百多人,然後突圍而走,前後反覆六七次,如入無人之境。

不過一個人的勇氣終究難以改變整個戰局,隨着司馬師步兵主力趕到戰場,淮南軍開始撐不住了。官軍箭如雨下,淮南軍的陣線被突破了,最終全線潰敗。

8.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司馬師見大局已定終於鬆了一口氣,可他身邊卻有個人差點又陰了他一下,這個人就是尹大目。

之前高平陵之變時此人曾有登場,當時他作爲曹爽心腹被司馬懿派去送勸降信,結果司馬懿背信棄義殺了曹爽,從此他就對司馬家怨念越來越深。

這時候司馬師的傷情已經瞞不住了,尹大目看得出來司馬師最後這波小宇宙爆發就是迴光返照,肯定撐不了多久了,於是他自請去勸降文欽,實際是想通風報信。

不過尹大目雖然心向魏室,但可惜膽子太小,不敢講得太直白,只說了個模棱兩可。文欽一個粗人哪能領會,結果把他大罵一通。

其實這也不全怪文欽,畢竟當年尹大目也算間接坑了曹爽一把,在旁人看來他已經改換門庭成了司馬家的走狗,難怪別人不信他。

文欽見沒有勝算,只好率領殘兵退往項縣。歷史就是這麼玄妙,司馬師在樂嘉之戰結束十二天後病逝,若文欽能領會尹大目的意思,依託項縣再堅持一下,或許就會大有轉機。

縱觀樂嘉之戰的全過程,毌丘儉始終是被對方牽着鼻子走。從開始被阻擋在項縣,到後來陷入重圍,從頭到尾都沒能掌握戰局的主動權。

毌丘儉在遼東時期指揮的部隊規模都不大,而新城之戰時他也不是主帥,所以在大兵團指揮的能力上,他是難以和經驗豐富的司馬師相比的,畢竟不是誰都能像諸葛亮一樣是個天生的戰略家。

其實在以弱抗強的情況下,正面硬剛除了失敗以外沒有第二種可能,弱者唯一的機會就是在強勢一方沒有完成集結的時候將其各個擊破,也就是說必須要在局部形成優勢。

具體到樂嘉之戰中,司馬師徵調來的各地的軍隊也不是同時到達的,比如王基的許昌軍就是比較早一批趕到的。

景王曰:”善。”乃令基居軍前。(三國志魏書徐胡二王傳第二十七)

而鄧艾駐防的樂嘉雖然距離南頓不遠,但他兵力也不是很多,否則也不會一直採取守勢,所以他也不一定有能力支援南頓。

如果毌丘儉戰略眼光能再敏銳一點,早點發現南頓的重要性,並以此爲誘餌爭取在野戰中以優勢兵力喫掉王基部,這樣先聲奪人第一時間打開局面,我想後面的情況就不會那麼惡劣了。

不過我們也不能太過苛責毌丘儉,畢竟這是一場不對稱的戰爭,司馬師能調集的資源遠遠超過他,而毌丘儉的自尊又不允許他求助於東吳,這飛蛾撲火般的抗爭終究是一個死局。

9. 決定曹魏命運的最後一戰是哪場戰役?此戰過後司馬氏篡位已成定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