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1.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溫玉成將軍

1951年5月5日,志願軍司令員兼政委彭德懷奉黨中央、中央軍委以及毛主席的指示,特別指定時任志願軍副司令員的鄧華帶着第一批出國赴朝作戰的四個軍長,回國介紹抗美援朝的情況。

這四位軍長,分別是39軍軍長吳信泉、40軍軍長溫玉成、42軍軍長吳瑞林,而38軍軍長梁興初因患病的緣故因而改爲政委劉西元參加。

毛主席和諸位軍長的談話,是在一個輕鬆的氛圍下進行的,事後毛主席還邀請諸位將軍吃了一頓飯,儘管只有四菜一湯,但大家依舊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溫玉成率領的40軍在朝鮮戰場上首先與美軍交手,在溫井打了個勝仗,令毛主席印象十分深刻。

“你們40軍最先入朝作戰,一直沒有得到休整和補充,怎麼能堅持七個月戰鬥之久啊?”

見毛主席問及40軍的戰鬥情況,溫玉成向毛主席做了一個簡單的說明,當溫玉成談到“共產黨員王學風,兩腿都被機槍打斷,不能站立,他就坐着、爬着繼續戰鬥,最後摔斷步槍,滾下山崖”時,毛主席不知不覺間聽得入神,忘了彈菸灰,眼角也泛起了激動的淚花……

毛主席特意問了溫玉成一個問題:

“我軍的劣勢裝備與美軍的優勢裝備能打嗎?”

“能!”

溫玉成站起來信心百倍地回答道。

2.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毛主席

毛主席笑了笑,環顧四周對大家說:

“既然我軍的劣勢裝備能打敗優勢裝備,那美軍也沒什麼可怕的!”

溫井一戰揚名天下

1950年10月25日,志願軍首批六個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作戰。

以美國爲首的聯合國軍那時還以爲,中國不會派軍隊進入朝鮮,正分兵多路向中朝邊境推進,南朝鮮軍第六師跑得飛快,主力已經向溫井、檜木洞、楚山方向冒進。

志願軍40軍是最早進入朝鮮的部隊,按照戰前的計劃與佈置,40軍原本的任務是,立即趕到清川江沿岸構築防禦工事,以利於後續大部隊進入後展開。

可事實上,由於以美國爲首的“聯合國軍”機械化部隊行進速度很快,還不等我軍展開戰略部署,敵軍已經抵達了預定的作戰區域。

當時鄧嶽指揮118師行進到大榆洞後,碰到了事先就已經深入朝鮮戰場的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

3.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彭德懷在抗美援朝戰場上

彭德懷接觸到部隊,也沒有寒暄,立即指着地上的地圖,向鄧嶽介紹前面的敵情,按照事先計劃的方案行軍,已經是不大可能,彭德懷立即做出指示:

“部隊立即到大榆洞南面約20多公里的兩水洞埋伏。”

鄧嶽帶着118師走後,彭德懷又派人到路邊等候溫玉成,一直到晚上11時,溫玉成也抵達了大榆洞。

“40軍軍部就埋在大榆洞以東附近一帶,部隊分別向球場、德川方向前進,隨時準備與敵人遭遇,萬一遭遇了就要狠狠地打,爭取初戰勝利,然後視情況再作決定。”

等到溫玉成率領40軍軍部抵達藥水洞(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村子),已經是當晚12時左右。顧不上休息的溫玉成立即向各師傳達命令:

“以119師爲全軍預備隊,118師進抵雲山通往水豐之公路,120師進抵雲山通往楚山的公路。”

以兩個師的兵力,以逸待勞,等候敵軍一頭扎進包圍圈。

不過溫玉成此時並沒有多少的底氣,畢竟部隊才入朝不久,敵軍究竟是否會走這條路,還是個未知之數。

4.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前敵我態勢圖

喫過早飯後,溫玉成碰上了從公路上撤下來的人民軍,於是只是翻譯問問什麼情況,結果翻譯回來彙報:

“他們是從前線撤下來的,不知道有什麼情況。”

氣得溫玉成破口大罵:

“從前線撤下來的還不知道前線的情況,大概早就溜號了吧!”

