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彭德懷在1965年即紅軍奪取瀘定橋30年後,再次參觀瀘定河附近的水域時,他驚訝地發現了一件事,如果當年紅軍能繼續向上遊前進一些距離,就不會像當時那樣那樣危險了,那麼上上游究竟有何蹊蹺?當年我軍爲何沒有再往上游前進一段距離呢?我們今天就來說說。

一九三五年四月,紅軍渡過赤水向昆明挺進,蔣介石制訂了急追不停的作戰方針,當時我軍東奔西跑,把國民黨的軍隊溜得團團轉,雖然國民黨軍隊追起來很費勁,但是蔣介石卻不敢讓紅軍駐紮在某個地點太長時間,因爲他害怕紅軍的組織宣傳能力,一旦紅軍休息片刻不但能很快恢復戰鬥力,而且還會把老百姓也都組織起來。

1. 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當時紅軍主力佯攻雲南,高舉標語直逼昆明,生擒龍雲,把龍雲嚇了一跳,立即向薛嶽求援,並下令滇軍孫渡的軍隊全速返回,雲南的軍隊也向昆明集結,金沙江以北的防禦已無一物。紅軍立即轉向北方,準備渡過金沙江,蔣介石急忙下令疲憊不堪的薛嶽再次北上,並下令燒船封鎖江面。

而此時的劉伯承率領先頭部隊佔領皎平渡,換上敵人的裝束後在河岸上大搖大擺地打聽敵情,劉伯承瞭解了金沙江的水流、寬度等情況,但聽到敵軍要燒船的時候,他臉色一變,當即撕下國民黨要燒燬船隻的文件,並且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趕緊控制住了幾條小船,成功地越過了金沙江,把蔣介石的十幾萬軍隊遠遠拋在了後面。五月十二日,我軍決定向北奪取大渡河,與川西的紅四方面軍會合,劉伯承仍爲先鋒在前方開路。

大渡河是岷江最大的支流,由於盛夏水位上升,再加上地勢的原因,這裏水流湍急,險象環生,當地流傳着安順五月不得過江的傳說,川康軍閥劉文輝爲了防止紅軍渡江,命令把安順地區大渡河南岸的一些船和房子燒燬,以防紅軍用木頭做船,當時紅軍身後有薛嶽帶着十幾萬人的軍隊在追,前方又是大火過後的一片廢墟,處境是十分艱難的,但國民黨軍隊中卻出賴執中這麼一號人物,他是安順場的土豪也是國民黨彝區司令部的頭目,當時河兩邊都有他的相好,他爲了保全家產,又要到河對岸與情人相會,於是他就留下一條船供自己使用。

這艘被賴執中暗中留下的小船,在歷史上掀起了滔天巨浪,紅一團的戰士冒雨趕往安順場,迅速控制住了賴志忠的這艘小船。並從當地找到了一位很出名的舵手,載着紅軍先遣隊員渡河,可是一艘小船最多隻能載十九個人,於是十八名戰士和這名舵手,開始迅速渡河。敵人在北岸佈置了一個營的部隊,居然還配備了威力強大的迫擊炮,對着河中間的那艘小船就是一通狂轟濫炸,小船一不小心撞上了河裏的礁石,成爲了敵人的靶子。

2. 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幸虧這名舵手的技術和經驗都很豐富,在洶湧的海浪中,他帶領着紅軍士兵順利地到達了對岸。紅軍迅速佔領了敵軍的防禦陣地,並在沒有人員傷亡的情況下控制了對岸的渡口。在安順場,紅軍又發現了兩條小船,很多水手自願幫助紅軍渡江,可是一條船的載重量有限,每天只能運送七百多人。三萬多人的紅軍被敵人團團圍住,敵人還在等着增援,紅軍不得不想其他的辦法。五月二十六日,我軍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發現康熙時期在大渡河下游修建的一條鐵索橋,名叫瀘定橋,是康藏與四川的一條主要交通要道。軍隊領導當機立斷,讓大部隊分頭向北進軍前往瀘定橋,以任何方式確保主力部隊過河。

蔣介石一定會預料到我們的辦法,並且敵人已經派出了兩個團駐紮在瀘定橋的東岸,劉文輝又派出了兩個旅支援,在號稱天險的瀘定橋上只要敵人在橋頭佈下攻擊,那麼西邊的部隊就別想過去了。如果劉文輝再狠一點,他會毫不猶豫地炸掉瀘定橋,但是當時沒有人能確定,瀘定橋當時是什麼情況,就算有被炸燬的可能,他們也要做最後的嘗試。楊成武率領的紅四團二十五日奉命於一日內到達瀘定橋西岸,奪取瀘定橋保證主力渡江。