就在焦急萬分的時刻,10月25日上午7時,120師打電話報告:“僞軍先頭部隊以14輛坦克和部分自行火炮開道,進入我360團防禦地域,戰鬥已經打響!”

儘管溫玉成十分焦灼,但在接觸敵軍的一瞬間,反倒鬆了一口氣。

“不知道118師情況怎麼樣了?”

志願軍40軍118師在師長鄧嶽指揮下,於24日晚抵達北鎮地區。

根據上級傳達的指示,鄧嶽與政委張玉華判斷,溫井已經先期被敵軍佔領了,可能敵軍會繼續向北推進,鄧嶽一面向上級彙報情況,一面派部隊搶佔溫井西北216高地至北鎮一線高地埋伏。

5.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大約上午9時許,南朝鮮軍第6師第2團第3營及1個炮兵中隊從溫井營地晃晃悠悠地出發了,118師偵查得知後,立即向溫玉成做了彙報。

“354團報告:從溫井方向開來很多部隊。不知道是不是人民軍?”

溫玉成立即指示:

“你們趕快查清楚,不要麻痹大意!”

溫玉成擱下電話才幾分鐘,鄧嶽就急呼呼地又打來電話:

“從溫井來的全是僞軍,最前面是摩托部隊,拖着不少大炮,已經快到北鎮了!”

北鎮距離118師師部駐紮的兩水洞只有幾公里,距離大榆洞也只有20公里,溫玉成這時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將敵人放進來再收拾,這一決定無疑是十分大膽的,要知道那時彭德懷還駐紮在大榆洞。

沒有出乎預料,方案獲得了彭德懷的批准。

隱蔽的354團將士們在樹林裏,看着路上敵人的汽車一輛接着一輛,已經超過了步兵,一個個有些急不可耐,擔任卡口任務的2營打電話給團部:

“搭乘汽車的快速部隊正在進入我們機槍的有效射程,打吧?”

2營4連的戰士們手指都扣在扳機上,就等一聲令下就要開打,結果電話那頭傳來軍部的指示:

“不着急,把敵人汽車全部放進來再打。”

6.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1951年秋,志願軍第四十軍軍長溫玉成(左一)與韓先楚、副軍長鄧嶽、參謀長葉蔭庭在朝鮮戰場某陣地前留

因爲汽車行進得快,還不等我軍命令下達,南朝鮮軍先頭的汽車已經戳到了118師指揮部,超越了354團的防禦位置。

南朝鮮軍發現了前面的動靜後,還以爲時發現了朝鮮人民軍,立即開槍射擊,駐紮兩水洞118師師部這是隻有一個偵察連擺在外圍,也同時回擊。

有了美式裝備的南朝鮮軍一路跟着美軍順風順水衝過來的,根本就沒想過會遭遇還擊,被揍了以後一個個丟盔卸甲,狼狽逃竄,我軍在後邊不斷的喊“繳槍不殺”,結果他們跑得更快了,後來我軍才反應過來,對面這幫敵軍聽不懂中國話。

南朝鮮軍前面的部隊潰敗下來,但後面的部隊還完全不知情,他們看到潰兵跑回來,也只是以爲遇到了小股朝鮮人民軍游擊隊,於是又一股腦的湧了過來。

等到師偵察連與敵軍交火以後,354團才接到了溫玉成傳來的命令。

從溫井到兩水洞的公路上,354團戰士們如猛虎下山,將南朝鮮軍後續趕到的兩個步兵連截成數段。

下午14時30分,溫玉成又下令,調353團1營、3營配合師偵察連,將戳到師部門口的南朝鮮軍尖兵以及炮兵中隊殲滅。

7.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鄧嶽將軍

儘管南朝鮮軍主力2團向我軍駐守的216高地發起了數次進攻,企圖救出被圍的部隊,但在我軍頑強抵抗之下,最終失敗,不得不狼狽逃竄。

韓先楚到40軍準備配合溫玉成指揮溫井戰鬥的時候,118師已經開打十分鐘了,儘管電話線被敵軍炸斷,但我軍戰前佈置已經完全達成,電話線接通後,溫玉成隨即接到了118師打來的電話:

“敵人已經被我們截斷了。”

溫玉成一聽這種情況,立即下令:

“118師發起總攻,堅決圍殲敵人!”

作爲40軍的老軍長,韓先楚看着這支生機勃勃的軍隊,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駐紮大榆洞的彭德懷也接到了40軍傳來的消息:

“118師354團全殲僞6師2團1個營和一個炮兵中隊;120師350團仍在與敵人激戰,溫井和雲山有多少敵人情況不明。”

彭德懷敏銳的察覺到,此時的戰鬥如此突然,溫井、雲山的敵人可能還根本什麼情況也不知道,於是指示溫玉成,放心大膽的打下去。

8.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韓先楚

10月25日晚,溫玉成下令,118師向溫井方向攻擊前進,並指揮120師主力從南面進攻,當晚40軍就攻佔了溫井,切斷了南朝鮮軍第六師第七團的退路,擊潰了南朝鮮軍第六師第二團主力,一直戰鬥到10月26日凌晨。

志願軍取得了入朝以來作戰的首次勝利,令毛主席十分高興,戰後特意致電志願軍總部:

“慶祝你們的初戰勝利。

1951年,經黨中央、毛主席批准,把1950年10月25日定爲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紀念日。

毛主席親自點將:溫玉成任北京衛戍區司令員

溫玉成在溫井一戰揚名天下。

之後溫玉成指揮的40軍參與了抗美援朝第一次至第五次全部戰役,一直到1953年7月才歸國。

1954年,溫玉成進入南京軍事學院戰役系學習,次年被授予中將軍銜,並榮獲二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和一級解放勳章。

1968年1月1日,曾擔任廣州軍區參謀長、時任廣州軍區副司令員的溫玉成接到中央調令,出任軍委副總參謀長,主管訓練、作戰、通信。

事後才得知,溫玉成調北京出任副總參謀長,是葉劍英向毛主席推薦的,那時林彪正主持中央軍委的工作,也委婉的向毛主席推薦了溫玉成。

早年在東北野戰軍時,林彪對溫玉成就格外賞識。

原來就在抗戰勝利以後,中央原本下令,由溫玉成率領100多名幹部返回江南,到新四軍中開展工作,但才走到半路,便接到了調赴東北的命令。

9.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溫玉成

1945年12月,溫玉成抵達東北後,被任命爲北滿松江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兼政委、哈東地委書記,那時的東北局勢十分複雜,遍地數不清的雜色武裝,甚至還有土匪作亂,面對複雜的形勢,溫玉成放手發動當地羣衆,僅僅不到3個月的時間就打開了局面,而他手中一個團的兵力,也發展成爲擁有3個團5000餘人的一支強勁的力量。

1946年12月,東北民主聯軍組建獨立第2師,溫玉成任師長。

然而在四平攻堅戰中,東北民主聯軍儘管歷經浴血奮戰,但最終仍然遭遇失敗,各個縱隊均損失慘重,時任東北民主聯軍司令員的林彪找到了溫玉成,希望能從他的部隊中抽調一個團出來,充實第七旅。

面對如此情況,溫玉成毫不猶豫,立即表示:

“堅決服從上級命令,我沒有任何意見。”

林彪十分滿意溫玉成的回答,儘管抽調走了溫玉成的一個團,但林彪主動表示:

“你們抽1個團給7旅,7旅也會抽一部分幹部給你們,部隊可以再慢慢發展。”

時任東北民主聯軍政治委員的羅榮桓後來也多次誇讚溫玉成:

“溫玉成這個人,是很有大局意識的!”