但這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紅四團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處境,戰士不顧自己的傷痛、飢餓和疲憊,向瀘定橋的方向狂奔而去。到了傍晚大渡河邊的雨又下了起來,紅四團的戰士們顧不上休息,直接將手中的生米塞進嘴裏,在雨中咕咚咕咚地嚥了下去。爲了不讓敵人發現自己的行蹤,他們只能在黑暗中穿行。大渡河這邊的山道很陡,左面是陡峭的岩石,右面是洶湧的江水,這樣的環境更是讓前進更加艱難。

3. 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在行進的過程中,紅四團突然看到對面有一條火龍,連綿不絕地向瀘定橋衝去,顯然是敵軍的援軍快到了。儘管在黑夜中,敵人看不到紅軍的動向,但是在大渡河上僅百來米的地方,就可以聽見紅軍的腳步聲。楊成武爲了趕時間,決定讓自己的軍隊點燃火把繼續前進,對面的敵軍只能看見火光,卻看不到紅軍的服裝,於是便大聲地詢問對面是哪個部隊,紅軍戰士也跟着喊道:“都是去支援橋頭的?”

對面的敵人不疑有他,兩隊人馬並排走了二三十里路,直到雨下得越來越大熄滅了火炬,對面的援軍才駐紮下來,而紅四團也熄滅了火炬,繼續在黑暗中穿行,在二十九日早晨六時,我軍戰士抵達了瀘定橋的西岸,在經過了一天一夜公里的跋涉之後,他們終於率先到達了河岸。但現在瀘定橋已經被拆了,只剩下十三條粗大的鎖鏈還在晃動。

敵軍在橋上放好了沙袋,用機關槍構築了堅固的防線,並且認爲紅軍是不會貿然通過瀘定橋的,黃開湘和楊成武隊長迅速作出決定,他們把所有的火力都集中起來,然後派出一支小隊,順着鐵索過橋,在敵人被突擊隊員纏住的時候,後面的人迅速搭着木板繼續往前推進。下午四點,二連連長廖大珠帶領二十二個戰士爬上了滑溜溜的繩索,他們有的手持手槍,有的手持大刀,頂着槍林彈雨,沿着鐵索往另一邊摸了過去,而另一支隊伍則負責在後面鋪橋。

4. 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敵人看着那些爬上鐵鏈的紅軍士兵倉皇而逃,紅軍戰士不顧生命危險,奮力發起攻勢,很快就把瀘定橋兩邊的都控制住了,三日之後紅軍主力隊伍經過瀘定橋,我國領導人來到大橋中間,不禁抓住大橋上的一根鐵鏈,感慨道:“要在這兒建個紀念碑。”事後蔣介石怪劉文輝守衛不力,並命令劉文輝對幫助紅軍渡江的水手進行調查,後來安順場一霸被殺,六十名協助紅軍渡江的水手也流落異鄉。

一九五二年,回憶當年紅軍渡河時的場景,彭德懷、劉伯承無不感慨萬千。據說當年拖着紅軍過江的舵手,帥士高,爲了逃避國民黨的追捕逃往國外,我軍先後命令西南軍區、西康軍區傾力搜尋帥士高的蹤跡。1965年彭德懷到石棉縣視察了一家規模較大的石棉廠,之後又去了一趟醫院探望了正在看病的帥士高。

當時彭德懷只是說自己是一名湖南軍人,但他身邊的警衛還是偷偷地說出了他的名字,這讓帥士高很是興奮。在一九五五年大渡河二十週年的時候,彭德懷還派人來接帥士高去北京。彭德懷關切地問了帥士高几年的生活狀況,還從口袋裏掏出三十元和三包煙,強行塞到帥士高手裏。彭德懷離開了醫院,來到安順場,望着那條奔騰不息的大河,追憶着曾經的往事。但等他到了康定大渡河,彭德懷驚奇地看到,這裏的河水清澈,河水很慢,和瀘定縣的水流很不一樣,如果大部隊一起努力,再小心一點,還是可以牽着手過去的。

5. 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彭德懷望着面前的河流,不禁想起三十年前那場激戰,如果紅軍當時知道這個地方的話,就算國民黨炸掉了瀘定橋,紅軍也可以在大渡河上游慢慢地前進,這樣就可以安然渡過大渡河。可惜當時紅軍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根本沒有時間去調查這條河流的其他情況,這也是命運的安排吧,如果紅軍真的找到了康定,那麼我們絕對不會爲了那十幾條冰冷的鐵索而犧牲那麼多戰士的生命,而這場著名的飛奪瀘定橋之戰也就不會出現了。

作爲後輩,我們由衷地感謝當年的這些紅軍戰士,是他們的無私奉獻,英勇戰鬥,纔開創了和平的新時代,生活在和平時代的我們,切勿浪費自己的光陰,一定要秉着前輩英烈的精神,爲復興國家,力所能及地出一份力。謹以此文致敬先烈。

六五年彭總重遊大渡河,偶然發現端倪,30年前不奪瀘定橋也能渡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