據溫玉成將軍的夫人回憶:林彪在北京接見溫玉成時,還多次談到當年在東北戰場上,東北民主聯軍剛剛建立起來的時候,溫玉成將一個架子團發展成爲擁有3個團5200人的部隊。

毛主席對溫玉成的能力也十分看重,並多次提拔重用。

10.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毛主席

1968年3月24日凌晨,溫玉成奉令到人民大會堂118號毛主席辦公室開會。

溫玉成到後在走廊上迎面碰到了毛主席,當即上前立正敬禮:

“主席好。”

毛主席一手夾着煙,一手背在身後,突然問了一句話:

“你是準備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

毛主席這一句話,問得溫玉成一頭霧水,他連忙問道:

“主席,我要去哪裏啊?”

溫玉成一臉疑惑地望着,毛主席注意到了他的神情,隔了半晌才說:

“他們怎麼沒通知你?”

見溫玉成搖了搖頭,毛主席也沒有向他隱瞞:

“叫你到衛戍區去,執掌京畿重地。”

就這樣肩負着毛主席的囑託,溫玉成以副總長的職務兼任了北京衛戍區司令員。

晚年生活平靜

1970年6月,溫玉成被調到了成都軍區擔任第一副司令員。

儘管溫玉成後來也遭遇到了種種問題,但他始終堅貞不屈,周總理對他的情況也很是牽掛。

到了1975年冬,周總理的身體每況愈下。

一天,李先念與陳錫聯到北京醫院看望周總理,病痛中周總理主動問了溫玉成的情況:

“有一個人我不放心,就是溫玉成同志……

李先念擔心周總理的身體健康,主動插話道:

“總理身體要緊。”

“我不要緊。”周總理擺了擺手說道:“你知道溫玉成現在在哪裏?你去找一找他。”

也正是因爲周總理問了溫玉成的情況,1976年12月,根據總理辦公室的指示,溫玉成從鄧家花園搬了出來,回到了軍區首長院。

後來還是黃克誠將軍知道了溫玉成的處境,特別批示:

“讓溫玉成來北京解決問題吧!”

溫玉成晚年恢復了大軍區副職待遇,他們夫婦來到了南京定居,南京軍區對這位過去在戰爭年代功勳赫赫的將軍十分照顧,特別安排了一棟獨立幽靜的小樓,溫玉成將軍晚年除了口述回憶錄外,沒事的時候就種花養草,悠然自得。

儘管已經時隔多年,溫玉成將軍對當年的往事依然記憶猶新,尤其是幼年時的經歷。

11.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溫玉成將軍晚年與兒子合影

溫玉成將軍有個綽號叫“鐵腳將軍”,當年在東北戰場上,溫玉成率領獨立第2師解放了磐石縣城後,又奉令截擊從海龍縣逃竄的國民黨軍暫編第21師。

沒想到的是,暫編21師與獨立第2師的部隊一接觸,就狼狽逃竄,溫玉成判斷敵人這時已經成了驚弓之鳥,便決定抓住機會,拼盡全力全殲這股敵軍,這場戰鬥,溫玉成充分發揮了自己鐵腳板的能力,一直衝在隊伍的最前方,直至全殲了這夥敵軍。

溫玉成將軍興致勃勃地與人說起幼年時的經歷:

“我小時候放牛,大柴,練就了一雙鐵腳板。經過戰爭和長征,更練得健步如飛。後來,他們就叫我‘鐵腳師長’。”

1989年夏,溫玉成突然感到腹部不適,經解放軍軍區總院檢查後發現,將軍患上了肝癌,並且已經是晚期了。

原成都軍區政委陳仁麒專程到醫院探望這位老戰友,兩人相顧無言,隔了良久,溫玉成對老戰友淡然一笑:

“老哥,革命一輩子,我就先走一步了。”

12. 毛主席問“你一個人去,還是單槍匹馬去”,溫玉成不解:我去哪兒

圖|溫玉成將軍使用過的馬褡子

原本還坐在輪椅上的陳仁麒一聽老戰友如此說,當即激動不已,他不顧醫護人員勸阻,執意站起來,緊緊地握住病牀上老戰友的雙手,不由得淚流滿面。

1989年10月29日,溫玉成將軍病逝於南京,享年73歲,臨終時溫玉成將軍給組織留下一句遺言:

“希望我的喪事一切從儉,骨灰安放在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